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新宿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龙虎仙门的宗门大比进行的如火如荼,好不热闹。转眼时间来到了第六天,这几天五万名弟子无缘决赛,惨遭淘汰,为本届大比增添了无限变局。
  无数平素不起眼的弟子在大比之中脱颖而出,惊掉一地下巴。还有一些呼声很高的弟子,功败垂成名落孙山,让人不忍直视。
  这世界有人高歌猛进,有人籍籍无名,但大比之后注定在宗门内声名鹊起。
  韩青的消失并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他的道观已经有几天没有动静了。
  这几日杨青在大比之中,以一招之差惜败对手,这让志在必得的她黯然神伤了好几天。不过最让她闷闷不乐的是,那个人自那日之后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不见踪影。
  为此她还拉下面子主动前去询问了以往势同水火的王梓仙。但是王梓仙和她拥有一样的苦恼,回复好几日没看到她的青哥哥了。
  这让苦苦压抑才忍受下来委曲求全寻找王梓仙的杨青脸色非常不好看,最后不欢而散、拂袖而去。
  李寻欢这几日颇有些春风得意马蹄疾之势,原来他在第三日大比之中,以压倒实力碾压一名化虚后期的对手,赢得了满堂喝彩。
  这个自从上次回了一趟家,宛如变了一个人的年轻人,最近有些非同一般,拥趸无数。不过都是泛泛之交,他依然安之若素。
  对于韩青他也到道观找过几次,每次都是无疾而终。后来索性没在意过,以为大比在即可能躲起来巩固境界呢。
  雷兴隆最近有些奇怪,自从那日那个便宜师傅老妪郑重其事指出他身上有不对之处后,他就被禁足在密林中。
  他御风坐在大树顶端,目之所及尽是云海,一看就是一天不知疲倦。
  人生在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生活。
  纵是一宗大天师宗主也不能幸免,观礼诸派远道而来,玉虚道长放下所有,整日在山底广场陪同来宾通过镜花水月观看比赛。
  据传诸派,时有点评,对有些人出色弟子评价颇高。
  至于在宗门上层传的沸沸扬扬的弟子被杀之事,也落下了帷幕。
  调查结果也已在小范围公布,凶手竟是一名在宗门上层有些许名头的一名新弟子韩青。
  当然不是没有人提出疑问,这其中就有鱼跃境高手陈斌与当今宗主玉虚道长。
  不过最后被戒律堂飞升境堂主阴阳怪气的一句话挡了回去:“怎么着戒律堂成了诸位的后花园了?”
  诸君最后只能作罢,只不过此事让玉虚道长颇有微词,他不是不知道下面的一些鸡零狗碎,只不过戒律堂又是在他的强力推动下形成的。
  如果过分干涉,又容易引起内部反弹。毕竟偌大的宗门山头林立,当初他改革宗门未尝没有推倒重建的打算。
  上百万之众的修行门派一言九鼎谈何容易,他也不愿太过咄咄逼人,不想让人误以为他搞一言堂。
  不过对于韩青此子竟然是杀害同门的凶手,他还是持怀疑态度的。
  鉴于一时半会又无戒律堂徇私舞弊的证据,所以玉虚道长已安排好一切,暗中调查,查个水落石出。
  戒律堂的对外公布更是非常微妙,说什么韩青此子阻挠执法,公然对抗,并且死不认罪。不过念在你其曾有功宗门,所以死罪难逃活罪难免。经戒律堂内部研究决定,给予废除丹田,永生监禁的惩罚。
  宣布那天私下里宗门中陈斌差点与戒律堂大战起来,他暴跳如雷,对于戒律堂的最终结果很不满意。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此事充满猫腻,不过戒律堂超然在外,一时半会没有证据还真不能说出毛病。
  在宗门中大比进行的越来越激烈之时,在龙虎山脉的边缘位置,出现了两个身影。
  其中一个身影望着面前这个没有多少年岁,却身上威压厚重无比的身影面色凝重。这个让他都忌惮无比的身影,着实是太过年轻了一些。如果不是知道他的一些秘密,大家在同一条船上。连他都要忍不住惊骇莫名,如此年纪如此修为简直是要吓死人。
  “仇堂主此事办的漂亮,我非常满意。希望今后彼此还有合作的机会,喏!此物是答应你的玄阶珍宝。”年轻一点的身影笑容充满自信,仿佛世间能让他在乎的东西几乎没有一样。那种藐视一切的自信,纵是同为男子,年长一点的身影都要忍不住侧目。
  望着年轻男子手中滴溜溜旋转流光溢彩的塔状宝物,年长男子不苟言笑的脸上堆满了笑容。
  他爱不释手的从年轻男子手中接过宝物,激动的喜形于色:“这就是那件塔的仿品?”
  “是的,希望仇堂主喜欢。家父说了非常重视仇堂主的友谊,希望仇堂主一如既往支持九洲。”
  “当然。”正是戒律堂仇云峰的年长男子不容置疑的肯定答道。
  “那就好,不知仇堂主最终把内人发落在何处啊。友情提醒,斩草务必除尽,以免春风吹又生啊。”
  “放心,你猜我把他发落在何处?我把他丢到禁区里面给那位享用去了,正好最近人间闹的沸沸扬扬好久没有供养宿主,它已对我们颇有微词。如此正好一举两得!”
  “你……”年轻男子一听似乎有些气急,不过很快不知他想到了什么,面色一阵变换之后恢复了正常。
  因为他想到以那位残暴的一面,内人进入之后万万没有幸存之理。
  “如此也好,倒省了一桩心事。只是这扫尾工作你最好做的天衣无缝,不然恐起波澜。”
  “放心吧!”
  很快龙虎山脉恢复了平静,只有树叶随风舞动传来的沙沙声。
  在龙虎仙门后山一处被宗门划为禁区,严令弟子不准出入的地方,前几日突然打破了平静。以往人迹罕至杂草丛生的禁地,毫无生命迹象。有些弟子终其一生不见其容,只有一个散发着斑驳气息的三足鼎横放在残痕断壁上,诉说着岁月的哀伤。
  三足鼎非常庞大,矗立在哪里像一座小山一样,鼎身上铭刻着不知名的飞鸟、高山、湖海、鱼虫,还有好多晦涩不明的铭文。
  不过此刻它锈迹斑斑,看起来其貌不扬,竟然隐隐约约还有一股黑气笼罩,不仔细看根本看不真切。
  不知来历,不知过往,谁能想到龙虎仙门的禁地竟然隐藏着这样一件巨物。
  可能只有脱落一地的锈迹,见证着它曾经的辉煌。
  前几日此地发生了一件咄咄怪事,原来是从天上突然抛下了一具人形生物。打破了禁地的平静。后来那个三足鼎内竟然传出了桀桀怪笑:“新宿主吗?老祖有口福喽!”
  PS:你的每一次点击、推荐、收藏、转发、捧场、评论、打卡,都是对原作者最大的支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