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屠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地面,半天毫无动静。
  那束金光宛如离弦之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击在天魔王身上,穿越层层空间,一击之威。
  玉虚道长等既出乎意料,又在意料之中。
  这一幕,正是他们刻意造就的。
  天魔王完全是咎由自取,这世间一山更比一山高,任何人都要遵守规则,如若不然,结果显而易见。
  以他们四位的实力和力量,已经超越了这个世界可以承受的极限。动辄就是空间湮灭,世界崩塌。所以不知何时起,这世间就形成了一套固有规则,那就是飞升境不能随意动武。
  天魔王也许是忘了,也许是根本不在乎。挑战规则的下场,就是他在地下,赤火等安然无恙。
  并非杜绝动武,而是克制。力量不能超越这个世界能够承受的极限,显然刚才天魔王的力量超越了规则。
  经过一番交手,龙在天他们早就知道,单凭他们三位,怕是难以彻底制服天魔王。
  他们又顾及这片世界的规则,不能全力出手,所以这就矛盾了。
  最后他们想到一个利用规则制服天魔王的注意,所以这才是刚才他们一昧躲闪不攻击的原因。
  “下去看看?”
  看着半天还无动静的地面,赤火道。
  龙在天道:“难道死了?”
  玉虚道长道:“没那么容易死,赤火道兄下去一看究竟?”
  “也好。”
  赤火身子一荡,轻飘飘的向地面落去。
  地面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深坑,深不见底,可能是因为速度过快的缘故,四周地面散落了一地炸裂的淤泥。
  与其说是深坑,不如说是深井更为贴切。井口呈炸裂状,越往下井壁光滑如镜,赤火悬立其中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倒影。
  只是愈向下,赤火眉头皱了起来。因为他感觉到了压抑,就像老鼠遇到猫,遇到天敌时那种天然,来自灵魂的压抑。
  “你们先别下来,随时做好接应我的准备,下面有些不正常。”
  赤火向上方传音,然后更加谨慎的向下探去。
  “这么深?”
  赤火疑惑道,因为此时他已下探一千米,可是还未到底,他也试图用神识向下延伸,不过只不过下潜了百米,就烟消云散,仿佛撞击到什么坚硬的物体一样,瞬间破碎。
  随着深入,井壁拓宽了许多,与上面相比,直径可见的宽敞了许多。
  突然赤火表情一凝,因为此时他已经来到底部,但他并未发现天魔王的身影。
  此时他终于明白刚才的心悸感来自哪里,地底只有一道人形深坑,深坑中还残留着金色能量。金色能量虽然很微弱,但还是散发着丝丝缕缕的光华。
  心悸感正是来自这剩余的金色能量,只是这能量过于高级,才会让他感到一阵阵悸动。
  赤火轻声呢喃道:“难道死了?”
  他并未真正靠近,那道能量散发出生人勿近的光辉,他不准备去挑衅它。
  只是围绕着周边凝神看去,一遍遍的搜索,终于他发现了人形痕迹头部处有一大摊血迹,只不过刚才被光华照耀,他没有看清。
  经过一番查探,他断定天魔王并未死去,而是神不知鬼不觉的逃离了现场,就连他也没发现,这让他对天魔王的实力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那道金光他自认如果轰击在他身上,就算不死,也没有一战之力。
  而天魔王不但没死,还神不知鬼不觉逃离了这里,足以说明他实力犹存。
  “该死!”
  赤火见状咒骂一声,也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只是一想到天魔王逃离的后果,他就面色一变。
  一想到天魔王睚眦必报的性格,他就不寒而栗。
  不知又要多少生灵遭殃了,突然他有些后悔,悔不该为了天魔宝藏,没有及时通知其他人。
  如果聚集众人的力量,就算不能斩杀天魔王,但是再次把他封印还是问题不大的。
  懊恼,这就是此时赤火的切实感受,摇头苦笑一声,他身子一晃,回到了空中。
  “怎么样?”龙在天与玉虚道长殷切的看着赤火问道。
  赤火脸上泛出一抹苦笑答道:“逃了!”
  闻言玉虚道长和龙在天面色一变,竟然逃了。这意味着天魔王由台前进入了幕后,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仔细感受了一下天魔王的气息,发现无影无踪。
  显然经此役天魔王学聪明了,躲在暗处,收敛了所有气息。像他这种强者,如果有心隐藏,连他们也束手无策。
  想到接下来将要面对天魔王疯狂的报复,错失良机啊。
  幽幽一叹,玉虚道长率先离开现场。
  “诸位道兄还是回去早做安排吧!”
  玉虚道长留下一句话后闪掠离场,龙在天与赤火在原地一番交流之后,也相继离开了现场。
  直到一天之后,一道黑烟闪现,转瞬消失无踪。
  期间三道神识相隔一个时辰,扫描一下现场,原来赤火他们三位并没真正离开,而是隐藏在暗处,时刻留意现场情况。
  显然天魔王的耐心足够好,他们并没发现异常。
  又是一天以后,九洲哗然。
  因为洛阳城下的嵩阳郡数十万人口被屠戮一空。
  屠城。
  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一夜之间嵩阳郡被一股浓郁的血气覆盖,怨气冲天。
  嵩阳郡上空乌云滚滚,雷声隆隆,电闪雷鸣,天谴!这是有人行那绝灭之事,天地自行显示的天地异象。
  九洲震动,当今人皇怒发冲冠,传令下去,彻查此事,据传一向平易近人的人皇,在今日的晨会上爆发了雷霆之怒,据说龙椅当场炸为齑粉,人皇的怒吼声响遍神都城。
  整个九洲上下都怒了,多少年没有发生过如此惨烈的事了。
  纵是九洲与莽族战事胶着之时,也无人敢如此行事。
  冒天下之大不韪。
  自人皇历以来,除了灭国之战,屠城这种事翻遍史书几乎找不到只言片语。
  彻查此事,无论涉及到谁,形神俱灭,这是不可饶恕之罪过。
  人皇的旨意传遍九洲上下,无数人闻风而动奔赴嵩阳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