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文山书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凉亭内随着李煜白的出声场面变的尴尬起来,虽然疑惑书山文海究竟为何物,但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只有旁观的命没有指手画脚的权利。
  所以众人都竖起耳朵耐心倾听,作为隐世家族中的执牛耳者的李家,能让李家少主浑然不顾姿态当众制止出来的东西显然不是俗物。
  似李家这种存世多年的家族,门风森严,日常行事,自有内部法度。像李煜白这种大庭广众之下制止父亲行为的举动,无异于大逆不道。
  果然李儒林面色一变,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
  他内心不无惋惜的叹息,这些年还是过于溺爱煜儿了……
  不过作为一族一家之家主,虽然家中宿老俱在,但他既然能够稳坐家主之位,又岂是只知读圣贤书,没有雷霆手段的傀儡?
  “放肆,怪我这些年对你过于溺爱,导致你如今无法无天,学业不成尚无一官半职在身。如今更是胆大妄为,竟敢当众质疑我的决定了么?”
  李儒林收起恬淡闲适的姿态,一改以往勃然大怒,声色俱厉的呵斥李煜白。
  “孩儿不敢!”
  “那就给我退下!”
  一见父亲发怒,李煜白才恍然醒悟,父亲的威严绝不是自己依仗宠爱可以当众制止的理由。
  他这一刻哪还有刚才推杯换盏、意气风发风度,蔫吧吧的活像一只霜打的茄子。
  李儒林一发怒,亭中众人感受最为真切,那一刻他们宛如面对天地之威,惊涛骇浪扑面而来,境界低的更是噔噔退了几步,如果不是他有针对性,仅凭这道气势就无人可挡。
  亭中可能只有一人寸步未退,那就是韩青帝。
  李儒林此举既有教训亲子的打算,也有试探亭中众人的打算。他也想看看当今的青年一代究竟如何,儿子举办的这次群英会他虽然毫不在意,暗中也颇多留意。
  不过一试探他就有些失望,除了面对暴风雨中心的亲子,竟然只有那名不知为何断臂的少年寸步未退。
  李煜白自然不会像表面那么平静,风暴中心的他,面对父亲的大喝,耳畔宛若炸雷爆响,震的他气血翻涌不止,体内独特的浩然正气更是一片紊乱,混乱不休。
  对于韩青帝,李儒林倒是颇为欣赏,这个年轻人很不错,他这一声怒喝暗中加持了修为,远不是他们的境界可以抵挡的。但这名年轻人竟然硬生生用毅力挺了下来,就单凭这份宁死不退的气度,就强过这个逆子。
  韩青帝自然不像表面那样轻松写意,事实上他这一刻都想骂娘了。
  “大叔你教训儿子就算罢了,干啥把我们捎带上啊。”
  虽然内心念头急转,韩青帝却不敢放松大意。
  当李儒林大喝出口时,他就知道遭了。
  那声大喝初始还不显威力,只是声音大了一点罢了。但是当音波源源不断发出时,首先凉亭中的空气兵败如山倒,一退再退,形成了一道波纹水光潋滟。
  而深处其中的他们,犹如波涛汹涌的一条小舟,风雨飘摇。
  就像一道无形的墙撞击他的身上,逼迫着他向后退。但似韩青帝这种执拗偏激的性子,怎么会让他如愿。
  儿时不知多少次被大龄孩子欺负,纵是打不过,他也没有退缩过一次。
  这一次他依然不会选择退,如果每一次遇到困难就退缩一次,那么以后自己还有面对困难得勇气吗?
  不退势必就要承受这堵墙的一次次撞击,不过他凛然不惧,咬紧牙关一步不退。
  哪怕当杨青一退再退,兵败如山倒时,他还是一步不退寸步不让。
  首当其冲,刚开始他还是有些吃力,后来随着一波波的冲击,他体内的灵气率先紊乱了,惊涛骇浪层层不休。
  随着坚持的持久,他的骨骼更是咔咔作响颤抖不止,再坚持下去有断裂的危险,可他还在坚持。
  终于气势一停一顿,韩青帝觉得浑身一松,仿佛压在身上的大山突然被拿起。
  “呼”
  轻松吐出一口浊气,一抹猩红随着这口气从他嘴角流出。
  “终究还是受伤了……这就是强者的实力吗?我竟然连一声大喝都承受不了,我终究还是太弱了。”
  在韩青帝暗暗感慨实力低微时,李儒林收回了气势,场中恢复正常。
  这一刻好多人看着李儒林脸色变了。
  任谁也没想到这看起来温文尔雅的李家家主,实力竟然如此强悍,简直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扫了一眼场中众人得反应,李儒林呵呵一笑:“诸位失礼了,犬子逾矩,老夫小小惩戒希望诸位不要介怀!”
