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三件玄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道观内,韩青帝并没因为胜过了脱尘境后期沾沾自喜。境界的差距体现在反应、速度、灵气的运用,是多方面的。
  他能够胜利一方面是他先声夺人的凌厉攻势,另一方面是男子的轻敌。
  这也提醒了他今后与人对战,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虽然恶心,但不会影响他的整体心情。
  挥手间启动道观的防护阵法避免他人窥视,韩青帝走向室内把捡起的物品放在一个盒子里,蹲在地上凝视了许久竹箱,他才起身向院内走去。
  小院内韩青帝拎起一个打坐的蒲团放到院内的松柏树下,虽是寒冬时分,但宗门内四季如春,松柏长势喜人,郁郁葱的为小院增添一份绿意。
  就势往地上一放,他就盘坐在蒲团上。
  这次绝天峰之旅,虽然死伤惨重,但幸存的弟子们俱皆收获颇丰。仙阶的长剑已经交归宗门所有,仙阶以下的宗门让他们自行处置。
  此时韩青帝就是想查看一下这次的收获,当时的状况危急,朝不保夕,顾不上这些。
  现在闲来无事,他就决定看下收获。
  这次获得的其他东西被他全数放在宗门派发的储物戒内,也不知是忘记还是如何,宗门并未收回储物戒。韩青帝也权当不知,储物戒现在对他的运用非常大,能不收回当然是最好了。
  说是储物戒,与普通戒指无异,样式普通,至于材质更是闻所未闻,据说涉及到空间之力。只有飞升境老怪才有能力炼制,储物戒内自成空间。
  韩青帝这个储物戒呈藏青色,戴在他的左手食指上,晕染的手指一块青色。空间并不大也就十平方的样子,不过这对于他来说足够了。虽然被他放了一些物品,但还有九平方的样子。
  从食指取下储物戒,掐动口诀,一把匕首、一顶帽子、一件盾牌瞬间出现悬浮在韩青帝脸前。
  从地下空间他就获得这三件宝物,品阶他也不清楚。当时为了获得这三件宝物,他在人群中杀进杀出了三次才获得,死在他手中的其他弟子更是多达十人。这才震慑全场获得这些,他不像其他人什么都要。
  凭感觉他觉得这三件颇为不俗,当时这三件漂浮在藏宝殿架上,看起来与众不同,散发着森然的光芒,其他宝物与这三件拉开距离,仿佛害怕这三件。
  此时他面前的三件宝物,静静地漂浮在哪里,也没有什么动静,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似乎陷入了沉睡。
  咬破中指硬挤出三滴血,滴向三件宝物,韩青帝在尝试着认主。宝物必须认主,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实力,不然与死物何异?
  血滴很快靠近宝物,转瞬就消失一空,仿佛被吸收了一样。沉寂的三件宝物,穆然间大放光明,像活了一般散发着丝丝缕缕的宝光。
  宝光映照的小院光明一片,亮如太阳亲临。一股水乳交融的感觉在韩青帝体内产生,联系感瞬间产生,我中有你,你中有我,这就是韩青帝现在的感觉。
  认主成功!
  这一手滴血认主还是宗门派发储物戒时他学会的,这个世界的任何宝物都可以通过滴血认主完成。不过这个需要宝物自身是具有品阶的,不然于事无补。
  “玄天匕”
  “遮形帽”
  “厚土盾”
  一滴血认主,三件宝物的名称在韩青帝脑海浮现。功效各不相同,三件宝物皆为仙阶之下,统称为玄阶。原来仙阶之下即为玄阶,端的是威力无穷。不过韩青帝尝试了一下,以他的实力现在催动不了,不得不说有点鸡肋。这让他有点郁闷,心情都跟着变的不好起来。
  小院中韩青帝还盘腿坐在那里,不过他的脸色不好看,空有宝物却用不成。
  随手一挥,收起三件宝物,韩青帝站了起来。
  关于三件宝物的功效他还是比较中意。
  玄天匕硬度惊人,据介绍可以割裂虚空,锋利异常。适合出其不意,一招致命。
  遮形帽据说可以遮掩气息,避免被人认出,并且还有抵挡星算的作用,算是躲避行踪的宝物。
  厚土盾就相对单一一点,主打防御,防御力惊人,据说可以承受飞升境十击而不死。
  都是不错的东西,不过韩青帝对这厚土盾情有独钟,关键时刻简直是可以换命。
  虽然一时用不了,他也没有气馁,现在用不了,不代表以后用不了。早晚的问题!
  起身后他也没有修炼,简单巡视了一圈,道观并无损坏,想来那名男子也是刚入住不久。不过毕竟离开了几天,他还是简单清扫了一遍。
  关于男子为何占领他的道观,他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每名弟子都有自己独立的道观,难道我这道观是风水宝地?念及此,就连韩青帝自己都笑了。
  清扫后他也没去弟子食堂用餐,自己在道观内简单做了一个素面果腹。
  吃着素面想着近来的经历,韩青帝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修行的大门在向他打开,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与以往差别太大了。
  吃完后他又来到院中,这次他准备沉淀一下,把最近的收获得失做一个总结。还有他有了一些新的感悟,以前使用的剑招在实战中作用反而没有他的拳脚作用大。
  倒不是说伏天剑法真的那么菜,归根结底还是实力的原因。
  因为境界低微的缘故,他使用起剑招就像小孩抡大锤,虽然有模有样,但是杀伤力一般。所以他这次就是要把感悟融入进剑招里,结合实战,让境界低也可以作用剑招的一招一式。
  一遍一遍的演示剑招,不一会小院中就充满了破空声,一剑一式快速划破空气,呼喝声四起。
  随着不间断的练习他发现了问题所在,以前他使剑,徒有其形,却无精气神。一剑挥出去,看起来眼花缭乱,但也只是架势唬人。伤人效果微乎其微,要知道剑作为兵器,使命就是杀敌伤人。如果失去了这个作用,与废铁何异?
  当然韩青帝自己所使用的是木剑,但这并不是他可以不锋利的原因。
  江湖传言,剑道极致者,可无招胜有招,无剑胜有剑。哪怕手持木条,挥舞起来也是剑气森森,于千里之外杀人于无形。
  眼下的韩青帝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境界,但他既然选择木剑作为兵器,该有的锋芒自然不能少,不然与烧火棍有什么区别。
  灵动。
  越挥动,越有劲,不说飞沙走石,随着他有意的融入新的东西,还是一样的剑招,但效果却迥异。
  例如刚才他挥的一剑,就把面前的松柏破皮,如果是以前顶多只能摧烂几个树叶。
  韩青帝喜形于色,一看方向没错,他继续挥舞起来,这一练就是三天。
  除去正常的作息,他基本上都在琢磨剑招的使用。
  效果是惊人的,他的剑法实战性与三天前相比,天地之别。他有信心再次遇到抢占道观的那名男子,只是使用剑法,就可以胜过对方。
  第三天的晚上,他停下了练剑,因为明天他要去天河。
  PS:各位路过的亲人,本书急需大家支持,免费的推荐票请投我一票,无论是点击、搜索、下载、章评、点赞、推荐、收藏、转发,我都不胜感激。动动你金贵的小手指帮帮忙,谢谢大家的支持,祝大家一切安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