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李煜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面对韩青帝的邀请这名仿祖先名讳叫做李煜白的华服青年,大有当仁不让的架势,挨着杨青就势那么一坐。
  这会功夫他的酒清醒了不少,不过言语之言眼神还是不离杨青。
  这让韩青帝苦笑不已,果真还是美女的诱惑要大一点啊。
  似是看出韩青帝对诗仙太白兴趣浓厚,他也不敢过为己甚,借坡下驴,端正了态度。
  口口声声不离祖先的荣光,交谈之中韩青帝也得知了李煜白竟然是李太白的直系玄玄孙。虽然不知隔了多少代,但真传子孙无疑。
  诗仙李太白是九洲历史绕不开的一个风流人物,史书更是为他专门列传。着实是此人太过惊才艳艳,儿时的启蒙书籍,包括后来学堂生涯。李太白的各种著作诗词穿插其间,韩青帝本身对此人欣赏至极。
  如今能够遇到诗仙的后人,激起了韩青帝的八卦之心。
  九洲纪曾言李太白的诗词豪迈奔放,清新飘逸,想象丰富,意境奇妙,语言奇妙,浪漫主义,立意清晰。
  儒门杜家圣人,更是评价太白诗“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这是一个充满争议的人物,他辉煌的一生只有百年,但他竟然创作了上万首诗,其中有九百多首传唱至今。
  他喜美酒,舞的一手好剑,为人刚正不阿,从不折腰事权贵。更是酷爱修道,一生成就颇多,风流不羁,自号青莲居士。
  人间谪仙人正是对他最好的著称,无数人是他的忠实铁粉。
  他更是以诗入道,成为人间第一个依靠写诗得道飞升仙界。
  他的拥趸遍及天上地下,虽然远离人间多年,他的传说愈演愈烈,层层不休。
  这是一个像谜一样的奇男子,事到如今,还有人模仿他青衫仗剑走天涯。
  曾经韩青帝也受李太白影响颇重,这是一个大风流,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不可超越之人物。
  李煜白确实值得与有荣焉,有这样的祖先,家门荣光可以吃一辈子。
  韩青帝详细向李煜白了解了一些李太白年少时的往事,李煜白碍于杨青在场,耐着性子逐步给韩青帝详解。
  刚开始李煜白还有些不耐烦,他还觉得这名兄台有些不识趣,我是为姑娘而来的,不是给你解好奇心的。
  随着交流的深入,李煜白面色变了,他开始认真对待,再也没空看一眼杨青。
  因为他发现这名自称韩青帝的断臂男子非常不简单,因为他对先祖的诗词倒背如流,熟悉的连他这个后人,都有些汗颜。他不仅可以背诵,提出一些见解也让他冷汗连连。
  没法聊了,他是来看姑娘的,再聊下去他就要露怯了。
  不过那名断臂男子不知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还是真的看不出来,聊的越发起劲。不知怎么还聊上了大学之道。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韩青帝:“李兄,我所言你怎么看?”
  酒桌上端坐的李煜白面色尴尬,坐立不安,眼神躲躲闪闪,就像尿急一样。
  不是韩青帝咄咄逼人,离开学堂多年,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儒门的旁支世家。正好与他你来我往印证学问,所思所想。
  看着脸色涨红,心神不宁的李煜白,韩青帝迟疑了一下,以为他正在酝酿说法,又提醒般开口问道:“李兄只管浅谈看法,你我兄弟探讨学问,无关其他。”
  场中可能只有杨青一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看着李煜白的窘态咯咯直笑。
  这一笑六宫粉黛无颜色,李煜白直接看呆了。
  和李煜白同一桌的那帮士子,如何还能不明白,点子扎手,栾树郡第一撩妹男神今天栽了。
  见状他们四人纷纷站立而起,一闪身团团把韩青帝和杨青围在中间。
  酒楼本来就是三教九流汇聚之地,这一幕被其他桌尽收眼底。好事者啊啊叫个不停,俊男美女自古都是焦点,起哄口哨声四起。
  杨青后背一靠,稳稳坐在那里,反正有韩青帝在的地方轮不到她出手。
  韩青帝终于回过神来,扫视了一眼,看着李煜白不发一言。
  他也想看看这些人究竟想干嘛。
  “干什么?”
  李煜白率先怒了,手指着他一起的四名士子怒不可遏。
  “韩兄博览群书,我李煜白自愧不如。你们这是闹什么?我只是仰慕这位姑娘,你们这样还要不要读书人的风骨啊?”
  李煜白手拍着桌子炸毛了,这让杨青看在眼里还不把他当做抢压寨夫人的山大王。
  “不好意思韩兄,朋友们不懂事,散了、散了。”
  韩青帝这才看清楚几人都还是练家子,就连李煜白竟然还是化虚境后期。
  果然这些传承久远的隐世家族不容小觑,随便出来几个后人修为就这样深厚,底蕴深不可测啊。
  隐世家族通常传承久远,他一直有所耳闻,今天偶遇这诗仙后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让他重新审视起隐世家族的实力,怪不得宗门内一直有言,蜀山不可怕。可怕的是哪些隐藏在暗中千万年的隐世家族,江山更迭,他们一直都在。
  这让韩青帝不由想起史书上记载的某个王朝的世家制度,只不过这个世家实力有些强大罢了。
  “无妨,刚才是我求知心切,怠慢李兄了。想不到李兄也是修行中人,呵呵!”
  李煜白眼睛一缩,这韩青帝好高明的感知啊,我隐藏的这么深都被他发现了。
  不过这个姑娘真的是好看啊!
  一场误会解除,这一番你来我往的探讨学问,韩青帝受益匪浅,不愧是千古世家子,李煜白的有些观点令他也茅塞顿开。
  仔细想来李煜白也算正人君子,毕竟人家直来直往,喜欢我就开口说了,不像有的人拐弯抹角不爽利。
  杨青刚开始还以为是登徒子呢,这会对他改观不少,所以她站立起身认认真真对着李煜白施了一个万福。
  “李公子,杨青这厢有礼!”
  这完全超乎李煜白的想象,他有些手足无措,慌乱的站立起来,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原来是杨姑娘,幸会!”
  “切,还以为有好戏看呢,这就握手言和了?”
  其他的食客嘴一撇,坐回座位继续热火朝天吃喝起来。
  李煜白看了场中一眼,突然说道:“韩兄明日有没有空,明日有一场本郡的世家子聚会,会有世家子与宗门弟子参会?”
  韩青帝没有直接答应,而是瞄了一眼杨青看她什么意思,结果杨青兴奋的点了点头。
  韩青帝答应下来,他也想与当今的青年才俊交流交流,人是群居动物,闭门造车终究难成大事。
  “既然我们杨小姐点头了,那我们就打扰了。”
  杨青听完咯咯笑个不停,这韩师弟也学会幽默了。
  李煜白很快告辞而去,经过这一插曲,韩青帝压抑的心情好了许多,付过账和杨青回房了。
  客房内站在窗边的韩青帝,突然有些期待明日的群英会了……
  PS:无论哪种方式的支持,青帝都感激不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