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做你媳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碧水荡波,绿叶沙沙,微风习习,长夜寂静,在一个不知名的水库下方一处密林里,其中一间灯火通明的木屋里,一个独臂年轻人背向一名赤身裸体的少女,难过无声。
  你长眠,我长念,有些人终究是见了最后一面,再也不会归来。
  遍地的血腥味也掩盖不了伤心难过的情绪,有时活着的人也只能做到这些聊以慰藉。
  韩青帝的身后停顿了好一会,才响起了窸窸窣窣的穿衣声,显然事发突然少女好一会才反应了过来。
  没有劫后重生的喜悦感,只有死死压抑的抽泣声,遭逢大变只有二八年华的少女情绪上波动起伏不定。
  韩青帝耐心的等待少女穿衣期间没有不耐和催促,他反而一脸的悲天悯人,轻轻一叹。
  “又是一个苦命人,幸好来的及时,不然如果少女惨遭毒手我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身后还是毫无动静,渐渐地韩青帝觉得有些不对劲,遂轻轻出声道:“姑娘你收拾好了吗?”
  没有动静。
  “我可以转过来了吗?”
  还是毫无动静。
  突然韩青帝猛然想到什么,难不成……他不敢往下想了,因为他想起一个女人贞洁对于她们意味着什么。
  他不在顾忌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果断转身毫不拖泥带水。但映入他眼帘的是早已穿戴整齐的少女,一身朴素的碎花裙穿在她的身上皱巴巴的,可见没少遭受姬长安那个畜生揉虐。
  她就那样平静的横躺在杂乱无章的木床上双眼无神,一行清泪顺着她的眼角淌湿了衣襟。她就像随风摇摆的一株小草,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楚楚可怜。
  佼好的容颜密布青痕,紫一块青一块望之令人触目惊心,看着这样绝望的少女,韩青帝欲言又止,不知如何启齿。
  虽然因为他来的及时悲剧并未发生,但之前少女承受蹂躏显然超出了她这个年龄承受的范围。也不知姬长安一伙是如何把她掳掠而来,让其沦落到如此境地。
  这一刻他才意识到秩序的重要性,不加节制的力量或者罪恶,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滔天大祸。
  普通人在滔滔大势之中,个人的力量实在太渺小了,亦或者屈辱的接受,亦或者奋起反抗?
  力量,只有绝对的力量,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掌握强大的力量,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甚至掌握他人的命运。
  随着时间的推移,韩青帝发现他对力量的渴求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为了修炼他可以昼夜不休,不知疲倦。这一切都是为了力量提升那种自己掌握一切的满足感,而这不足为外人道也。
  小到平民百姓、贩夫走卒,上到帝王将相仙神,掌握自己的命运,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为的不就是当需要做出命运抉择时,不至于认命吗?所以我们要抗争到底。
  “姑娘?”韩青帝试探着接近少女,他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状况,也不知如何安慰少女,他只是想靠近少女告诉她安全了,不要怕。
  “你别过来!”
  但是韩青帝这一动,少女反应激烈,惊恐的向后一缩,仿佛他就是洪水猛兽一样,令人害怕。
  韩青帝见此不由内心一痛,他知道这是少女的应激反应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导致的,她一定是情绪不稳定把他也当做坏人了。
  “不要怕,哥哥不是坏人,我是来救你的。”韩青帝柔声的解释道。
  半蹲在地上的少年同情的轻抚少女的后背,动作舒缓,担心一丁点的大动作再次吓到躲过一劫的少女。
  慢慢的少女双眼恢复了聚焦,光彩一点点浮现,一层水雾弥漫在眼眸里,我见犹怜。
  “好了都过去了,哥哥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受欺负。”
  “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哥哥可厉害了,有哥哥在谁也不敢欺负你。你看刚才那个人不是被哥哥收拾了吗!”
  少女怯怯的向姬长安倒地的地方看了一眼,身子又是情不自禁的一抖,显然那个畜生让她记忆犹新。
  “哇哇哇……”
  韩青帝身子蓦然一僵,少女突然抱着他痛哭起来,哭声凄厉,仿佛要被最近所受的委屈宣泄一空。
  “哭出来就好了,哭吧。”
  这次他没有规劝,他知道长时间的小心翼翼压抑,少女需要一个情绪的宣泄口。
  不一会韩青帝的胸前就湿了一大片,他一只手轻轻的拍打着少女的后背以示宽慰。
  哭泣了一会,少女突然停了下来,抬起头天真的说:“哥哥我该怎么报答你才好呢?”
  韩青帝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回道:“不用的,哥哥不需要报答。待会我送你回家之后我就要走了,我还有事情要办。”
  少女的脸色突然就阴转多云泫然欲泣道:“你嫌弃我,我还是清白的,你看光我的身子,你不要我,我也没脸见人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突发的变故让韩青帝方寸大乱,连连摆手:“没没没,我没有嫌弃姑娘,我是真的不需要报答。至于你说的其他问题,当时情况危急,如果冒犯了姑娘,我自会赔罪。”
  听完韩青帝的回答,少女哭的更伤心了。在这个从一而终,贞节比命重要的年代,摸了一下手动辄以身相许的比比皆是,理解归理解,韩青帝却不能接受。
  不过箭在弦上,饶是韩青帝饱读诗书也只能先对付过眼前再说,要不然少女寻死觅活一直哭泣也不是个办法。
  “其他的以后再说,现在最要紧的是先把你伤养好再说。”
  看到韩青帝松口态度没那么坚决,少女慢慢的停止了哭泣。
  经过交谈韩青帝得知少女是陆浑镇人士,那日她一人进山采蘑菇偶遇地煞帮一群人被掳掠至此,这几日苦不堪言。
  对于这几日的经历少女不愿多言,韩青帝也没有多问。眼下少女有伤在身,韩青帝取出丹药给少女服用,伤势朝着好的方面发展。
  晨曦时分一缕通红由东方升起,少女的伤势也好的七七八八了,韩青帝搀扶起少女向着陆浑镇走去。
  陆浑镇只是一个九洲再普通不过的小镇,韩青帝与少女到来时,只有几户店家哈欠连天的打开了门。
  少女家在小镇的东边,韩青帝送佛送到西一路送到了家门口。
  “姑娘既然你已安全,贫道还有要事,就此别过,请回吧!”
  少女家门前的拐角处韩青帝曲指稽首与少女告别。
  经过一夜的治疗,少女的气色恢复的不错,白嫩的瓜子脸上红扑扑的,不过这会她凝视着韩青帝眼眶打转、泫然欲泣。
  “此次一别,今后我该如何寻你?”
  似是知道韩青帝去意已决,少女折中的有此一问。
  “韩青帝别忘了我要做你媳妇,我叫王梓仙。”
  少女好像鼓足了很大勇气羞涩的说完这句话莲步轻移的跑开了。
  “若有事可到东京城外龙虎山寻我……”
  PS:无论任何形式对青帝大人的支持我都感激不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