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图穷匕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雨花斋依山傍水,结茅筑圃,实乃一处天地形胜之地。
  一处别苑之中,芳草点缀其间郁郁葱葱,灵气盎然之间,一间装饰书香气息浓厚的屋子坐落其中。
  不愧是书香门第,李煜白深受家学渊源影响,别苑建造的颇具古学之风。
  大殿中李儒林端坐左首笑声爽朗,韩青帝坐于右首神态恭敬,这次能够修为突破,获得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全凭李家慷慨相助。
  “韩小友大可不必拘礼,你既然能够获得文山书海的认可,是你自己的缘法,该是你的机缘。此物汇聚天下文脉,凝聚浩然正气,汇聚诸子百家,对你有大裨益,你须善待它,好生研习。也是我李家与其无缘,荣获多年始终难以使其认主,顶多是修炼之间有些裨益。今日缘尽,我辈读书人当转承启合、承前启下,有送人一程的美德。就当和小友结个善缘了,我对相面偶有心得,观小友仪表堂堂,虽命运多舛,但实为超凡异庸之相,来日成仙得道不在话下,还望看在今日之缘法上,今后对李家照拂一二。”
  李儒林的语气中对李家不能获得文山书海认可充满遗憾惋惜,但他毕竟是气节高风亮节的读书人,虽遗憾却无怨,实乃当世之硕儒。
  这一点正是韩青帝佩服的地方,拿的起放的下,当仁不让。
  对于李儒林的批命之说他不置可否,在他眼中从不信这些,我命由我不由天一直是他的信条。不过对于李儒林的好心他深表感激。
  “李家主说笑了,晚辈感激不尽。承蒙吉言,来日如果青帝有几分成就,定不忘今日李家赠宝之恩。”
  李儒林微微额首,对于年轻人的承诺他非常满意,但他也是从年轻过来的,估计年轻人多半不信他的批命之说。他年轻时何尝不是如此,心比天高?要不是后来经历的一些事情,他也断然不信这命运之说。
  我辈修士登高直上,当有俯瞻天上地下之勇,只是有时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却不是这些少不更事的少年人能够知晓的罢了。
  同位年轻人和杨青一起坐于下首的李煜白,如何看不出韩青帝对父亲批命的不以为然。只有他知道父亲批命有多准,整个李家因为父亲这项特长整体底蕴增加了三成。
  关于批命的传承,据说还是父亲年幼时一次外出游学,无意中捡到一本经纬堪舆的书籍,多年钻研下来无往不利。
  栾树郡不知多少达官显贵慕名而来,父亲都不为所动。
  江湖传闻父亲更是有一次为飞升境老怪批命,趋吉避凶,正是这一次让李儒林名声大振。
  后来父亲声称泄露天机太多,已经将近十年不在相面,今天为韩青帝破例已经足够让他吃惊了,可见李儒林对韩青帝的看重。
  但这个不识好歹的玩意,竟然不信?
  谁都没注意到下首的李煜白望着韩青帝,突然眼中泛出了一抹森寒的幽光。
  对于韩青帝,李煜白突然非常嫉妒,他甚至怀疑到底他是李儒林的儿子,还是韩青帝是。
  文山书海这件称得上儒门至宝的宝物,虽然一直未认李家为主,但在李家这么多年,早已是李家的一份子,至少他心中这么认为。
  况且他有今天的修为与在文山书海修行密不可分,现今父亲不但把他送人,还让他禁足在家,李煜白一颗心的天平彻底倾覆。
  所以当他不阴不阳说出口的话就见怪不怪了。
  “呦,韩兄真是好福缘,先恭喜了啊,一定要保护好啊,现如今的世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还是不得不防啊。”
  李煜白特意咬牙切齿把一定要保护好说出来,仿佛意有所指。
  但这时意气风发的韩青帝闻言不疑有他,抱拳称是:“李兄所言极是,我会注意的。”
  拜谢了李儒林之后,韩青帝颇为歉意的说道:“前辈今日大恩青帝铭记在心,师门还有事,我们就不叨扰了!”
  杨青紧随韩青帝之后起身施施然施了一个万福。
  李儒林极力挽留,奈何韩青帝去意已决,唯有颇为遗憾的说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强留小友了,有时间到李府做客,我还有几本儒门典籍想和小友研讨。”
  “好说,好说,晚辈告辞!”
  “我送送你们。”
  雨花斋大门口,引领韩青帝一行到来的管事恭立在一侧,李儒林一直把韩青帝与杨青送到门口,寒暄了半天,这才各自分开渐行渐远。
  栾树郡城外,韩青帝与杨青漫步在官道上,一些早起入城售卖乡间土特产的乡民与他们擦肩而过。
  这次他们着急回宗门,是一年一度的宗门大比要开始了,每年宗门大比不仅吸引了宗门弟子参加,就是同位修道门派的蜀山派等也会前来观礼。可以说是一个宗门难得的盛会,既可以检验弟子实力,又可以巩固修行成果。
  城门渐行渐远,他们远走越远,这次他们没选择乘坐传送门,因为栾树郡到东京城并不算很远,所以他们选择步行返回。
  游历让人获益匪浅,不只是当地的风土人情,所见所闻的每一种经历都像韩青帝儿时跟着先生游学时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一路向西,东方的太阳冉冉升起照耀大地,韩青帝与杨青有说有笑不知不觉已经距离栾树郡三十里。
  刘家村在距离栾树郡西三十里的一个山坳里,一个很小的村子,全村不过数十户人家,一村人虽然人少倒也过的其乐融融。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一次山洪让整个村子瞬间消失在洪流中。
  这一日残痕断壁的村庄旧址来了五个不速之客,在一名儒衫青年男子的带领下隐在阴暗处。
  同一日一男一女从远处走来进入了这个山坳,当一男一女走进这个山村时,村庄里一个爽朗的笑声突然响起。
  “韩兄久侯多时,废话不多说,两个选择,留下文山书海活,不留死。拿了我李家的宝物就这样走了真的好吗?”
  PS:有书友说我的书节奏太慢,如你所愿,节奏加快。铺垫够多了,请求支持,新人求呵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