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东京城自从上次龙虎招启录之后,渐渐地复归平静。不过当时可是一时风头无两,聚集了整个九洲的目光。
  作为大城,东京城从来不缺话题。仙人逸事,佳人名妓,官门隐秘,不一而足。这些无不让平头百姓津津乐道,茶馆酒肆说书人更是编撰成书娓娓而谈。
  不过城中百姓最喜欢偷偷讨论的还是城主的家事,任谁口中没有几个小道消息。日常走街串巷遇到了熟识之人,神神秘秘交流一番,表情暧昧心领神会。
  一入侯门深似海,宰相门房七品官。这两句俗语老祖宗们已经很形象贴切的道出了所有。
  所以达官显贵的家门秘事一直是民间茶余饭后津津有味的谈资。
  城主作为一城话事人,他的家庭隐秘更是让人好奇的心痒痒。
  上至城主、夫人、公子、小姐、佣人、哪一个不是街头巷尾的谈资。
  这一日东京城的城门处来了一位年轻人,年轻人身穿了一件城内居民耳熟能详的龙虎仙门道袍。
  因为彼此毗邻的缘故,城中百姓对于龙虎仙门并不陌生。出门在外提起龙虎仙门与有荣焉,那是咱家乡的庞然大物。
  况且道家从古到今都是入世的姿态,红尘中走动倒也不显得出格。
  见怪不怪!
  所以当年轻人大刀阔斧的往城门口那么一站,过往的百姓不但不觉得惊奇,反而露出了然的神情。
  “又是一个才出山门的弟子,没见过我们东京城的雄伟!你看他瞻仰的多好啊!”
  都以为这是一个才出山门的龙虎弟子,初到大城,被大城的雄伟所震慑,而今正在目瞪口呆的确认真伪。
  年轻人就那样看着东京城的题名一动不动,仿佛要一次把东京城看个透似的。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年轻人的怪异动作,就连城门守卫都发现了男子的怪异之处,不过他们只是定睛一看,瞬间就脸色大变。最终他们也没敢打扰年轻人,默默地退到一旁尽职尽守的把守城门去了。
  年轻人看了一会之后就由城门进城了,期间也无他人阻拦。
  直到年轻人进城之后,有人看着年轻人的背影却失了神!
  “是他!”
  “你认识?”
  这名土生土长的东京城卖瓜百姓先是像模像样的四周看了一下,在确定周围没有闲杂人等之后。他才神神秘秘的和问话之人凑在一堆,嘀嘀咕咕起来。
  “他啊就是我们李城主的二公子,李寻欢少爷啊!你竟然不认识?”
  卖瓜老者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和那些吃瓜群众别无二致。
  对于问话之人的孤陋寡闻,他深表满意,因为这样他就可以滔滔不绝了。
  普普通通的瓜摊哪有那么多顾客,饱暖思淫欲也好,时间大长,不逮住一个人好好唠唠,如何打发漫长的一天?
  打开了话匣子,卖瓜老者再也停不下来。也不知他是道听途说,还是添油加醋之后自己杜撰出来的乡野逸事,问话之人只是听了一个开头,就被勾起了好奇之心。
  “据说啊,李家二少是庶出,打小吊儿郎当不受大房待见。他自己也不争气,读书不行,修行天赋不行,更是曾被扶摇洲扶摇殿刷下来。前些年仗着城主府的关系,在东京城内游手好闲,散尽千金。就连我们的城主老爷看到他也闹心的厉害。”
  “是吗?还有这种秘闻?”
  问话之人本来是进城卖柴的乡野樵夫,一向对东京城内的奇闻异谈好奇的紧。
  这会一听吃惊的厉害,这场景怎么跟戏文里的一模一样。
  古人诚不欺我!
  “那是,老汉我有个远房亲戚在城主府做事!”
  卖瓜的此时在樵夫眼中就是高深莫测,往常卖柴接触都是市井乡民,这会竟然跟城主府做事的亲戚唠上了话。
  卖瓜的说的有板有眼,仿佛他亲眼所见似的,樵夫听的一愣一愣的。
  普通人就是这样,一些对于达官显贵鸡毛零碎的事,到了他们口中就成了了不得的谈资。
  其实一个人无论地位的高低,说一千道一万,他还是活生生的人,也会有喜怒哀乐,也会有和普通人一样的家庭琐事。
  生而为人,谁又能幸免呢?
  东京城主府占地极广,牢牢的占据着城中的豪华地段。作为一城的中枢所在,它并不像表面那样看起来高大雄伟。
  在它的背后是无数人的日夜颠倒才足以维持政令畅通,运转不停。
  外人眼中富丽堂皇的城主府某处角落,一个破败衰落,宛如柴房的一间小屋子里,居住着一名脸色蜡黄的妇人。
  妇人这一日偷了一个懒,没有像往常那样洒扫这间残破的院落。
  她今日只是平平静静的坐在小屋的门槛上,看着一个方向出神。
  后来她不知突然想到了什么,眉目含笑,仿佛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
  在他不在这个所谓家的时候,她时常这样,一坐就是半天……
  这一日的城主府门口突然走来一名穿着白色道袍的年轻人。
  年轻人仿佛非常熟悉这里,一路走来轻车熟路的。
  只是不知为何,刚开始行走轻快的他,越接近城主府,走的越慢,就像双脚灌铅了一样,步步沉重。
  奇怪的是一向戒备森严的城主府守卫,既无阻拦年轻人,反而眼观鼻鼻观心,仿佛没有看到此人一样,任由他穿过中门,走进了城主府。
  年轻人并无在城主府闲逛,反而是越接近这里,神色越无力。
  他一路不停,直达某处他儿时与母亲相依为命的一间小屋子。
  这间小屋子与金碧辉煌的城主府显得格格不入。但他从不为意,对他来说只要有母亲在的地方,就是家,无论是否豪华与破败。
  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如果他不是个男孩,可能就活不到今天。但恰恰他是个男孩,才那个所谓的姨母忌惮如虎,一直死死打压他母子二人。
  虽然他在时,那个姨母也不敢过为己甚,该有的花销也不敢克扣的太厉害。
  毕竟在那个威严了一辈子,非常陌生的父亲眼里,他终究是一个可以传宗接代的男孩子。
  行走中年轻人突然有些慌乱,他怕,他怕他不在家的日子,母亲会被那个女人折磨。
  想到这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一路上遇到疑惑的城主府佣人,他一概不理,他心心念念只有那个相依为命的女人。
  毕竟那个女人从不奢求他有多高的成就,她只是简简单单的希望他好好活着。
  终于他临近了那个破败的小院,不知是近乡情怯,还是其他,他竟然直直的定在哪里,只敢用眼睛的余光透过腐烂不堪门扉向里看去。
  小院中一个神色慈祥的妇人静静地坐在门槛上,眼神温柔。
  他嘴唇抿起,语气颤抖,轻轻唤了一声“娘!”
  PS:一部小说不可能只有主角一个人在唱独角戏,只有穿插无数鲜活的人物,才构成了一部鲜活有血的小说。
  这一章我写了将近一天,非常用心。我也非常满意,这章是我写书30万字以来,投入感情最多的一次。希望大家满意,能支持一下麻烦支持我一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