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姨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四目相对眼神交汇,妇人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脸色急剧变化。她猛然起身,脚步一个踉跄,颓然倒地。
  “是欢儿回来了吗?”
  那一声娘仿佛让她置身梦中,她不确定的呢喃了一句,不过她也不敢确定。
  小院外正是与韩青帝、杨青分别,从龙虎仙门修行探亲归来的李寻欢。
  这名邀请兄弟来家做客都心中发虚忐忑的年轻人此时眼神湿润,嘴角颤抖。
  年轻人看着妇人脸色蜡黄颓然倒地的身影,心如刀割。
  他一个跨步穿过腐烂发黄的门头,与妇人紧紧抱在一起。
  “娘,我回来了!”
  在妇人和儿子相拥而泣嘘寒问暖时,与破落小院形成鲜明对比的另一处院落,李寻欢回家的消息传遍了城主府。
  这一处院落几进几出,亭台楼阁鳞次栉比,小桥流水灵气弥漫,就是与龙虎仙门相比也不遑多让!
  在其中一间兰亭苑的院落中,一名眉目如画、淡扫蛾眉、雍容华贵的妇人端端庄庄的坐在一把梨花木打造而成的靠椅上。
  妇人巧笑倩兮,一只手专注的拨弄着面前的沉香,凝神听着面前一名姿态恭敬,腰身半躬的中年男子汇报。
  她往哪里一坐仪态万千,身上有一股说不出的气度。顾盼之间,如花的眸子内精光四射。
  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低声诉说着什么,突然不知她听到了什么,杨眉一皱,这时又是另一片风光。
  这个女人虽然高挽妇人鬓,但她一点也不显老,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如刀削般的瓜子脸更加凸显她的姿容出众,可见她少女时更是人间绝色。
  这时她秀眉一皱,一种别样的美在她身上绽放。
  但管家模样的男子大气不敢喘一口,闭气凝神,目不斜视,仿佛这位美丽无比的妇人不是人间绝色,而是择人而噬的蛇蝎一般。
  她红艳的朱唇轻启,吐出的言语宛如微风轻拂脸庞:“你是说消失许久的小畜生穿着龙虎仙门道袍又回来了?”
  妇人姿容出众,说出的内容却非常不雅。
  管家模样的男子不但不觉得粗鄙,反而恭敬的低头称是。
  “是。”
  因为在这东京城,除了少数几人,这位妇人说的话比人皇的旨意还管用。
  “退下吧!”
  “喏!”
  管家退下很久之后,这名雍容华贵的妇人从黄花梨靠椅上站立而起。
  不过她此时的面容狰狞无比,充满了挥之不去的戾气。整个人仿佛变了一个人,说出的话更是咬牙切齿:“小畜生你怎么不死外面啊?回来作甚?”
  不过这个问题不会有人回答她,只有联通两栋楼阁小桥下的流水汩汩而流。
  另一座破落的小院中,脸色蜡黄的妇人,喜极而泣:“欢儿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那个修行归来的年轻人只是看着妇人蜡黄的脸色无声落泪。
  他如何不明白,定是他离家的这些日子,那个名义上的姨娘克扣了他娘的口粮。
  修行非常非常努力的年轻人,悄无声息的达到了化虚境初期,他谁也没有告诉,他只是想回来告诉那些欺负他们母子二人的人,我也是修行者了。
  可他觉得还是回来晚了,想到娘亲他离开家这段受的苦,他就浑身颤抖。
  欺人太甚。
  聪明的妇人如何不知儿子心中的想法,她善解人意的安慰道:“你走之后,我生活的挺好,不要生气,只要你平安就好,我们斗不过她的!”
  妇人越是这样云淡风轻,年轻人越是内心苦涩。
  我算什么儿子啊?
  压下心中的不愉,年轻人不愿生活已经足够艰难的母亲跟着他担惊受怕。
  他岔开话题,撒娇一样的说道:“娘,我想吃你做的手擀面了!”
  生活窘迫的妇人闻言展颜一笑,回身就向那个残破的说是灶房的地方走去连声答道好。
  “哎,你等会马上就好!”
  年轻人看着只不过三十几岁已经步履蹒跚的妇人背影,眼睛一红鼻子一酸。
  在年轻人神色悲哀的回忆着往事一幕一幕时,一名雍容华贵的妇人,在几名佣人模样的男女陪同下,向着破落小院而来。
  人未至,声已来。
  “寻欢我的孩儿,这几年到哪里去了,想死姨娘了,听到下人通报你回来了,我立马放下所有事赶来!”
