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她为了魂丹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杨青冷哼一声拂袖而去,只留给韩青一个靓丽的倩影,她剧烈起伏呼之欲出高耸说明她的内心极不平静。
  韩青一脸尴尬的收回了欲挽留的手腕,王梓仙不满的朝他挥手阻拦他挽留杨青。然后变脸比翻书还快的以胜利者的姿态轻哼一声回应杨青。
  李寻欢浅浅一笑,戏谑的朝韩青使眼色,那意思仿佛在说你小子可以啊,不声不响招惹了两个如此绝色。
  这一会功夫这条道观外的巷弄形形色色的弟子步履匆匆经过,极个别的弟子才会投来疑惑的目光注视着这两男两女。
  有熟悉王梓仙的弟子更是惊讶的看到这以仙灵体之尊被当今宗主收为亲传弟子的少女竟然紧紧抱着一名独臂男子的手臂。
  看那亲密的模样似乎认识很久的样子,没看到少女胸前的两座隆起的高峰紧紧夹住那名男子的手臂吗。
  这样一幕还是被一些有心的弟子看在眼中,有些人心头萌动,恨不得那双峰之间的手臂是自己的。
  那男子何德何能竟然能让这样的女子看重,着实羡煞旁人。
  王梓仙旁若无人的丝毫不在乎他人眼光,我行我素的紧紧抱着韩青的手臂,在她眼中唯一人而已,关他人何事。
  耽误的这会功夫,晨钟骤响犹如洪钟大吕悠扬远播传遍龙虎仙门,本次大比开始了。
  今日的龙虎仙门庄严肃穆,气氛庄重,大比事关每个人容不得马虎。
  当二十万弟子走出道观,那气势犹如大军压境的排山倒海,卷动漫天风云,龙虎仙门内尘土飞扬。
  杨青负气出走,虽然王梓仙百般不情愿,韩青还是固执的远远的吊在她的身后。
  这个和他历经波折的女子韩青内心对她的情感非常复杂,从初识时的厌恶,到如今的刻意保持距离。
  少年郎的心思百转,不亚于一场高低起伏的峰峦。
  今天的传送门没有一刻停歇,传送走一波又一波人群,轰鸣声都没有断过,消耗的灵石堆积如山。
  小宗门就眼下这传送门都消耗不起,没有深厚的底蕴万万不可能保持运转。
  杨青先行一步,韩青们排好一会队,才从长龙中脱颖而出踏上了去往龙峰的某处擂台。
  一处山峰坐落五十个擂台,擂台众多,不可能走访所有擂台,所以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山顶的道观广场。
  光芒闪烁把一群弟子淹没,空间轮转,时空变化,当一切稳定下来,层层云海呈现在眼前。
  方圆十丈的擂台围的水泄不通,粗略一看怕不是足有上万人,纷杂声充斥其间,喧嚣一片。
  韩青等一露面就被人群冲击的东倒西歪,应是顶峰的超然姿态在哪里,所以这处擂台弟子不少。
  王梓仙哪见过如此阵势小脸煞白,青葱玉指紧紧拉着韩青衣袖,因为用力的缘故关节处刷白。
  李寻欢这会不知被冲击到哪里去了,杨青的身影也消失在人群中,不知所踪。
  韩青只能尽量护着王梓仙娇柔的身躯努力向前靠近,贴心的拍了拍她的香肩示意不用紧张,这都是小场面。
  如果她见过龙虎招启录那天的场面,估计也会发出小巫见大巫的感慨。
  人挤人,见缝插针,过程中难免推搡不断,怒骂声、议论声、点评声,韩青突然有些后悔选择此地了。
  这还是第一天的淘汰赛,想来往下的淘汰激烈程度只会更加愈演愈烈。
  擂台不知以何种材质建造而成,绘有黑白色彩的八卦图案,一层光幕罩住整个擂台,确保比赛中不会因为能量四泄殃及池鱼。
  每个擂台配备了三个资深长老充当裁判,确保比赛过程公平公正,此时三名须发皆白的老道大刀阔斧的坐在上首,平静的注视着下方。
  这样的场面他们一生之中不知经历了多少次,所以此刻还能保持平静的只有他们三人了。
  二十万人要在十天决出胜负,每次出动两人,一天下来就要比赛一千场。每日一千场平均到一百个擂台,那么每个擂台一天也要战上十场。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战到难解难分处,甚至能够战至深夜。
  所以每个擂台的压力可想而知,也不知宗门究竟是如何安排的。
  在喧嚣声中一名长老闲庭信步的走下座位,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就衣袂飘飘的飞掠上台。
  上台之后他先环视一圈,这才信誓旦旦的开口:“同门比斗不允许同门相残,点到即止,大家切记,如若发现谁违规,我等绝不手下留情。”
  “第一局脱尘境大圆满王刚对战脱尘境中期期上官婉儿。”
  “什么实力竟然悬殊这么大,宗门是不是弄错了?”
