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当日城防营大统领丘云的覆灭太过突然,导致他的一群帮闲措不及防。在后来的犁庭扫穴之际,大部分尽数落网,只有地煞帮逃过一劫。
  作为伊阙城与宗门联合行动的主事人之一,陈斌后来自然听说了地煞帮的作为,现今尘埃落定,是到这个势力彻底覆灭的时候了。
  他此番如此说自然存了其他心思,一方面存了考校之心,一个心智成熟的龙虎仙门弟子必须具备杀伐果断的能力。另一方面就是告诉世人,得罪龙虎仙门无论你逃到天涯海角,触之必亡。
  在韩青帝的立场上,这地煞帮也是他早晚要面对的,且不说他因此失去的一只手臂,孙彪与雷凌的慷慨赴死历历在目,血海深仇必须血债血偿。
  陈斌的安排也正是他想的,本来他就准备宗门大比之后再返伊阙城,趁他病要他命。
  相信随着丘云犯罪团伙的覆灭,地煞帮失去了依靠,日子不会好过。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伊阙城我来了。
  韩青帝内心如此想道,他从不标榜自己是个善人,他一直以来只做自己认为对的。
  “陈道长劳烦你把我杨师姐带回宗门,这次我要一人覆灭地煞帮,为宗门师兄弟为伊阙城父老乡亲除去这个祸害。”
  一时不知如何称呼,称呼前辈又是同宗显得生分,所以韩青帝选了一个折中称呼,遵循道门的普通称呼,称了一声道长。
  陈斌对这个小要求不置可否,他根本无所谓,无非多一个人而已。
  不过他还是要看杨青的意思,所以他的视线落在杨青身上,看她如何选择。
  “我不同意,我要和你一起!”
  “不行。”韩青帝斩钉截铁的拒绝道。因为虽然陈斌说的信誓旦旦,但此行是有风险的,地煞帮很有可能临死反扑,他不想杨青跟着冒险。
  “师弟……”杨青委屈的嘟着嘴。
  这次韩青帝没有心软,坚定的摇了摇头。
  最终告别了陈斌,韩青帝独自一人踏上了伊阙城的道路。
  陈斌告诉他地煞帮如今如过街老鼠,躲藏在伊阙城下边一个叫做陆浑镇的地方。
  丘云这个大靠山不在了,他们的日子并不好过,以前的一些仇家纷纷找上门来,剩余的一些帮众在姬长安的带领下东躲西藏。
  伊阙城经过此事进行了一番大清洗,当今人皇更是亲自委派了一名新的大统领到任。跟随丘云作威作福的一些老部下,问斩的问斩、下狱的下狱,伊阙城城主深谙此道,斩草务必除尽,谁也不想春风吹又生。
  丘云覆灭的消息传出,最高兴的莫过于普通百姓。与此同时印发着丘云罪状的檄文也贴遍了九洲各大城池。
  因为丘云这个级别的将领还是近些年覆灭的第一位,没有死在与莽族的决战上,死在了嚣张跋扈目无法纪上,迅速引起了九洲轰动,一场声势浩大的自纠自查在九洲如火如荼的展开。
  这次返回伊阙城,韩青帝没有选择借道栾树郡,而是绕远到达栾树郡的上城朝歌城乘坐传送门直接到达伊阙城。
  与李煜白的冲突历历在目,他现在毫无心情,所以宁肯绕远走了一趟朝歌城。
  “朝歌夜弦五十里,八百诸侯朝灵山。”这首诗生动了说明了朝歌的繁荣富强之处,作为豫洲的十大古城之一,朝歌城早已不复上古的荣光,但它的历史底蕴与磅礴并未减弱丝毫。
  不过这次韩青帝无暇他顾,如果是以往按照他的脾性定要游走一番,这次入城以来交了一笔乘坐费用之后,一阵光芒闪烁他的身影就离开了朝歌城。
  不知陈斌是怎么安排的,伊阙城传送门处,当光芒闪烁韩青帝的身影出现在伊阙城时,一名精神抖擞的年轻人就迎了上来。
  “敢问可是韩公子,在下奉我家大统领之命在此恭候,特奉上陆浑镇地煞帮余孽藏身之所地图一份,还请笑纳。我家大人说了,韩公子闲暇时可到巡捕房一坐。”
  “大统领?”
  韩青帝刚从传送门走出就遇到这么一人,固有此一问。
  “是这样的,覆灭丘云一帮团伙之后,我家副统领已胜任大统领一职,掌管伊阙城司法一事。”年轻人看出韩青帝的疑惑,慌忙解释道。
  “哦,原来是轩辕湖统领,代我谢过大人,祝他仕途顺遂。”
  “代大人谢过韩公子,如果无事属下告退。”
  “多谢。”
  在韩青帝手中的是一张羊肉卷模样的地图,弯弯曲曲勾勒出地煞帮一众藏身之所。
  翻开折叠起的地图,一股羊骚味扑面而来,熟记所有路线之后,一对折放入怀中,韩青帝迈步向城外走去。
  按照地图所著,地煞帮余孽藏身之地颇为隐秘,在陆浑镇一个水库下方的密林里落草为寇。
  韩青帝并没着急,陆浑镇在城外十里处,整个小镇在一片丘陵之中,四面环山,经过一个人工开凿的大石桥即可进入陆浑镇。
  谨慎起见,他准备黑夜潜入给敌人致命一击,正所谓月黑风高杀人夜,对于这帮心狠手辣不知残害多少百姓的杂碎他不会心慈手软。
  为了贴合黑夜的环境,韩青帝特意准备了一套夜行服,配上黑夜悄悄临近陆浑镇。
  当夜幕降临时韩青帝穿过一座宏伟的石桥走入了陆浑镇。
  陆浑镇一个水库下方的密林里近日来了十位不速之客,这群人白天隐藏在密林中,夜晚杀出,对附近百姓烧杀抢无恶不作,让附近百姓苦不堪言。
  据传当地乡绅已上报郡府,不日就要发兵剿灭恶寇。
  今天这群穷凶极恶的匪徒并未外出劫掠,而是在一座简易的木屋前团团围坐,围着篝火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一名被称做帮主的男子更是抱着一名花季少女,左手伸进少女胸前一阵揉捏,嘴中发出阵阵淫笑。
  少女稍有不从就是拳脚相向,不一会就被打的鼻青脸肿。少女敢怒不敢言,浑身瑟瑟发抖,死死压抑着哭声。
  “哭什么,能让我们姬帮主宠幸是你的荣幸,以后我们都是你男人,省的你欲求不满。”
  听闻此言少女颤抖的更加厉害,抽泣的更加厉害。
  “呜呜,我想回家……”
  这群看起来就不像善茬的男子对少女的抽泣无动于衷,对她上下其手,不亦乐乎。
  距此不远的一处草堆里,韩青帝隐蔽在黑暗中,与黑暗融为一体,亲眼目睹姬长安一群人施暴,眼睛血红。
  “老子杀了你们这群杂碎。”
  不用说少女又是被他们抢来的,地煞帮这群杂碎躲在此处还在为非作歹,韩青帝不准备等了立刻出手。
  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出现在他手中,他伏下身子收敛所有气息出其不意的向着木屋匍匐而去。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PS:无论任何形式对青帝大人的支持我都感激不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