  “李家主客气了!”众人和颜悦色抱拳一拜。
  “煜儿代我送客,老夫有要事与韩公子相商!”
  李煜白这会比儿子还儿子,规规矩矩的恭声称是。
  很快凉亭内只剩下了韩青帝、杨青、李儒林、李煜白四人,就连两名书童都被李儒林遣退。
  这期间韩青帝一直袖手旁观,他也想看看这李儒林到底搞什么名堂,杨青自然和他一起面对这一切。
  待到两名书童最后退下,李儒林突然向后退了两步面向韩青帝躬身一拜:“韩大儒,李儒林这厢有礼了!”
  李煜白见此骇然失色:“父亲你这是?”
  韩青帝虽然吃惊他竟然知道这个称呼,还礼上不愿落人口实,几乎是李儒林一施礼他就立刻回礼。
  “李家主客气了,些许俗名,现今我已转投道门,做不得真,做不真。”
  李煜白惊骇莫名,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杨青不是儒门子弟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可是根红苗正。
  怎么,眼前这可能比自己还年轻几岁的龙虎仙门弟子竟然还是一名大儒?
  何谓大儒:通则一天下,穷则独立贵名,天不能死,地不能埋,桀跖之世不能污,非大儒莫之能立。
  浅显点来说就是非学问做到极致,非学富五车,非饱读诗书,非满腹经纶等不可为大儒。
  韩青帝才多少岁,除去修道的岁月,他究竟是几岁获得大儒?
  李煜白瞬间炸了看着韩青帝就像看怪物一样,他好像突然有些明白父亲说的文山书海有主为何意了。
  “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如此年轻的大儒,怪不得近几日文山书海抖动不停,原来是小友到此。”
  李儒林的神色就像看到最得意的晚辈子弟一样感慨万千。
  诗仙一脉虽然偏安一隅,但儒门与九洲朝堂的一切一直在关注。
  他也是无意中从一名老友口中得知了九洲出现了一名叫做韩青帝的洛阳人士大儒。这次群英会得到下人禀报,席上出现了一名大出风头的龙虎仙门弟子韩青帝。这才把这位不问世事的李家家主引来,虽然韩青帝转而修道,但身上那股若隐若无的饱读诗书浩然正气却是正统无比。结合近日文山书海的异动,他知道这件宝物的新主人出现了。
  文山书海是李家的获得的一件至宝,但至今无人可以使其认主,双方有君子协定,待到新主人出现时,就是其离开李家时。
  这件事非李家嫡系不可知,儒门子弟靠近文山书海修行事半功倍,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至宝。这才是李煜白一听文山书海大惊失色的原因,实在是这件宝物对李家的作用太大了。
  感受着袖口内因为韩青帝出现而剧烈跳动的文山书海,李儒林会心一笑。
  “李家主无须客气,晚辈如今只是一名修道弟子,失礼了。”
  韩青帝倒是表现的很平淡,且不说儒道同修他从未想过,就是可以,他也不会如此选择。况且据他所知,同修者的下场通常都不好,根本没有这样的法门功法。
  他如今是一名地地道道的修道者,书他会继续看,其他的没想过。
  “既然如此,文山书海就去吧,也是你的机缘,今日老夫就送小友一桩造化,去。”
  不见李儒林如何动作,只见他轻轻一甩袖子,一道金光就一闪而逝。
  “嗖……”
  嗖一声一个泛着金光类似书籍的物体就把韩青帝笼罩。
  “韩师弟?”
  “杨姑娘不要惊慌,这是文山书海,能不能认主就看韩小友的造化了!”
  杨青这才放下心来,想来龙虎仙门的正统弟子,隐世家族再底蕴深厚也不敢光天化日之下害人。
  “爹……”
  “住口,今后给我禁足在家好好研读文章……”
  PS:偷懒了几天,今天恢复存更。无论任何样式对青帝的支持,我都感激不尽,新人上路,请多指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