  这名长老一发话台下一片哗然,知道这次会出现实力不对等的比试,但没想到这么快就出现了。一些弟子一想到自己此后也要面对这样的场面,就内心发怵。
  “干什么,这就害怕了,连越境挑战都不敢如何大道争先?咳咳……想当年你们是没瞧见老道的风采,第一次参加大比跨三境与人征伐,那一战直战到天昏地暗,最后愣是让我直接把对手灵气耗尽取胜。那凄惨的场面,老道如今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峥嵘岁月当如此一往无前。”
  慈眉善目的这名老道寿眉足有十寸,飘扬在眉前愈发显得仙风道骨,或许是触景生情,老道露出追忆的神色,思绪飘远。
  “唉,扯远了,年纪大了恋旧事。双方各自准备吧,对了都给我安静一点,年纪大了受不了这喧闹。”
  当老道的身影飘下擂台,一男一女终于开始登台,这一刻台下静悄悄的,都在凝视着台上的二位,都想看看这实力相差悬殊的二位如何展开战斗。
  山风凛冽,被阵法光幕罩住的擂台波澜不惊。
  王刚人如其名,高大阳刚,浑身上下散发着荷尔蒙的气息,儒雅的道袍穿在他的身上令他不像一名修道者,反而像一名古武修。
  壮硕的身躯横亘在擂台之上,上官婉儿与他相比,纯粹从外形上看二人都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但这个长的娇小温婉秀气的上官婉儿这一刻仿佛没有这方面的自知之明,平静的注视着她面前这个高大的对手。
  “达者为师,师兄请吧。”
  “哈哈,你确定,我一出手你可就没有机会了?”王刚闻言张狂大笑,怀疑这个他一拳就可以打死的娇小师妹是疯了。
  上官婉儿直接无视了王刚,秀眉轻皱,那模样仿佛在说你到底打不打,这无疑激怒了还在张狂大笑的王刚。
  见此王刚也不再废话,既然你不领情,那就手底下见真章。
  他也想看看这上官婉儿是哪来的底气脱尘境中期竟敢对战他脱尘境大圆满,她不知道拳脚无眼硕大的拳头会打断她姣好的容颜吗?
  也不知王刚在道阁选择的是什么功法,他的起手式看起来就势大力沉,宛如使出了尘俗的千斤坠,就势往那一站浓厚的气息就扑面而来。
  台下所有弟子都屏气凝神,终于要开始了吗?
  韩青环护着像寒风中一株小草的王梓仙,凝神注视着上官婉儿的动作。
  因为直到这一刻上官婉儿还是毫无动作,她表现的过于平静,不像是参加实力悬殊的比斗,倒像是花园中赏花的大家闺秀,姿态雍容华贵。
  王刚终于动了,一动就奔若脱兔迅捷无比,台下众人只看到一阵白影闪过。他的身影就消失在原地冲向上官婉儿,手中光芒一闪,一柄散发着森然寒光的长剑就出现在他的手中。
  铮,剑锋震颤,宛若游龙,长剑游离不定,在王刚手中仿佛成了活物,灵巧的撩向上官婉儿的胸口。
  “天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看上官婉儿还是未动丝毫。也不知是被吓傻了,还是真的有恃无恐?”
