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多谢师兄宽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咚……”
  “咚……”
  “咚……”
  三声悠扬的晨钟伴随着缓缓升起的晨曦在这个清晨敲响。
  召集弟子集合的钟声响起,龙虎仙门内破空声更加急促,一道道身影破开云雾疾驰而来。
  本次参加大比弟子之多超乎往届,弟子间赶来广场抽签的方式各不相同。宗门开足马力运转,传送门超负荷运转,黎明时分开始嘎吱响个不停。
  一个个弟子通过不同的方式向着广场聚集而来,日出东方之时广场上已经聚集了十几万弟子。远远望去摩肩接踵人头攒动,白色的道冠在金色阳光的照耀下,阴阳鱼图案鲜活如活
  物,自行旋转,充满玄妙。
  弟子间围绕着此次大比议论不断,最令人心头一热的莫过于惊人的天河修行奖励。每名弟子需求不同,侧重自然不同。
  丰厚奖励之下意味着残酷的竞争力,有心思活泛的弟子就在暗中计算排名。二十万弟子之中进入前一千名的才有机会角逐这一千个名额。其中这一千名弟子还要角逐出甲乙丙丁,更加说明了比赛的残酷性。
  全新的场地,全新的比赛模式,纵使人数众多比赛残酷,但是并没有人退缩。本次参加的弟子大部分是年轻人,年轻人的好胜之心容不得他们退缩。一个个弟子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恨不得立刻冲上擂台名震宗门。
  大比既是检验所学的机会,何尝不是一次名耀宗门的机会。谁不想在如此盛会上一鸣惊人,名震九州。
  要知道像龙虎仙门这等庞然大物,纵是一个普通的宗门内部大比,也暗中牵动整个九洲的心。
  且不说莽族在一旁虎视眈眈,随时需要宗门弟子支援前线。就是九洲皇室的视线也一直未从宗门移开,物色实力之辈充实皇室实力,这也是人皇的殷殷期盼。
  所以这既是一场证明自我的战斗,也是一场宣告世界的比赛。
  宗门召集弟子的钟声已经敲响,在可见的时间中将会有一拨弟子洪流向着广场赶来。
  在广场的中心位置,一拨五人弟子围聚在一起大肆谈论着本次大比的一些规则与注意事项。他们的周边弟子林立水泄不通,许多弟子再一次见证了龙虎仙门的弟子众多。
  当又一拨破空声响起,一个个御风飞行的身影站满了天空黑压压一片,破有点大军压境的感觉。
  每个人英姿飒爽,道袍猎猎作响,或御剑、或腾空好不潇洒。
  这幅和谐壮观的画面彰显的龙虎仙门人才济济,只是其中出现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诸位师兄快让开,我控制不住了。”
  一个急促的声音在这幅和谐壮观的画面中出现的突兀,让人不禁满脑子黑线。
  “这是什么人啊,这么扫兴,别妨碍我领略师兄们的风姿。”一名唇红齿白的弟子反感的嘟囔道,显然这个在空中摇摇晃晃一点也不神仙风度的身影打搅了他领略其他师兄风姿的兴致。
  这个扫兴的声音在空中左冲右突,好像是在权衡利弊到底选择何处下脚。但他很明显高估了他的灵气充盈程度,话音刚落,他的身影就从摇摇欲坠急急坠落广场的人群中。
  这一下躲避不及,一个人瞬间遭了殃,被天空跌落的身影砸的七荤八素一脸懵逼。
  那个从天上几乎是掉落的身影更加惨,整个身子坠落之后,又在地面翻滚了几圈这才就势停了下来。
  “是谁?格老子的,究竟是谁,天杀的?”一个矫健的身影以一个潇洒的鲤鱼打挺翻转起身,七荤八素的脑门现在还嗡嗡的,明明与友人聊的正酣,突降一物砸的他晕头转向,直到如今他还以为被偷袭了。
  “哈哈,哥们你有大福缘,这种事能让你遇上,喏……正主在哪呢!”周围一群人哈哈大笑,这百年难遇的奇葩砸人事竟让这名男子遇到,他们同情之余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指向正主。
  听闻此言男子目眦欲裂,自小自尊心极强的他何曾当众受过如此嘲讽。
  一双充满戾气的眼顺着所指方向看向本次事件的正主。
  “怎么看我软弱可欺,砸谁不好偏偏砸我?”男子气愤的想道。其实这会他已明白的事情根由,定是这罪魁祸首第一次飞行没掌握好方向。但这不是你可以砸我的理由,虽然明白,男子在大庭广众之下受人嘲讽,如何忍得了这口气。
  罪魁祸首自然是我们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飞行的韩青道长。
  第一次户外飞行韩青确实低估了灵气的消耗程度,当然他用一个砸人的试验验证了只能御风半个时辰的真理。
  最后一刻灵气耗尽他才幡然醒悟,可惜来不及了,情急之下才有他那一句不和谐的声音。虽然尽量避免伤人,最终他还是砸到了一名弟子。
  摔落下来韩青只受了一些皮肉伤,筋骨无碍,活动了一番确认无事之后,他站立而起表情讪讪的。
  毕竟这种事他也是第一次遇到,大庭广众之下又是这种场合确实让韩青的脸上火辣辣的。
  对于误伤他人他更是心怀歉意,所以起身之后他诚恳的向被砸男子道歉道:“师兄,实在不好意思,是师弟没有控制好速度,冲撞了师兄,师弟惶恐。师兄没事吧,我这里有颗丹药,劳烦师兄拿去医治?”
  韩青一脸尴尬,这么多人看着,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双手捧着一个青色装有治疗跌打损伤丹药的瓶子歉意的向被砸男子送去。
  浑身乱糟糟的韩青内心苦笑不已,何苦来哉,一场飞行就让你昏了头?
  被砸男子脸色铁青似在权衡利弊,对韩青的歉意不置一词。
  哼……最终被砸男子还是没有发作,一声轻哼,伸手夺过韩青手中的瓷瓶拂袖而去。
  导致他最后没有发作的原因是他看出了这名独臂少年的修为竟然是化虚后期,还是会飞行的化虚后期。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名断臂少年绝对是妖孽中的妖孽。
  他虽然是御风境初期,也不愿因此树敌,大比在即,过早暴露实力,不利于他内心中的谋划。他志在魂丹,因为他要拿这枚魂丹与宗门内一名神魂境高手换取一件关乎他族弟生死之物。
  “再次谢过师兄宽厚!”广场中人声鼎沸,一名独臂少年一揖到底久久没有起身。
  PS:点击也是爱,请求支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