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呵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如果现在韩青还不明白的话,他就白读那么多年圣贤书了。
  枯槁男子的态度非常反常,他过来后装模作样的探查了一番,话锋一转口口声声不离韩青。
  韩青现在所思所想更加深远,他甚至怀疑戴玉宗的死亡是不是枯槁男子的左右手。
  戴玉宗所言是否牵扯了枯槁男子,不然他为何上来就急于给韩青定罪。
  残害同门好大的罪名,如果落实了,韩青不死也要脱层皮,他如何能认。
  “这位天师想必就是戒律堂副堂主仇云峰吧,在下隐修一脉单脉传人,家师赵灵儿。”雷兴隆本来一直在冷眼旁观枯槁男子会如何处置此事,但一牵扯到韩青身上,他知道坏了,所以他赶紧报出名号,以期师尊有几分薄面。
  不过他显然低估了仇云峰要置韩青于死地的决心了。因为枯槁男子不咸不淡的说道:“别说赵灵儿前辈,就是宗主亲至,他韩青也要随我回戒律堂配个调查。想必你们不知道我们戒律堂独立超然的地位吧?”
  雷兴隆表情一滞,谁能想到此人竟然如此油盐不进。
  “我要是不呢?”韩青怒气冲冲的道,任谁被刻意针对冤枉,谁也不能淡定。
  “你敢,戒律堂提人谁敢反抗视同叛宗。”
  “我怀疑有黑幕,我要面见宗主。”
  “哼,宗主是你想见就能见的?来人,给我拿下此人,押回戒律堂查个水落石出。”
  “是。”仇云峰话音一落,从亭外立刻冲进两人伸手向韩青抓去。
  坐以待毙可不是韩青的性格,他轻轻两掌就把两人推出了亭外。
  这两人只是化虚初期得修为远远不是韩青的对手,但韩青的出手却惹怒了仇云峰。
  “竖子你好胆?”说着仇云峰站立而起,也不见他有任何动作,只是轻轻向着韩青一挥。
  韩青立刻像风中的落叶一样随风荡,飞落向支撑亭子的石柱,这一挥云淡风轻,看起来毫无威力,却是势大力沉。
  在韩青的感知中犹如天威,避无可避挡无可挡,他只能选择承受。
  “噗……”
  咚一声韩青从石柱上跌落下来,嘴角的血红立刻不要钱似的向外喷射,转瞬就染红了衣衫。
  “我不服,凭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就带我回去调查,你这分明是带有倾向性,你怎么能不经过调查先入为主的坐实我就是凶手?”被鲜血染红的韩青肺都要气炸了,长这么大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忍受这莫须有的屈辱。
  “哼,你说你不是你就不是?现在你扰乱戒律堂执法还必须要跟我们走一趟。”仇云峰内心这一刻快意至极,韩青不动手他当众抓他回去还有些牵强,不过当他动手那一刻起,就是宗主来了也说不出什么问题。
  戒律堂超然物外可不是说说而已,年轻人终究还是太嫩了,一激动就容易犯错。
  现在我看你还怎么说,这下不整死你算我仇云峰善良。
  韩青又怎知他的动手本来就是仇云峰设计好的,正中人家下怀。
  很快被韩青一掌推出亭外的两名戒律堂弟子再次冲入观道亭。
  “啪”
  响亮的耳光声响起,其中一名戒律堂弟子刚才一招落败面子上挂不住,此时韩青失去战斗力,他赶紧将功补过似的甩了韩青一耳光。
  甩完之后他还不罢休,恶狠狠的说道:“小畜生不知死活,戒律堂的人也是你能动的?师弟你也来一下。”
  “哈哈,好啊,正有此意。”另一人骨关节咔咔作响,狞笑着又一耳光甩在了韩青右脸。
  转瞬间两道清晰的手掌印腾起在韩青的脸上,韩青的脸庞高高鼓起肿胀的不成样子。
  仇云峰这期间一直袖手旁观,对于他来说小小的一个化虚境还不值得他大动干戈,自有手下人收拾。
  “啊……”
  一声野兽般的嚎叫从韩青口中发出,他恨欲狂,恨不能活剐了眼前二人,要不是他不能动手的话。
  刚才仇云峰的一挥看起来云淡风轻,其实已经伤了他的五脏六腑,让他失去了站起来的能力。
  “你们这群杂碎,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哦,是嘛?师弟走着?”
  “走着?”
  又一番拳脚相向,韩青已经气若游丝、奄奄一息了。
  “好了,别打死了。我们可是公正执法的戒律堂,别让人误以为我们私设公堂呢。”仇云峰适时开口制止拳打脚踢的两名弟子,两人应声作罢。
  地面上戴玉宗的尸体不知什么时候被仇云峰焚烧了一干二净,一阵风吹过连灰也没剩下。
  可怜的韩青一人躺在地上衣衫已被鲜血染红,虽然他已经奄奄一息。不过还是可以看到他倔强的紧握着双拳,他的眸子血红一片,一滴滴血泪夺眶而出,今日正在上演他的人生中最屈辱得一次。
  一名戒律堂弟子踩在他的后背上,像踩死狗一样踩着这个独臂年轻人,神情冷漠。
  “我求求你们救救他,他快不行了。”仇云峰冷漠的扫了一眼那个让他获得一件玄阶宝物的凄惨身影无动于衷。
  漠视,视生命如草芥的漠视。
  跪在仇云峰面前苦苦哀求的雷兴隆,不是没想过与这群人拼了。
  虽然他与韩青认识的一天不到,但韩青于他有成全之恩。如果他漠视不管,他的内心都不会原谅自己。所以韩青动手时他也果断动手了,不过被亭外赶来的另几名戒律堂弟子死死按住动弹不得。
  眼看着韩青被打的奄奄一息,这个隐修一脉心高气傲、骄傲的面对那个师傅都从未低头的年轻人,这一刻泪流满面,磕头如捣蒜。
  不过换来的只是戒律堂一众的哈哈大笑。
  “这个傻子。”
  至于王梓仙质问过那句话之后,她就偷偷启动了那枚发簪。
  不过被仇云峰料敌先机,率先制止了她的行为。
  仇云峰再自视甚高,那个叫做赵灵儿的老妪他一想起还是会不寒而栗,所以雷兴隆他不敢过为己甚,只是让人控制住不让动手罢了。
  王梓仙这个仙灵体宗主的弟子,他更不敢放肆。其实他早认出了这个少女,不过假装不知罢了。
  控制了这两人之后,为了避免事态扩大,他更是动用了秘法,神不知鬼不觉的消除了二人一些不利于他的记忆。
  很久之后观道亭已经空无一人,一个身影无声无息的进入了亭内。
  那身影直视着韩青残留在地面的一地血迹,发出了一句:“呵呵……”
  PS:开始虐主脚,虐死一个少一个。作者狠起来可以把主脚写死。求支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