  一动不动的上官婉儿牵动着所有人的心,如花似玉的姑娘谁也不想她伤在寒冽的长剑之上。
  此刻就连高坐一旁的三名长老心都提在嗓子眼,准备一个不好随时展开营救。
  不过他们的担心无疑是多余的。
  当雪亮的剑光已经映射向这名少女的皎洁脸庞时,那个稳如泰山的身影动了。
  她以一个诡异的仰面后仰躲开这一击之后,柔软的身子又以一个高难度的单手撑地,脚下生风,双脚势大力沉的踢向那个高大的身影。
  王刚内心暗赞一声好快的反应力,手中长剑就势一转改为刺向身下。
  一双纹绣着白莲花的绣花鞋白净无暇,不过双脚之上招招凌厉,每一次的横踢扫堂腿都让王刚手忙脚乱。
  “好……”
  台下叫好不断,一场实力相差悬殊的对战超乎想象的精彩,调动的现场气氛颇为热烈。
  在龙峰之上战的难解难分之时,其他的擂台同样开始了战斗。
  淘汰者失去角逐前一千名的资格,获胜者自动进入下一轮争夺战。等到一轮比试下来,十万人淘汰就该进入下一轮争夺赛了,不过这是十天以后的事情了。
  现在整个龙虎山上下紧张的大比之中,每个擂台周围都盘踞了无数的弟子观摩。才开局已经有弟子彻底的失去了争夺的机会兵败如山倒。有人消沉失意,自然有人以胜利者的姿态站立场中央,收获台下的欢呼。
  在虎峰的山脚处一处擂台上此刻就有一名女子高高举起双手,虽然香汗淋漓,依然笑容满面,她刚刚被长老宣布为此轮获胜者。
  “孙师姐好棒……”
  如此场景不胜枚举,战斗依然在紧张的进行当中。
  龙虎仙门今日晴空万里,万里无云,一轮圆日悬挂在头顶,天气并不炎热,仙家气象打造的昼夜交替四季如春。
  龙峰之上云雾弥漫,每处擂台弥漫在云雾之中,流云与云雾缠绕分不清是云是雾。
  两个身影在云雾之中交手不断,转眼就对战了数十回合,不过他们犹有余力,掌脚对轰不断。
  “这上官婉儿好强的韧性啊,竟然以脱尘境中期得实力与王刚对战了这么久。怪不得刚才她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这场比赛有趣了。我觉得啊现在定论还为时过早,我们且看吧。”
  此时抱此种判断的不在少数,谁能想到这个女子竟然如此刚强?完全是硬碰硬的打法,料想中的碾压根本没有出现,反而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
  四季如春的天气里王刚还是挥汗如雨,这个女子不是一般的生猛,一套腿法被她使唤的淋漓尽致。
  上官婉儿也不轻松,境界的差距远不是她横冲直撞可以抵消的。所以这会她香汗淋漓,体内的灵气有些枯竭,远不如王刚那样游刃有余。
  如果再战下去,等待她的结果只有一个,灵气枯竭兵败垂成。
  不过这次大比她志在必得,并且她还要进入前一千名获取魂丹。她可是没忘记家中那个奄奄一息伤了神魂的母亲还等着她拿魂丹救命。
  她如何能输,纵是拼了性命也在所不惜。
  可是她忘了这是整个宗门年轻一辈的大比,远不是豪情壮志在我胸即可获胜。
  想要进入前一千名太难太难了,境界的差距有时就是一道天堑鸿沟难以跨越。
  虽然宗门有规定对战双方实力不允许超越三阶,但强中自有强中手,每个人机缘不同,谁知有没有隐藏得妖孽同样可以如同她似的跨境攻伐。
  越到后期剩余的弟子只会更加妖孽,没看到强如神魂境的李印也有匹配对手吗?
  以后不只是脱尘境在战斗,甚至年轻一辈中会出现登高境、神魂境、问道境。
  偌大宗门卧虎藏龙,远不是一腔热血就可横冲直撞直达终点的。
  眼下一个王刚她对付起来就颇为吃力,往下她甚至都不敢想了。
  这一刻这个眉心一点朱红的女子愈发觉得无力,就连手中的招式都怠慢了几分。
  深深的无力感充斥己身。
  有时当你拼尽全力,你会发现,自己以为的终点,只不过是别人眼中的起点。无论你如何努力,命运依然捉弄你十分。
  敌疲我进,感受到上官婉儿的身心变化,王刚抓住机会攻伐愈发猛烈。一套剑法挥舞的虎虎生风威力惊人,剑影重重招招罩向他眼前的女子。
  最后一刻被一剑挑翻最终没有逆袭成功跨境攻伐的女子,在飞出的那一刻突然有些伤感,她只是有些遗憾那个常年卧床不起的老妪再也等不到她的魂丹了。
  PS:人生无常,你拼尽全力也不见得会得偿所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