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十字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天地评的出炉引燃了九洲八卦之火,传播的纷纷扬扬,好不热闹。
  这一年的这一天一名断臂少年和一名人比花娇的少女来到了豫洲东京城下辖的一个小村庄。
  小村庄四面环山,村庄就建立在群山之间的一处凸起处。村庄并不大,只有上百户人家。低矮的瓦房零零散散分布的四处都是,出路的不便,造成了这个村庄非常贫穷。
  村民世代以耕种为生,贫瘠的土地常常入不敷出。
  但这个偏僻的小村庄前些年发生了一件露脸的事情,提起这个村庄十字岭,十里八村人人艳羡不已。
  因为这个村里有两个年轻人撞了大运,被山上仙门——龙虎仙门收为了弟子。
  一时之间小村庄访客云集,就连一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县老爷,也屈尊降贵来到了小村庄。
  两名年轻人瞬间成了耀眼的新星,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前途一片光明。
  县老爷更是金口一开好一番勉励,那一天人山人海涌进了十字岭。
  这一年这一天当断臂的少年和一名好看的少女走进小村庄时,瞬间引爆了这个小村庄。
  无数的村民从家中走出,只为看一看超凡脱俗的两名少年人。
  少年少女白衣胜雪,配上衣衫上刺绣的八卦图案,愈发衬托的整个人仙气十足。对于一辈子生活在穷乡僻壤的山里人来说,天上的谪仙人也不过如此。
  来人正是远道而来的韩青帝和杨青,而他们这次的去处正是孙彪与雷凌两家。
  斯人已逝,他们活着的人只能尽可能的照顾他们的亲人,聊表寸心。
  望着朴素的村民,韩青帝眉头一皱,着实是他不适应被这么多人围观。
  他哪知道他们可是稀罕物,神仙老爷哎!
  不过面对这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普通农民,他实在不忍心去制止。
  经过这段时间的赶路,杨青阴郁的心情雨过天晴。她对这场面就要比韩青帝熟练许多,行走在人群中不卑不亢。
  并且主动拉起一个老翁唠起了家常,什么今年庄稼收成如何,你老人家高寿啊。
  不一会就获得了老者的信任,老翁看着好看的小姑娘也是愈发喜欢。
  “收成不错,老汉我也七十有八。”
  韩青帝看着和老翁从善如流的杨青,有时他也比较羡慕,好像他除了读书好之外,其他的都是一知半解。
  这名好看的少女和人聊天时眼神真诚,一颦一笑之间,让人如沐春风。
  对着土地耕耘一辈子的农民,虽然没见过外面的世道,但他们人老为妖,自然有自己的一套处世准则。
  谁真心?谁假意?他们自有自己的一套评判标准。
  杨青爽朗的笑声,回荡在贫瘠的山村里,仿佛让这里的天空都多了一份生气。
  韩青帝耐心倾听她们的对话,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
  未来值得,人间可期。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样温馨一幕的这一刻,他突然觉得好像少了一臂也没什么不好!
  最终杨青结束了和老翁的对话,韩青帝最后也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只是他突然觉得那群人看他的眼神透着怪异。
  杨青哈哈一笑也不解释。
  “走吧,先去孙彪家!”
  韩青帝这才知道杨青一会功夫连孙彪雷凌家的住址已经问清楚。
  平时有些排外的村民,此时都热心的招呼他们有空来家吃饭。
  “小伙子有时间带小杨来家里坐坐啊!别的没有,老汉自己酿制的糙酒管饱!”
  韩青帝只得一连声答应,说着忙完之后一定登门拜访。
  原地村民们感慨不已,哪有这样平易近人的神仙哎!
  孙彪家境贫寒,韩青帝和杨青来到他家时,一处低矮的院落映入了他们的眼帘。
  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妪佝偻着身子正在院中晾晒野菜,看到这一幕,韩青帝嗓子眼犹如被堵住,想到孙彪慷慨赴死般的殿后,他就胖子发堵,如鲠在喉。
  杨青更是眼眶通红,这样人家培养出来的孩子,可能是整个家庭的希望,没有长生不老,却死在了一场任务中。
  韩青帝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难道告诉她,她寄予厚望的儿子没了?
  应是孙彪母亲模样的老妪率先发现了由竹条编织而成门外两人。
  她虽然腰背佝偻,应是常年的劳作压弯了腰,但她眼睛清明。
  一下就看到了韩青帝与杨青,朴素的一面展现了出来,热情的邀请他们入内喝水。
  低矮的瓦房摇摇欲坠,仿佛一阵风就可以吹倒,韩青帝很难想象这房子竟然住了孙彪一家四口。
  孙彪的父母都还健在,一个姐姐早已出嫁。孙彪是二老的老来得子,前些年拜入龙虎仙门着实让老孙家风光了一阵。
  一辈子与土地打交道的老孙头,那些岁月里,逢人就笑,晒的黝黑的脸庞上,高兴的满脸褶子堆在一起。
  老妪一边说着家里乱莫要嫌弃,一边手脚麻利的舀好开水。
  她简单的一生中,儿子是她的骄傲,刚才她单纯只是想邀请这两位气质说不上来的年轻人来家里喝口水。
  杨青在孙彪家呆了一会离开去了雷凌家……
  一时不知如何开口,韩青帝只能说为报一水之恩,可以帮忙修缮一下房屋。
  老妪:“不用了年轻人,你忙去吧!”
  她犹豫的盯着韩青帝空荡的左袖管轻声拒绝,不过她最终还是难以启齿。
  就这样韩青帝在孙家住了下来,孙彪的姐姐嫁的比较远,平时很少回来,孙彪的父亲耕田还没回来。
  说干就干,修缮房子对韩青帝来说并不难。他找来了浮土、麦秸秆、木材,这就是他准备的用料。
  土拌麦秸秆浇上水之后形成松软粘稠的泥坯。
  三天的忙活韩青帝稳固了房子的地基,房梁也帮忙更换了一下,重新铺上瓦片,再下雨再也不会漏雨了。
  墙体他也重新刷了一遍,现在的孙家与三天前相比焕然一新。
  十字岭的村民也知道孙家来了一位断臂的少年。
  现在的孙家焕然一新,小院也被韩青帝归纳的井然有序,屋檐下更是堆起了高高的柴火堆,几个井口大的水缸,这几日他也挑满了水。
  又一日的午饭后,忙完一切的韩青帝站立在小院中,孙彪的父亲一名皮肤黝黑满脸褶子的老汉,坐在房檐下,吧嗒吧嗒一口一口的抽着旱烟。
  突然老汉喊住准备洒扫庭院的韩青帝。
  “年轻人你坐下,你们做的已经够多了,是他没那个命!”
  韩青帝一怔,嘴唇颤抖。小院中老汉老泪纵横,拿烟袋的手颤颤巍巍。
  “老伯你已经猜到了?”韩青帝轻声的问!
  “嗯!你们都是好孩子,老雷家估计和我家是一样的光景吧?”
  虽然不愿承认,韩青帝还是回答道。
  “嗯。”
  “你们都是好孩子,哪有你们这样的神仙哎!”
  老人家这样说,更让韩青帝心如刀割。
  第五天,虽然老人百般推辞,韩青帝还是留下了五百金离开了孙家。
  另一边杨青眼泪汪汪的从雷家走出。
  PS:过渡情节马上过去,往后更精彩!一如既往求支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