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人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满山遍野的青松翠竹灵气盎然,常年受灵气滋润,长势喜人青翠欲滴。只不过在疾风骤雨般的狂风肆虐中风雨飘摇,像一株孤苦无依的小草随波逐流,何处是归?
  “观道亭”内平静如水,不起波澜,仿佛乱世中的一处乐土,独享太平。
  世间风雨与我无关,我独身事外,为你,千千万万遍。
  亭在狂风怒号,亭内古井无波。
  戴玉宗此刻哪还有胸有成竹、智珠在握的风采,与之前的趾高气昂判若云泥。
  他这会苦苦哀求韩青千万不要将他假公济私假借李印名头搅动风云的事迹流露出去。
  身为兵部尚书之子,又在宗门内一向以爱惜羽毛著称的李印,如果得知了他的所在所为。
  以李印龙虎年轻一辈第一人的风采,想来很多人不介意让他生不如死。
  “哼,我当是什么货色,原来就这种货色还想搅动风云阴害我韩师弟,我看你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
  戴玉宗前后反差巨大的做派,让在一旁冷眼旁观的雷兴隆再也忍不住出声鄙夷。
  韩青身后的王梓仙小脑袋点头如捣蒜,对雷兴隆的点评很是认可。
  这个她率先发现对韩青怀有敌意的年轻人,就连她也颇为不齿他的一番做派。
  在这个一辈子除了为韩青做过一次惊世骇俗壮举的少女眼中,这个男子与青哥哥相比拍马不及。
  韩青虽然并未出言嘲讽前后判若云泥的戴玉宗,但对于这种只知溜须拍马、见风使舵的同门,也耻与为伍。
  这个从他若无其事的表情中,表露无遗。
  如果戴玉宗因为当众出丑一次怀恨在心,能够立足修为、发愤图强,光明正大与他真刀真枪一决高下。他还敬他是条汉子。但这种只会躲藏背后搬弄是非的小人,他还真没放在眼里。
  “我可以不将此事泄露出去,不过要看你所谓的天大秘密,值不值得我守口如瓶?”
  “你放心,觉得物超所值。”戴玉宗激动的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以肯定无比的语气告知韩青绝对值得。
  “哦?”本来权当乐子来听的三人,神色一凝。难不成这戴玉宗手中还真有什么惊天秘密?这勾起了韩青的好奇心。
  “快说,磨磨唧唧的,是不是要我现在就传音给李师兄告知你的所作所为?”雷兴隆催促道。
  戴玉宗却没有急着回答,他先静默观察了一下四周,待到确定真的无其他人在场后,他才鬼头鬼脑的看了一眼韩青,然后才故弄玄虚道:“你们可知李印的修为为何摧枯拉朽吗?你们可知我的修为为何你也突破这么快?”
  “别他娘的卖关子快说。”一看到这戴玉宗还在喋喋不休,雷兴隆暴跳如雷的呵斥道。他甚至都忍不住出手先教训一下这个杂碎,正行刚突破一肚子力气无处使。
  戴玉宗闻言面色一变,可是很快想到自己当下的处境,幽怨的暼了一眼雷兴隆,这才娓娓道来:“众所周知修士修行是水到渠成的,遵循一定的规律。假如不假借外物,修行到神魂境可能需要百年。纵使一些惊才艳艳、天赋异禀之辈,动辄也要数十年。李印这破境如砍瓜切菜,境界壁垒于他如浮云,你们就不觉得怀疑?还有我资质有限,入门快十年了才于最近机缘巧合达到了话语境中期,你们就不好奇?”
  戴玉宗越说越起劲,也不知是故意如此,还是为了调动众人胃口,说话极不爽利,还打上了哑谜。
  渐渐地雷兴隆越来越不耐烦,处于暴走的边缘,几次拳头握紧松开。
  韩青赶紧制止他,真怕他上去给戴玉宗一脚:“雷师兄稍安勿躁,让他说下去,如果不能让我们满意,再修理他不迟。”
  其实戴玉宗还不自知,他的阐述成功的吸引了三人的注意力。
  没看到娇小可爱的少女王梓仙一双莹白的耳朵都竖了起来专心听讲吗?
  是啊,自古至今有历法以来,凡是史册记录在册的修士算起,李印的突破速度过于诡异了些。
  纵是与武当新任掌教韩长生相比也站不住脚,人家是以将近四十岁的年纪达到了鱼跃境,加上以往不显山露水,还可以说是厚积薄发。
  李印这算什么?要知道他的父亲当今兵部尚书,统管天下兵马,深得当今人皇器重,拥有无数得修炼资源,如今才什么境界?才是飞升境而已,李印才多大?还不到三十岁的神魂境,传出去是要引发轩然大波的。修炼奇才也不过如此,当年道祖还不是遍寻名师,这才厚积薄发在一百八十岁得以突破飞升境,飞升仙界。
  且不论宗门怎么看,眼下戴玉宗一提,韩青首先觉得的是不寒而栗。
  以往他顶着年轻一辈第一人得名号,还没有人深思。如今仔细想想,事出反常必有妖。
  韩青三人越来越期待戴玉宗口中这个天大秘密了。
  “说出真正的答案之前,我希望你们要承诺绝不泄露此事,否则那你们就告诉李师兄好了。如果让其他人知道了,那时我也没命了,谁还在乎李师兄的怒火。”
  “你有完没完,老子弄死你。”面对戴玉宗的喋喋不休雷兴隆忍无可忍终于愤而出手。
  “砰”
  戴玉宗的身体就飞出了一米之外,雷兴隆一脚揣在了他的胸口,他的身体向抛物线一样飞了出去。
  “你干什么?”戴玉宗瞬间怒了。
  “我看你还是皮痒。”雷兴隆又准备冲过去,韩青把他拦了下来。就连王梓仙都主动帮忙说话。
  “雷师兄你就不好奇结果吗?”雷兴隆这才停下了冲出去的身体,不过还是恶狠狠的瞪着戴玉宗。
  “我们不说出去就是了,你赶紧说结果吧。”
  戴玉宗起身擦拭了一下嘴角血迹,看了一眼雷兴隆,开口说道:“想必丹成龙虎现这个典故你们都有所听闻,可你们知道宗门为何一直封禁此地画为禁区吗?我也是无意中发现李师兄常常进出那片禁地,然后尾随而至,结果你们猜我发现了什么?我的修为也是那时起慢慢开始突破的。”
  正当雷兴隆又一次厌烦戴玉宗啰里啰嗦,准备呵斥时,惊变突起……
  一道快如闪电的劲气突然冲进亭内钻入滔滔不绝的戴玉宗脑门,然后这个刚才还生龙活虎的身影就气绝身亡,脖子一歪倒地,眉头血流不止。
  PS:单枪匹马你别怕,一腔孤勇又如何,这一路你可以哭,但不能怂。加油码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