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李家家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魂不守舍的走回凉亭,那名奇奇怪怪的读书人什么时候不见的,韩青帝都一无所知。
  他怎么走回的凉亭,他更是一脸茫然。现在他都怀疑刚才到底有没有走出凉亭遇到那个读书人。
  “怎么了?”
  杨青不知什么时候回到了韩青帝身边,看他心不在焉的望着湖面发呆,关心的问道。
  这一刻的韩青帝让他感觉到了陌生,这个遭逢大变的年轻人,纵算被斩断臂膀也从不曾如此。
  韩青帝愣了一下,一脸复杂的道:“遇到了一个奇怪的读书人!”
  “读书人?”
  “哪来的读书人,你一直在这发什么呆!”
  “什么?”韩青帝脸色骤变。
  “我一直在这里吗?”
  “对啊。”杨青把头一歪不解的答道。
  “你究竟怎么了,今天这么奇怪?”
  “没什么!”韩青帝慌乱的回复道。
  杨青认真的看了他半天,似乎在确定他所言的真伪。
  看了半天也没从韩青帝脸上看出什么,她只是由衷得觉得今天的韩青帝怪怪的。
  再三确定韩青帝真的没事之后,她又风风火火的离开找人聊天去了。
  原地的韩青帝内心却掀起了轩然大波,刚才与读书人的一问一答难道是幻觉不成?
  这时候他突然想起上次探寻天魔宝藏时也曾遇到相似的一幕,难道再次遇到了幻境不成?
  可这名读书人自己根本不认识,为何单单只有他遇到了,其他人看起来一无所知的呢?
  绞尽脑汁他也想不明白,读书人问的那些话透着怪异,仿佛费尽心机把他拉入幻境,只是为了寻找一个答案一样。
  既然他无丝毫损失,想不明白他就也不再想了。
  在一件注定找不到答案的事上纠缠,何苦来哉。
  至此韩青帝也对群英会失去了兴趣,正准备唤上杨青一起回客栈,浮水小道上突然出现的一行人,让他停下了步子。
  为首的是一名身穿儒衫的中年男子,他手持折扇,大袖飘摇,蓄起的胡须修剪得体,行走之间身板挺拔,活脱脱一个饱读诗书的美鬓公。
  两名书童模样的少男少女紧紧跟随在他左右,他们走的并不快,悠哉悠哉,大有指点江山的架势。
  突然到来的儒生引起了韩青帝的注意,青年人的聚会,中年人的到访还是非常扎眼的。
  凉亭内已经有人发现了他们,点点月辉倾洒在他们的身上,伴随着他们向凉亭走来。
  场中只有李煜白神色局促起来,一脸紧张,抛下他刚刚搭上的一个世家女匆匆迎了上去。
  “父亲你怎么来了?”
  “怎么老夫不能来么?”
  来人正是李煜白的父亲,诗仙一脉如今的家主:李儒林。当然这个称呼是明面上的,类似这种传承千古的世家,早已拥有了一套专属的修行法门。说是世家,其实与修行宗门无异,只不过是以家族的形式存在罢了。
  李家在栾树郡是数一数二的隐世家族,只不过这个家族一向低调这才在豫洲声名不显,不然作为诗仙家族,纵是在九洲也是庞然大物的存在,只有为数不多的存在才知他们的存在。
  面上李儒林作为当代家主主持家族事务,背地里一些族老精研学问,不问世事,一身浩然正气更是超神入化。
  饱读诗书气自华!
  对于读书人这个流派,李家自成一家,同属儒门一派,不过已有气象万千之势。
  事实上他们也属于修行中人,只是他们的修行方法区别佛道而已。
  李儒林一身浩然正气已经修至化境,按照修行门派的境界划分,他已达到归真境,在这九洲大地也属于一方强者,但他在修行界一直籍籍无名。
  此人平日钻研学问,最喜吟诗作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平素只与三五好友小聚。
  作为李家家主,他风评颇好,为人低调谦逊,对于后辈从不指手画脚,顶多考校学问。
  李煜白畏他如虎,饶是父亲一向和善,但他从来规规矩矩,从不敢张扬。
  他也非常好奇,一向低调不参合晚辈事务的父亲怎么来到了这纷乱驳杂之地。
  李儒林闲适恬淡,温文尔雅,从外形看就知是一个饱读之士。
  他扫视了一眼凉亭,眉头微微皱起,显然对这样嘈杂的场合有些不适。
  知道是李家家主亲临,众人不敢怠慢,纷纷起身毕恭毕敬执晚辈礼,作为有名的硕儒,李儒林当得众人重视。
  韩青帝也颇为好奇,因为同是读书人的缘故,他对读书人充满好感。所以也跟随众人起身向李儒林行礼,不过他执的是弟子礼。
  “学生韩青帝拜见李师。”
  达者为师,对于潜心研读学问的读书人,值得韩青帝如此郑重其事。
  李儒林抚须打量了韩青帝一眼,奇怪这名少年怎么只有一臂,这让他不由多看了一眼。当他脑中闪过一个名字之后,看韩青帝的眼神就变了,充满了震惊。
  “你是韩青帝,你怎么会在此?”
  李儒林的语气充满了难以置信,更是一个跨步来到韩青帝面前。
  其他人一脸疑惑,韩青帝很出名吗?怎么这李家主听到他如此失态?
  “难不成韩青帝还有其他身份?”
  “不知啊……”
  就连李煜白也震惊父亲此举,父亲在他眼中一向举重若轻,这韩青帝究竟有何出奇之处,值得父亲如此动容?
  韩青帝也暗暗纳闷,分明是第一次见李儒林,怎么看他的样子认识自己似的。
  虽然满心疑惑,韩青帝也不敢怠慢,答道:“学生正是韩青帝,如假包换,李师听过在下?”
  “哈哈,何止是听过,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李儒林开怀大笑,仿佛遇到了什么开心事一样,看着韩青帝不时点头。
  这让众人愈发好奇了,李儒林所言他们完全不知所云,这韩青帝究竟是何方神圣值得李家家主如此郑重其事对待?
  “近日有感,今日福至心灵到此,果然天意如此,书山文海有主焉!”
  李煜白闻言面色大变,以几乎声色俱厉的语气吼道:“父亲不可……”
  PS:成长的代价就是一直的失去。
  无论任何形式对青帝的支持我都感激不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