  小院独坐的年轻人,眼睛通红泪痕未干。
  听到这声夸张的言语,年轻人面上戾气丛生,不过他没有发作。
  他当然知道声音是谁,这些年如果不是拜这姨娘所赐,他与母亲指不定还能过的好点。
  不过为了母亲的安危,他没打算撕破脸皮,他还没有独立应对妇人的实力。
  不一会我们的城主夫人在一帮随从的陪同下就踏入了这间小院。
  贵妇一踏足小院随意一扫视环境,好看的柳叶眉就一皱。
  这里她还是第一次踏足,虽说她有交代使劲打压这娘俩,但她从未想到条件竟然如此艰苦。这让她面色尴尬,欲说出口的话收了回来。
  这要是让日理万机的老爷知道了,还不爆发雷霆之怒。再怎么说那妇人也是老爷明媒正娶的二房,况且如今不比往日。
  小畜生李寻欢出去一趟回来,摇身一变成了龙虎仙门的弟子。
  这才是她甘愿屈尊纡贵到这破落小院的真正原因所在。
  既然这小畜生成了修行者,还像以前那样对待他们母子显然不妥。就是老爷知晓了,怕是也不会同意如此行事。
  一瞬间贵妇心中有了决断,既然转变态度由打压改为拉拢,不妨一次做到位,彻底了却这桩恩怨。
  城主夫人一瞬间内心有了应对之策,她面对李寻欢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说道:“寻欢孩儿姨娘是真的没想到你们的居住环境如此恶劣,是我御下不严,让你们母子受苦了!”
  妇人说的像模像样,一只手还捂住胸口,痛心的样子,如果李寻欢不知她从前的做派,差点就要感动的痛哭流涕。
  不过他早已不是从前那个游戏红尘的李寻欢了,他现在正正经经是龙虎仙门的一名修道弟子。
  “姨娘说笑了,我们母子住的挺好的。”
  虽然心中怒发冲冠,恨不得杀了眼前的所谓姨娘。但李寻欢清楚如今的实力,他不能不为柔弱的母亲着想。如果因此可以改善一下母亲的生活环境,些许虚与委蛇,有又何妨?
  闻言妇人眼睛一缩,这小畜生越来越不简单了。
  既然决定了,她也不愿在这破落地多呆,所以她直接招来管家。
  “管家何在?”
  跟随在她身后低眉顺眼的管家应声走出。
  “在!”
  “派人去查下,是谁如此狗胆包天,把二夫人和二公子安排在此?如此丧心病狂,无法无天?”
  “是!”
  管家模样的男子恭声称是,转身就走。
  李寻欢内心冷笑连连,他倒要看看这姨母会如何给他母子主持公道。
  踏足修行界以来,他早已不是当日的吴下阿蒙,他的眼界已经不局限于一城一池。他看的是成仙得道,长生不老,所以以他如今的身份,纵是那个深不可测的父亲,也不会把他当普通儿子对待。
  姨娘的到来不正是如此?
  别怪别人现实,当一个人没有实力时,你让人拿什么正眼看你?
  这次回来他有恃无恐,如果不能给他一个满意结果,他不介意闹个天翻地覆。让那个没有见过里面的父亲大人看看,他娘俩这些年过的是什么鬼日子!
  有时他也在想,是不是出生在普通人家,这些鸡鸣狗盗的事情就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也可以像普通人那样,天天叫那个男子一声父亲?
  很快那名管家跨入小院再次返回,不过他这次手中拎了两个人。
  两人李寻欢认识,正是掌管府内房屋与例银分配的李管事与孙管事。
  不过此时二人像鸡仔一样被管家拎在手里,浑身颤抖、面若死灰。
  管家临近妇人把手中的两名管事随手往地上一丢,溅起无数尘土。
  妇人露出嫌弃的表情,管家快如闪电的出手,场中灰尘瞬间收入他的袖中。
  一手袖里乾坤玩的娴熟无比,李寻欢双眼一眯,高手,绝对是高手。
  下马威么?
  做完这些,管家身子一躬:“启禀夫人,经老奴调查,正是这二人加害二夫人与二公子!我亲自将他们擒来,等候夫人发落。”
  被夫人眼神扫过,二人跪地磕头如捣蒜。不过妇人不为所动,事实上她有些烦这二人。她虽有交代,也震惊这二人如此胆大。所以当下她神情冷漠,率先与他们划清界限。
  “毙了!”
  “喏。”
  妇人冷漠的手一挥,管家走出人群,手挥风起。一阵风飘过,二人死的不能再死,颗粒不剩,只有血腥气十足的风中残留着二人存在过的痕迹。
  见此,李寻欢双眼一眯,身体紧绷,如临大敌。
  “这是什么境界的高手?怎么以前不知道?”
  妇人看了一眼李寻欢,内心冷笑不已。
  “便宜你了小畜生!”
  “来人,分配一座好一点的院落给二夫人居住,今后再让我发现谁敢克扣二夫人的例银,那二人就是下场。”
  噤如寒蝉!
  很久之后,小院才响起一阵慌乱的答应声。
  “喏……”
  李寻欢:“谢过姨娘!”
  姨娘:“一家人瞎客气,好好陪你母亲,我先走了!”
  妇人说完之后莲步轻移,裙摆摇曳的离开了小院。
  自始至终对小院发生的一切的一无所知的一名妇人,在一间破的不能叫灶房的屋里,开心的不行,她朴素的想法里只有那成为仙人的儿子依然喜欢吃她做的手擀面,如此而已!
  PS:通过大量的阅读,努力提升文笔与灵感,争取呈现给大家不一样的小说,我在努力,请给新人一个支持,我在努力!青帝大人携全家老小谢过各位的支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