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先祖诗仙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十字岭老孙家这个劳作了一辈子的老头,虽然和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一辈子也没走出过几次大山。但他多半生的阅历,还是让他猜出了什么。
  无论韩青帝掩饰的多么好,他终究还是猜到,这看起来就不像普通人的年轻人,多半是儿子的同门。
  如此做派,儿子的下场可想而知。
  韩青帝走后,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颤颤巍巍的拥着那个老泪纵横老头,偷偷的抹眼泪。
  她终究还是知道了。
  “唉……”
  一个断臂的年轻人在一个破败的小院拐角处驻足良久,于心不忍。
  韩青帝和杨青走了,离开了十字岭。但对于这个村子的其中两户人家来说,痛苦才刚刚开始。
  韩青帝走了,但他却带走了这个家庭的所有期望。
  世界就是这么残酷,我们决定不了明天,所以只能把握今天。
  在一处群山起伏之间,十字岭已经成为了身后的一个小点。
  两名年轻人走在崇山峻岭之间,突然一名女子语气失落的说道:“对于这两个家庭来说会不会太残酷了点?”
  另一名年轻人低着头看着脚下,不发一言。
  最终那名女子没有等到想要的答案,自嘲一笑:“走吧,去其他三家,我们只能尽可能让他们亲人的生活好一点,争取以后多来看望一下他们吧!”
  这个从十字岭出来就一直沉默的断臂年轻人轻轻的嗯了一声。
  “嗯……”
  接下来这两名年轻人又马不停蹄赶往下一处。
  这一去就是两个月,这期间他们分别去了中洲一个叫做长安城的地方,又去了豫洲一个叫做栾树郡的地方。
  例如长安城的候家已经得到了龙虎仙门的讯息,韩青帝与杨青赶到时正好参加了候世城的衣冠冢葬礼。
  葬礼上杨青哭红了眼,一想到候师兄的死状,她就眼泪不止。
  去到李家和王家时都是差不多的情况,最终他们还是留下了一些金钱表达哀悼之心。
  只有十字岭实在太过偏僻,这个噩耗传来的慢了点。
  这几个月路途上风景如画,不过他们无心观赏风景,风土人情更是一概不知,终于在两月之后走完了所有。
  每当看到哪些失去亲人痛不欲生的白发人送黑发人,他们就如鲠在喉。
  这一天忙完了所有,拜别了王艳的亲人,韩青帝和杨青决定找家酒楼好好休息一下。
  这一路他们舟车劳顿,加上心情起伏剧烈,确实是心力交瘁。
  栾树郡一家叫做如家的酒楼里,韩青帝美美的睡了一觉,起床之后叫上杨青,来到一楼点了几个本店的特色菜,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细嚼慢咽。
  酒菜不算什么大鱼大肉,几个精致的小菜,一壶店里自酿的土酒。
  随手夹了几筷子青菜,韩青帝给自己倒了一盅,仰脖一饮而尽。
  杨青倒是没喝酒,只是默默夹菜,小口的向口中送去。
  饱饱睡了一觉,身上的困乏消散一空,紧绷的精神才稍微松了松。
  杨青如何不知韩青帝近来的苦闷,每当去向一家,她不怕哪些老人破口大骂,她最怕哪些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老者,呜咽无声,默默抹泪。
  韩青帝一举杯就停不下来,一杯接着一杯,仿佛要把最近苦苦压抑的情绪全部喝进肚子里。
  虽是清晨,酒楼里推杯换盏好不热闹,三教九流云集。
  在这样的年代,酒楼是各种消息的汇聚场所,纷杂交错,议论不停。
  安静喝酒的韩青帝和款款吃菜的杨青成了异类,加上杨青姿容出众,往那里一座,气质清新脱俗。
  对于九洲无数个郡县里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得栾树郡,哪见过这样的绝色。
  所以别看酒楼里喧闹纷纷,假装喝酒的眸子哪个不是拐个弯往杨青身上瞥。
  今天杨青穿了一件青色的敞胸式长裙,腰间故意裁剪的收腹,衬托的她的身材一览无余。高高隆起的胸前更是露出一抹惊人的雪白,就连韩青帝有时都要可以避开目光,才能不被雪白晃了眼神。
  酒壮怂人胆!几杯小酒下肚,有人不甘心只是偷瞄了,只见从一桌士子模样的酒桌上站立起一名风流不羁青年男子。
  刚才就属他引据经典、谈今论古最多,声音在酒楼里也是最大,不过她这一番刻意高谈阔论,杨青无动于衷罢了。
  看着男子踉踉跄跄的走来,酒没少喝,举杯饮酒的韩青帝放下了酒杯,右手不自觉的放上了后背的桃木剑。
  不得不说男子长了一副好皮囊,面如冠玉,就是与如今的韩青帝相比也是不遑多让,难怪他敢到杨青面前献殷勤。
  说话的功夫男子已经来到韩青帝这一桌,不过他看都不看韩青帝,露出自认为潇洒不羁的微笑。
  “姑娘不知这个位子可否有人,我能坐吗?”
  杨青先是看了一眼韩青帝,韩青帝摇了摇头,杨青这才露出浅笑。
  “不好意思,不能。我们不习惯别人打扰。”
  男子早就注意到了这名断臂男子,这也是他有自信来此的原因所在。
  一个残废何德何能携美同行,所以他当仁不让了。
  不过杨青刚才隐晦的眼神还是被他看到了,这让他脸色不愉。扭转过来面色阴沉,满嘴的酒臭味扑面而来。
  “不知这位兄台怎么称呼?”
  韩青帝眉头一皱,这男子好不识趣,明明拒绝你了,犹不罢休。
  “韩青帝!”
  不过出门在外他也没把事做绝,虽然不喜,还是如实报上了名字。
  “哦原来是韩兄弟,听你口音不是栾树郡人士?”
  面对男子的喋喋不休,韩青帝真的有点烦了。
  韩青帝正欲起身结账离开,男子倒是出人意料的主动介绍起自己来。
  “韩兄弟一看就不是池中之物,相逢是缘,我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先祖李太白,正是从古到今被儒门尊称一句诗仙的李太白是也。兄弟不才在栾树郡郡守府供职,有所需要可以知会一声,绝对给你办到。”
  男子这番无异于说明出身式的自夸,韩青帝相信他不只向几个女孩子说完。
  不过让他意外的一点此人竟是诗仙后人。对于博览群书的韩青帝来说,诗词歌赋一直是他比较喜欢的经典。他没想到出个门竟然遇到了诗仙后人。
  他对诗仙可是崇拜的紧,拜读过其无数经典诗句。
  特别是那句: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让他印象深刻,常常绕嘴轻轻哼唱,背的滚瓜烂熟。
  无论男子的目的如何,既然是诗仙的后人,这让韩青帝来了兴趣。
  “久仰,请坐!”
  PS:评论、收藏、推荐、点击、书评、圈子,任意一个都是对我最大得鼓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