第三十五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韩青帝忍不住暗暗咋舌,这是谁啊,一言不合就下此毒手?
  虽然与小二的伤势相比,李寻欢只是一些轻微的擦伤。但李寻欢也够呛,扶住他几次不能自己站立起身,最后他只能放弃依靠自己起身的奢望,乖乖等待韩青帝把他拉起。
  终于楼上的动静惊动了六楼其他房间的客人,呼啦啦出来了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这群人一个个气度不凡,穿的流光溢彩,一看就是非富即贵。
  “胡闹,这是谁啊?莫不是要拆了悦来客栈?”
  这群人中一名隐隐居首的中年男子义愤填膺的道。
  通知客栈掌柜的,来个人去查看下地上之人的伤势。
  一瞬间中年男子就做出了合理安排,自然有人走出队伍。一个下楼去通知掌柜的知晓,
  一个俯下身,伸出双指探往鼻孔处,探测是否还有呼吸。
  “还活着呢,出手之人应是含怒出手,店小二的伤势不轻,眼看进气少出气多了。”
  探鼻息之人转瞬作出了判断,急忙向为首中年男子汇报。
  等客栈掌柜过来看如何处理吧,中年男子做出了决断。
  你先护住小二心脉,别让人过去了。男子赶紧渡了一口气过去,小二的呼吸渐渐平稳。
  其他人见怪不怪,仿佛理当如此。
  已经被韩青帝扶起的李寻欢鼻青脸肿的,后背满是擦伤。被扶起之后吃力的站在那里,除了脸色苍白之外,好像并无大碍。
  只是一脸怒气,脸上的肌肉因为怒火跳动不已。
  当下也没发作,和韩青帝定定的看着出手的男子。只见男子并无什么特别的动作,只是一手抓住小二的一条手臂,肉眼可见的呼吸平稳起来。
  这令他们惊诧不已,特别是李寻欢作为东京城的东道主,自认见多识广,三教九流认识的七七八八。但是这帮人他竟然一个都不认识。
  莫非不是东京城人士?不然自己不应该一无所知啊!
  随便出手就稳固了小二严重的伤势?而这观气度风采如此不凡之人,竟然宛如下人模样?
  这不怪李寻欢韩青帝孤陋寡闻,委实过于危言耸听了些。
  要知道普通人间武者,顶多也就是飞檐走壁,力大百斤而已,远远做不到渡一口气达到治疗伤势的效果。
  是了,绝对是修行中人。
  只有修行众人,才可以轻而易举的利用体内的仙力修复伤患。
  例如韩青帝所修的道经,体内这股气已经诞生。比人早行一步,但当下的并不懂得如何利用,毕竟没有配套的修炼法门嘛。
  他急匆匆的赶来东京城还不是为了此。
  惊异归惊异,他们也面上不露一点变化。只是觉得随便吃个饭就遇到修行中人,运气过于好了些。
  要知道有些人终其一生,也不过是与平凡作伴,无论如何努力,终究一场空。
  李寻欢是否见过如此场面,未曾可知。
  但韩青帝有足够的理由,可以保持平静,任谁家中全是修行中人,也不会过于大惊小怪。
  令他们心中起伏不平的是,他们正在谋求拜入龙虎仙门。而龙虎仙门又正好毗邻东京城,不知这些人是?
  会不会是龙虎仙门中人?
  他们心中提出了疑问。
  门外的一群人早就注意到了屋内的两名年轻人,只是注意到二人并无大碍。所以也没安排人员查看!
  目光对视,李寻欢韩青帝对着屋外众人点头致意。
  结果除了为首男子点头回礼之外,其他人无动于衷面无表情,冷酷的以中年男子为中心扫视着四周的一切状况。
  韩青帝对此并无感觉,倒是李寻欢面露不愉。
  轰隆隆,一阵急促的声响,打破了短暂的寂静。
  楼下通往六楼的楼梯上,传来了一阵轰响。几个人快速的踩在木制楼梯上,快速的向六楼而来。
  这一下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这一瞬间发生在六楼的闹剧,看起来掌柜的终于后知后觉,在那人的通知下急促而来。
  不一会有三人从楼梯的尽头,露出了踪迹。
  刚才下去通知掌柜的那人,跟随在后。一名五十岁左右的老者带着一名年轻人快速而来。
  显然楼梯发出的声响是这两人弄出,通知的那人不紧不慢跟随在后。一上六楼这人就汇入人群,默默的站在中年人身后。
  这名老者看起来就是掌柜,至于那名年轻人想来也是店内的帮工。
  “李公子,我不管你们的家事如何。但你哥哥今日伤我店中小二,此事决不罢休。城主府要给我们悦来客栈一个交代。”
  一见小二浑身是伤的躺在地上,掌柜模样的老者一脸怒容的对着李寻欢说道。不忘对着地面之人道谢,一边扭头向中年男子点头致意。
  在楼下通知的男子已经说明事情原委,只说是有一李姓男子打伤了小二,并把听雨轩其中一名客人也打伤。
  掌柜一听此言,一瞬间就明白了。
  一定又是城主府的大公子与二公子矛盾所致,小二完全是遭了无妄之灾。
  刚才在楼下见到大公子李寻乐,才打过招呼,只是万万没想到他胆子如此之大,胆敢在悦来客栈行凶。
  城主府固然地位尊崇,但我们悦来客栈也不是吃素的,一瞬间有了决断,掌柜的急匆匆的带着在龙虎仙门修行的儿子,急匆匆的赶来六楼。
  向众人道谢之后,老者瞥了一眼李寻欢,和儿子扶起小二向楼下走去。
  临下楼时,掌柜的儿子回头看了一眼李寻欢,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等到掌柜的身影彻底不见,中年男子带领众人进入房间关上门,与外界成了两个世界。
  与其他人浑不在意不同,韩青帝却从掌柜的一席话之中领会到了其他意思。
  原来打了小二与李寻欢之人是他的哥哥,并且还是城主府的家事。
  原以为李寻欢顶多是商贾之家,了不起就是家业巨大,钱财万贯。哪想到还是城主的儿子,并且似与哥哥不和的样子。果然王侯之家深似海啊,不可揣度。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韩青帝感慨万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