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葡萄老祖再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玉虚道长开口同意,倒是让那名龙虎仙门宿老欲言又止。他有心驳斥,但不知突然想到什么,怒气冲冲的扫了一眼宗主,吹胡子瞪眼的拂袖而去。
  “道兄,你看?”
  有求于人,薛道一姿态摆的非常低。为了避免出现变化,他委婉的提醒玉虚道长尽快出发。
  玉虚道长看了一眼薛道一,仿佛做了什么决定,出声道:“也罢,宜早不宜迟,薛兄,我们出发。”
  很快两道风驰电掣的身影就悄无声息的飞离了议事堂,一路上没有惊动任何人,向着龙虎后山禁地飞去。
  一路无话,薛道一是着急解救洛倾城,一身御风功法使的出神入化,转眼就一闪而逝;玉虚道长则不紧不慢,很明显不在状态,一直在思忖着造化炉再次重现世间的应对之策。
  上古时期,造化炉跟随张天师南征北战,威名赫赫,更是绝顶的炼丹仙器。如今重现世间,势必要引起九洲动荡。
  可以说没有此物就没有龙虎仙门的今天,象征意义大于天。
  以往在外界的认知中,造化炉早已跟随张天师飞升仙界。
  现在重新出世,曾经造就天沉地陷的画面,还不重新在九洲回荡。
  这是会动摇九洲势力格局的器物,怕是人皇都不会允许此物再次出现。
  玉虚道长的担忧不无道理,但葡萄老祖的道旨也无法违抗,着实是让他左右为难。
  很快后山禁地在望,对于屹立在世间顶点的他们来说,这点距离眨眼即至。
  禁地作为一宗的秘密所在,薛道一虽贵为一派掌教,此地也是第一次到来。
  荒凉,杂草丛生是薛道一的第一感觉。庞大的后山荒无人烟,在高大的龙虎山面前毫不起眼。但因为是龙虎仙门的禁地,充满了神秘色彩。
  他也非常好奇龙虎仙门的禁地究竟是什么样子,不过眼下来看,虽然杂草丛生笼罩着一层迷雾之外,毫无出奇的地方。
  渐渐地他有些不屑,还以为是什么神秘地方,就这破地方,还多方阻拦?
  要不是顾忌于理不合,他早就独自杀上门来了。
  不过如此嘛。
  不过很快他就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并且战战兢兢的,就像老鼠遇到猫一样。诚惶诚恐的慌忙作揖:“见过葡萄老祖,晚辈薛道一,三千年前曾有幸跟随先祖,目睹过一次老祖风采。老祖千秋万代,更胜往昔,着实令晚辈佩服。呵呵……”
  龙虎禁地入口处一个鹤发童颜身着青衫的青年男子悬空而立,正在似笑非笑的望着御空而来的薛道一。
  眼前此人不是葡萄老祖,还能有谁。虽然多年不见,薛道一还是一眼认出了此人。一个人的容貌可以任意变化,但那份内里的气息却不会变,所以他一眼认出了葡萄老祖。
  回首当年,薛道一还是一名初入蜀山派的新弟子,曾经跟随先祖远远的见过一次葡萄老祖的风采。
  但那一眼却令薛道一,至今难以忘怀。因为那个当年已是飞升境的老祖,竟然在见到葡萄老祖时,浑身止不住的抖动。
  这如何能不让他,记忆犹新。
  这位还活着呢?龙虎仙门竟然隐藏如此之深,这不得不让薛道一重新审视起龙虎仙门的底蕴。
  当今就已功参造化的葡萄老祖,如今该是什么修为,他不敢往下想了。
  亏他曾经还动过独自杀上龙虎禁地的念头,只要有这位在,那与自杀何异?
  “呵呵,是小薛啊,想不到如今你都飞升境了,岁月如苍狗啊,最是耐人寻味。”
  薛道一则毕恭毕敬赔着笑,只是那笑比哭还难看。
  你老人家还记得我这个当年敬陪末席的小人物啊?
  葡萄老祖能够一口说出他的姓,让薛道一受宠若惊。
  当年他只是敬陪末席,不入流的角色。
  “怎么?到我仙门有何贵干呢,想必你那忘忧师祖还在世吧?”
  “托老祖的福,忘忧师祖云游四海,潇洒天下去了。”
  “哼,他倒是好雅兴,也不看看这如今的世道……”
  “罢了罢了,这些糟心事说与你小辈作甚,就让我们这帮老骨头独立承担吧。”
  薛道一眉头一皱,这老头莫不是失心疯了?净说些模棱两可的话?
  着实是葡萄老祖说的晦涩难懂,他这个层次虽然接触了一些东西,但终究有限。所以葡萄老祖的一番话,他虽然心中充满疑惑,似乎抓住了细枝末节,但终究有限。
  况且他一颗心都在洛倾城身上,这会也没空用心仔细聆听。
  看着薛道一渐渐地神色露出不耐,玉虚道长适时走出,打断了葡萄老祖的长篇大论。
  “老祖,薛道友是到禁地中,解救他那心爱的徒儿,如今正好困在我们禁地。”
  “哦,竟有此事。你怎么不早说,早知道就不拉着小薛叙旧了。”
  葡萄老祖像模像样的瞪了一眼玉虚道长,仿佛他果真不知此事似的。
  只有薛道一面色晦涩难明,暗道了一声老狐狸。
  这是赤裸裸的示威,他如何不知。
  不过这却让他更加好奇接下来之行了,也不知龙虎禁地中究竟隐藏着什么。竟连不出世的葡萄老祖都出现了,他现在只希望洛倾城不要出事才好。
  虽不知此举用意何在,也让薛道一内心警惕了许多。
  这些活了无穷岁月老狐狸的算计,有时太过深远,不得不防啊。
  “走吧,玉虚前边带路,让老朽这把老骨头看看,谁敢劫掠远道而来的客人,简直是无法无天。”
  事实上对于这个葡萄老祖,玉虚道长有时也颇为无奈。
  根本不知他的所思所想,简直达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
  例如现在他鹤发童颜的状态,与前几日相比就大相径庭,让人琢磨不透。
  随着深入,长年累月集聚的树叶腐烂味道飘出,使人闻到一阵恶臭。堆积成山的残骸数不胜数,分不清人兽,一股阴森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肌体发冷。
  不过三人都不是普通人,这些被他们自动忽略,一闪而过。
  只有薛道一盯着高低起伏的地面怔怔出神……
  PS:新人多鼓励,少些期待,就少些失望,跟随原生作者一起成长,让我们一起进步。多谢支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