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土拨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曳落河畔,一名少年男子呼喝呼喝的出拳收拳。
  此时少年已经汗流浃背,但是他依然重复简单的动作,乐此不疲。
  少年自然是实力提升的韩青帝。
  各方面的提升让他没忍住,当场打起拳来。
  “怎么样?没骗你吧?”
  白蛇看到韩青帝毫发无伤,并且实力还有长进,绝口不提其他,邀功似的说道。
  “真谢谢你白雪。”
  听到白雪问话,韩青帝收起了拳架,向着白蛇走去,一脸真诚的说道。
  “谢就免了,毕竟是我害你受这么重的伤。你没事就好!”
  “你没事吗?”韩青帝记得之前白雪也是身受重伤的,只是看它现在的样子,呼吸平稳不像有伤的样子。
  “早好了,我可是堂堂神兽后裔哎。”
  又来,韩青帝赶紧来了一个扶额擦汗的动作。
  这无疑惹得白雪的不满,蛇尾不停地甩动,大有要跟韩青帝拼命的架势。
  “开玩笑的,既然我们已经无伤在身,那就别过。对了接下来你做什么?”
  身上的伤也好了,韩青帝就决定离开,开始他的既定行程历练。
  “我当然是回去找我父王了,想来他的事情也谈的差不多了。希望不要遇到赤峰那个愣头青!”
  提起赤焰兽赤峰,白雪气的牙痒痒,此时它上下嘴唇开合,牙齿摩擦在一起,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那我们就此别过?”韩青帝问道。
  “出来!”
  突然韩青帝发现白雪的表情变了,整个蛇身充满煞气,仿佛下一秒就要暴起伤人。
  什么情况?
  韩青帝非常疑惑,刚才还好好的,这白雪是咋了。
  韩青帝眼中,白雪依然是攻击状态,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他们面前的地面。
  “砰”
  随着一声轻响,他们面前的地面土壤突然向着两边散开,之后一只老鼠出现在他们眼前。
  这道身影只是形似老鼠,与老鼠并无二致。只是他的身躯颇大,有成年男子大小,嘴巴尖尖的凸出一截,两颗硕大的门牙露出嘴外,看起来非常尖锐,此时这只老鼠的爪子与牙齿上还有松土的痕迹。
  这是?妖兽?
  “对。”
  似是知道韩青帝的疑惑,白雪开口道。
  “别被他的表象迷惑了,这可不是普通的老鼠。它叫土拨鼠,终生与土打交道,天赋神通,即为土遁。最擅长打地道,此族在这龙虎山脉内也算一个大族,繁衍能力极强,经常有人类修士捕捉活物,带回去修炼洞府。不过我们妖族对这一族非常痛恨,因为指不定哪一天他就在你的洞府里打一个洞。要不是这一族有飞升境老怪的话,早被灭族了。”
  随着白雪的讲解,韩青帝对这一族也有一个简单的认识。
  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打洞专家。
  土拨鼠始一露面就警惕的看着韩青帝他们,面露凶光,嘴巴里发出吱吱的声音。
  “你是赤峰派来的?”白雪警惕的质问道,它担心是赤峰犹不死心,安排土拨鼠一族四处寻它。
  赤焰兽一族作为朱雀与麒麟后裔,本身身为王族,在这龙虎山脉根深蒂固,实力雄厚。除了它这一族之外,在这山脉内可以说一言九鼎。
  赤峰作为赤焰兽兽王之子,它的命令,普通土拨鼠根本不敢拒绝。
  “吱吱……”
  这只土拨鼠嘴巴还是发出吱吱之声,见到它的问话,土拨鼠根本不理睬。
  白雪怒了。
  只见白雪蛇眼圆瞪,浑身上下充满煞气,很快白雪身上释放出一股压力。
  这股压力韩青帝毫无感觉,但是白雪对面的土拨鼠就惨了。
  土拨鼠只觉得浑身一沉,仿佛一座大山突然压向了它的身躯,瞬间它的身体就被压爬在地上,一动也不能。
  “叽叽”
  土拨鼠整个身子埋俯在土堆里,不能自拔。它的口中更是发出惨叫声,白雪不为所动,一股股压力继续向着土拨鼠压去。
  直到土拨鼠吱吱的讨饶声响起,白雪才减轻了压力的释放。
  这只土拨鼠进化的不完全,修行有限。
  如果按照人类的说法,它和韩青帝一个境界,都是脱尘境。
  它和白雪之间的对话,韩青帝一句也听不懂。
  这只土拨鼠还不能想白雪一样口吐人言,想来这就是神兽与普通妖兽的区别,不仅等级森严,天赋神通更是千差万别。
  就像刚才白雪释放的压力,这就是种族的碾压。
  刚才白雪释放得压力叫威压,凡是神兽与生俱来身上有股针对低等族群的血脉威压。
  土拨鼠刚才承受的压力,正是白雪释放出体内针对低等妖兽的血脉威压。
  通常面对只要不是实力相差悬殊,白雪只需要释放血脉威压就可以制服普通妖兽。
  看着趴在地上战战兢兢,依然吱吱呀与白雪交流的土拨鼠,韩青帝眼中充满了同情。
  是的,就是同情。
  他没想到妖兽之间如此简单粗暴,一个血脉威压就可以制服敌人。
  随着他们之间的交流,韩青帝从白雪口中得知,土拨鼠只是在练习它的钻地天赋神通,无意中惊扰了他们。
  它再三保证绝不是赤焰兽一族派来的奸细,它说愿意用土拨鼠始祖的名义发誓。
  白雪这才相信它,然后松开了所有威压,土拨鼠只觉得浑身一轻,只是还是惊恐的看着白雪。
  白雪眼珠子滴溜溜转个不停,突然有了主意。
  “小帝帝,你不是要历练吗?喏,土拨鼠天生皮糙肉厚,正是绝佳对象。怎么样?要不要我跟它说下,做你的陪练?”
  纵是韩青帝百倍抗拒,白雪还是依然我行我素的给他取了小帝帝的外号。
  听着小帝帝的称呼,韩青帝就忍不住一阵恶寒,但最终理智战胜了挣扎。
  白雪一看就是相当于人类没长大的小女孩,古灵精怪的充满恶趣味,韩青帝把它当妹妹看待,叫的多了,他也只能选择接受。
  “那个白雪,你确定它会听你的跟我战斗?”韩青帝不确定的问道。
  “它敢。”为了彰显它所言的真实性,白雪又释放出了一点威压,地面上的土拨鼠立刻吓的瑟瑟发抖。
  忙不亦的点头如捣蒜。仿佛在说我一万个愿意,我的韩大爷你就赶紧说,我相信你吧。不然小鼠我这点命,还不够白姑奶奶折腾的。
  血脉威压的痛苦它可不想再尝试一次,一生有一次就够了。
  那是来自灵魂的颤栗感,来自灵魂深处的畏惧。
  虽然不知道土拨鼠如何听的懂他与白雪的对话,但看到它点头如捣蒜的模样,让他于心不忍。
  “我相信你白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