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小莲花峰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武当山疾风骤雪,雪花哗哗而下,积雪深达一指,小莲花峰上,这名还不到四十岁以往声名不显屈居外门的韩姓新天师,一显露天下,就以武当掌教之尊接过了那柄象征门派信物的仙阶拂尘。
  漫天飞雪中,武当上下一声声同贺新掌教接任如雷贯耳。
  “参见韩掌教。”
  “参加韩掌教。”
  “参见韩掌教。”
  “……”
  风雪中影影绰绰一个个身影激动无比,站满虚空,整个武当从未如此直抒心意,在这方天地千年以来终于以第一之姿先行一步飞升仙界。
  那个成年以来一直寡言寡语的新掌教,这一刻豪气顿生,好像无数个日夜的辛勤修炼只为这施展抱负的这一刻。
  他振臂一挥,手中拂尘根根分明,向前一扫,仿佛要震荡开积压在武当身上千年以来的郁气。
  于今日执掌道门一宗的韩长生无悲无喜,在他眼中此刻只有那从少女时一直陪伴为他生儿育女的王霞一人而已。
  王霞这些年在武当山上安之若素,相夫教女之余,与丈夫游走山水,常常流连忘返。有了女儿韩瑞之后,她依然与以往如出一辙。在外人眼中充满神秘色彩的夫妇二人,就像突然横空出世的一样,好像一瞬间就从外门不露声色的拜在了武当前任掌教李秋水师兄门下。然后突然间有一天就超然的出现在武当众人眼中,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时间,破境如同喝水吃饭一般,寄情山水,当武当上下恍然注意这对伉俪时。这对伉俪已经成长到远远把众人甩在身后的地步,高不可攀,成为了只能仰望的存在。
  可以说韩长生接任武当新任掌教算得上实至名归,武当派内部和谐一片,一丝杂音也无。
  韩长生用自己的实力堵住了所有想看他笑话的人,特别是最后一步在小莲花峰上,更是一步踏足鱼跃境,给了所有人一个惊喜。
  一步入鱼跃境这种壮举,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震慑了所有人的心扉。
  “韩掌教真乃神人也,一步只是一步啊!”纵是那个身影已经携妻女返身山脚下那个仅有茅草屋与篱笆院组成可以姑且称之为洞府的所在,小莲花峰上还是人影幢幢没从刚才一步的惊艳之中回味过来。
  惊才艳艳,与这样的人同生一世不知是该庆幸还是悲哀?
  这一日韩长生之名举世皆知,天下熙熙攘攘,九洲上下都得知武当派的掌舵人换了。
  与此同时一步入鱼跃的壮举盛传开来,一时之间韩长生之名隐隐约约有盖过千年以来飞升第一人李秋水的趋势。
  武当派时隔千年以后再回千年荣光,重回台前,隐藏的底蕴更是让人津津乐道,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武当派竟然率先有人飞升仙界,这不得不让有心人怀疑。
  小莲花峰一日之间举世皆知,超越了武当主峰天柱峰。如果说以前的小莲花峰是飞升仙界老掌教道场而被人熟知的话,如今却是因为两桩盛事驰名中外。九洲各方势力络绎不绝纷沓而至,各怀心思打着恭贺的幌子在此扎堆。
  堵不如疏,新任掌教深谙此理,与其让人私下喋喋不休牵动风云,不如大开门户,请君入瓮。
  韩长生升任掌教的第一份敕令,既不是昭告天下,也不是像往年一样祷告诸天。而是反其道而行之的发布了一条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不得阻拦各方势力云集小莲花峰。
  在各方势力携风雪而来,齐聚小莲花峰时,我们的新掌教非常童趣的和小女儿韩瑞在寒酸无比的茅草屋饮食起居处堆起了雪人。
  在这个男人眼里好像天大的事也不如陪女儿堆雪人重要,他像一个乡村里忙碌一天的庄稼汉一样农忙之后享受难得的休憩时光,只是他的眼中全是她罢了。那个叫做王霞的妇人,只是和普通妇人一样倚在遮风挡雨的门扉处眉目含笑。只是当她想到一个十四岁独自出门远游至今未归的身影时,轻轻一叹:“四年了……”
  九洲各方势力不管如何各怀心思,表面功夫做的极其到位,人手两份贵重的厚礼,愿祝武当派源远流长。韩长生这方面礼节周到,每个到访的势力亲自接见,双方各自宽勉一番,宾主尽欢。对于各方提及的观摩小莲花峰更是大开方便之门,除了一些隐秘场所,整峰近日尽数对外开放,这让各方对这个新掌教观感好了不少。
  道贺之后各方势力借故在小莲花峰上逗留了几日,明明已经开放,各方却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什么的瞻仰一下老掌教飞升风采,理由各不相同冠冕堂皇,韩长生觉得无趣就由他们去了,只是安排弟子严防死守,不能逾越雷池半步。
  众所周知的原因,千年以前天门已收紧,这次除了风传龙虎仙门张玉虚要飞升仙界之外,武当派李秋水竟然先人一步飞升仙界,不得不让人怀疑。
  当年的九洲修行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何等的快意恩仇,更是有一日百人同时飞升的壮举。
  如今毫无征兆天门洞开,背后有无一些不为人知的算计,不弄清楚总归让人心中惴惴不安。
  往年飞升的先祖越来越少传下话来,结合前几年九洲的徒然大旱,难免不让人心中产生一些其他的联想。
  风雪正浓,小莲花峰上人影幢幢,有人用双脚丈量大地,有人盘坐默默感悟,有人御风九天之上仰望苍穹,也有人冷眼旁观仿佛局外人。众生百态,目的尽同。
  其中两名头戴斗笠一层薄纱遮面气息阴柔看不清性别的黑衣人悬立空中,飞雪不沾衣,每个隐晦探知的势力,一丝气息靠近二人就石沉入海一去不返。
  二人仿佛在找寻什么,隐藏在薄纱后面的双眸一遍遍扫视着天下地下,乐此不疲。
  “可有发现?”一名身形低于另一人的黑衣人刻意压低声音,沙哑的问道,只是哪怕压着嗓子也和公鸡嗓毫无二致。
  “这韩长生的一步入鱼跃衍生出的阴阳鱼好像有些道祖八卦图腾得意味。”
  “哦,竟与道祖功法有所粘连,越来越有意思了。那李秋水这事与那件事可有关?”
  另一人突发的神情凝重,似乎不敢妄下定论,毕竟事关那件事影响深远:“目前还不敢肯定,但他飞升的过于诡异了些,不得不防啊!”
  “嗯,不要放过每层空间,地下再搜寻一遍,不可能不留下蛛丝马迹的。”
  “嗯……”
  长久无声,唯有风雪呼啸。漫山遍野人山人海,显然坐不住的大有人在。
  这场影响深远各怀心思的逗留足足持续了三天,直到第三天才有人含笑致歉而去,显然有所收获。
  擅长经纬堪舆卜卦测算著称于世的李秋水究竟为何如此匆忙的急于飞升仙界?难不成果真如传言得那样只言片语未曾留下?那他何故前几年擅闯司天监莫名其妙的说什么龙气有变?
  无数个未解之谜,随着李秋水的飞升仙界……
  PS:写书不易,全凭热爱,绞尽脑汁,只为呈现不一样的给大家,请求一个小小得支持过分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