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宗门嘉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龙虎仙门议事堂,作为宗门中枢所在,日常宗门事务尽数在此完成了部署和安排。
  如今的龙虎仙门经过改革之后可以说极为混乱,打破了以往的惯例秩序,运转还在磨合阶段,但不显乱象,反而乱中有序。
  作为一宗之主,玉虚道长改革的目的自然不可能如此肤浅,打破旧有修行秩序只是其一,更加深远的思虑当然是为了应对接下来的变局。
  上千上万年的发展,特别是除了蜀山派之后的目无余子,整个宗门的氛围早已经变了。各种关系错综复杂,弟子间的目中无人骄奢之气,更遑论修行之气的潜移默化改变。这一切玉虚道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宗门变了。
  因为没有压力,又背靠大树,修行变的不纯粹了。宗门缺少了一种奋发向上的氛围,虽说大道争先清静无为,但当你内心缺失了那份大道我先知的自信,衰落在朝夕之间。
  现今的混乱打破常规只是阵痛,等到所有的一切迈上正轨,必将焕发勃勃生机。他要带领宗门步上先辈们的荣光,不只要守江山,还要开辟新疆域,带领宗门奔向更高的辉煌。
  目视着宗门的蒸蒸日上,每个人为了获取修行资源,调动一切积极性,整体实力提升了一大截,玉虚宗主收回了目光,内心触动很深。
  “这一步显然走对了?”
  议事堂创派祖师张天师塑像仙风道骨置于正殿,玉虚道长恰好此时收回俯瞻整个宗门的目光,他凝神望着祖师的庞大塑像自言自语的问出这一句疑问句。
  “自然走对了,宗主我可是发现了好多好苗子,你看现在宗门的气氛,与往日不可同日而语。”
  议事堂大殿里玉虚道长身穿一套湛蓝的道袍溜光水滑,素描于后背的八卦图案滴溜溜旋转,一眼望去就像一个漩涡可以吸噬目光。
  此时他就平平静静的站立在张天师塑像下首,看起来朴实无华,但任谁都不敢小觑他作为一宗之主的道法高深。
  从刘家村返回宗门的龙虎仙门鱼跃境陈斌此时就恭敬的站在他的身旁。
  陈斌对于宗门改革是大力支持,对于宗门近些年的变化他看在眼里,不得不承认随着宗门的稳固上升有些人内心膨胀了,什么鸡鸣狗盗之事都出来了。
  眼下宗主看出了问题症结所在,以几乎猛药去疴之势雷霆推动宗门改革,不异于断臂求生,如今来看这一步不仅走对了,并且可以称之为一步秒棋。
  当初要不是他云游在外,宗门内这群老顽固定然逃脱不了他的一顿吐沫星子。
  回归宗门的陈斌难得换了一身白色道袍,如雪一样的道袍穿在身上彰显的整个人气度就是与宗主相比也不遑多让。
  这会他虽然神态恭敬,指点江山的大手却出卖了他,一只手伸向空气,大有把整个龙虎仙门覆盖的架势。
  玉虚道长倒是对陈斌说的话不置可否,眼下改革初见成效,具体施行还需要经过多番磨合调整。涉及整个宗主动辄将近的百万的弟子门生,牵扯甚广,远不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看起来那样简单。
  说一句牵一发动全身毫不为过,作为一宗之主他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样乐观。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交给时间,他在一旁查漏补缺。
  “哦,你最近才返回竟然就发现了可造之材,不知究竟是什么样的弟子竟然能入你的眼?”
  玉虚道长也非常好奇,他可知道这陈斌心高气傲,本身就是修行天才,在宗门中除了他这个宗主和一些宗门宿老,其他人他一向不放在眼里。现在竟然有弟子能让陈斌也觉得不错,显然是真心不错。
  “宗主也知道我这次全权负责伊阙城事宜,期间任务阁发布了捉拿蛇妖的任务,正好被几名小辈接了,虽然非常不幸的牺牲了几个,但其中一名叫做韩青帝的弟子却是让我印象深刻。这次能够完整覆灭丘云获取灵脉,这几名弟子功不可没。要不是韩青帝给出的坐标,此行怕是没有那么顺利。”
  “你说的是韩青帝?”
  “对啊。”
  陈斌疑惑的看着宗主,脸上表情写满了诧异。怎么,这宗主还认识这韩青帝不成?
  “那就难怪了,这名弟子我还是有所了解的,修行天赋不错,心性更是难能可贵。”
  听完此言,陈斌内心一动,简单是惊讶的无以复加。日理万机的宗主竟然认识一个新入门的弟子?
  “你这么说他功劳还真不小,是该好好奖励一下,赏罚分明也是我宗的新特色嘛。”
  玉虚道长笑呵呵的,仿佛非常欣赏这个韩青帝,陈斌看着他的脸都有点怀疑这个韩青帝是不是宗主的私生子了。
  “你那是什么眼神啊,我声明啊我纯粹只是欣赏后辈啊,你也替我想想,给些什么嘉奖。此行我也听说了这孩子损失了一只手臂,呵护晚辈可是我们这些老家伙的责任。”
  “这小家伙可心高气傲的很,比我当年还傲气,我说帮他治好手臂,他说要等修为高了自己来,宗主你说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自信吗?”
  “哈哈,好。就该有此心气,这才像龙虎仙门的弟子。”
  玉虚道长听完突然开怀大笑,笑声爽朗在大殿中回荡,一些在大殿其他角落轮值的宗门长老蓦然停下了手头的事情,都是疑惑的看向这个方向。
  “这宗主今天是咋了?”
  “这孩子回来了吧,你帮我想下嘉奖给他什么,对了和他一起幸存的女娃也要嘉奖,我们不能厚此薄彼,一视同仁,目前还是多观察为主。”
  “宗主所言极是,宗门大比在即不如送他一些身法秘籍,这次见面我觉得那小子的身法有所欠缺。”
  “好,就依你,此事你去操作吧。”
  玉虚道长说完就欲离开,迈开脚步头也不回。
  “哎哎哎,宗主你别走啊,秘籍还没给我呢?”
  老远传来玉虚道长的话:“你作为宗门长辈就不能慷慨解囊把自己的珍藏送给晚辈。”
  陈斌:“……”
  “不带这样玩的,赔了夫人又折兵啊,亏本买卖。”
  接下来大殿中就传来了陈斌蕴含无穷憋屈的哀嚎声。
  一间大殿中玉虚道长刚刚站定就嘿嘿一笑:“让你也出出血,要不然以为我管理宗门容易呢,家大业大吃喝拉撒不节省一点怎么行呢?”
  送完王梓仙回归宗门的韩青帝哪里也没去,宗门大比在即,就连杨青都闭门不出试图突破脱尘境。他自然不甘落后天天躲在道观里钻研道法。
  这一天的午后,韩青帝的小道观来了一名弟子,姗姗来迟的送来一卷叫做《凌云步》的秘籍,说是斩妖除魔的宗门嘉奖。
  PS:无论任何形式对青帝大人的支持我都感激不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