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韩青要的修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倾城,你没事吧?”
  庞大的造化炉旁这个女子柔弱的娇躯显得非常渺小,但依旧毅然决然的刺破心口,凝聚出了十滴心头血。
  当两个青年道士的身影追逐着木剑渐行渐远,她仿佛耗尽了最后的气力,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摔落倒地。
  适时一个关切的声音应声走出,正是脱困而出弱不禁风的韩青。
  现在的韩青浑身毫无真元维持体内正常的运转,因为丹田被破一泄到底的缘故,他的身体素质大不如前,甚至比正常人还要虚弱几分,柔柔弱弱的。
  他面色苍白的比洛倾城犹有过之,不过他还是关心的一只手扶着少女。
  洛倾城扭头看了韩青一眼,苍白的面色透着病态的红晕,干裂的嘴唇虚弱的出声:“我没事,倒是你经此一役,今后需多加锻炼。”
  “你何苦来哉啊倾城?”
  但是少女并未回答韩青,她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目光投向一边激烈交锋的造化炉。
  对于洛倾城来说,且不说天生对造化炉亲近,以她睚眦必报的性格,被黑衣童子围困这么久,不让他付出代价,她意难平。
  所以当玉虚道长说出与师尊的谋划之后,她几乎毫不犹豫的便答应了下来。
  些许心头血,十年寿元又算的了什么?与得到相比,这些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纵使韩青坚决反对,她还是毅然决然投身于此,果敢的令人心疼。
  炼化黑衣童子成为器灵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她又怎会为了自身得失不敢孤注一掷呢?
  韩青也不是优柔寡断之辈,历经这么多事,他如何分不出轻重缓急。对于要杀自己等的黑衣童子,如果实力足够他也不介意让他付出代价。
  他只是有些心疼这个如此决绝的女子,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内心很不是滋味。
  眼下他帮不上忙,只能默默地站立在她的身后给她无声的支持。
  圣灵体不愧是九洲第二大血脉体质,以往韩青了解不多,这次通过那十滴心头血,他初步了解了这种体质的恐怖之处。
  怪不得洛倾城破境如此神速,这是有特殊体质加持所在啊。
  例如被洛倾城一甩,飞向造化炉的十团心头血,色如琥珀,除了旺盛的生机外,看不出非同一般之处。
  但当那血滴一触碰到造化炉的炉体,轰然散开,炉体表面瞬间腾起一层氤氲之色,仿佛被笼罩了一层未知的物质。
  改变就是从此刻开始的,历经千古的造化炉遍历沧桑,岁月痕迹在它身上,几经刻画沉沦,早已留下了无穷的痕迹。
  风吹雨淋之下,岁月之感厚重,但是当圣灵体心头血一浇灌,瞬间变幻莫测。
  炉体表面竟然一瞬间充满了无穷的生机,仿佛枯木逢春柳条抽芽一般焕发无穷生机。
  沉寂无数年的造化炉于今日竟然传来了洪吕大钟声,这是无声的呐喊,仿佛向世人宣告,它再次以无敌之姿重返人间一样。
  这样一幕让人猝不及防,韩青就一脸呆滞的看着洛倾城的完美侧脸,圣灵体竟然威力如此绝伦?
  韩青目瞪口呆,原以为他已经足够了解洛倾城,原来人家的体质竟然如此逆天,自己还一无所知?
  太令人咂舌了,像韩青此刻内心就酸酸的,幽幽的说道:“原来你这么厉害啊……”
  不过洛倾城充耳不闻,炼化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容不得有失,她正聚精会神凝望着面前的动态呢。
  洛倾城不理他,韩青也不尴尬,毕竟男人嘛在心爱女子面前哪有面子可言。
  有了圣灵体心头血的加持,造化炉彻底焕发了生机,炉体烨烨生辉仿佛活物。
  金灿灿的光辉照耀四方,把禁地都映照的光明一片,要不是为了避免造成过大的动静,提早下了结界,怕不是要轰动龙虎仙门。
  活性因子真正被激活了,洛倾城首当其冲感同身受。
  这是因为由她的心头血激活了沉寂的炉体,所以此时她与造化炉有一种玄妙的联系。
  洛倾城也没想到她的圣灵体之血竟然对造化炉有用,怪不得她刚踏足造化炉时,竟然感觉到了它冥冥之中的渴望。
  要不是机缘巧合黑衣童子施展造化拳被她感知到一丝气息,说不定此时她还在莲阁绝世而独立呢。
  高深境界的修士果真高深莫测,冥冥之中对自身命运线有感。
  怪不得黑衣童子冒着得罪蜀山派的风险,誓要击杀与他有成道之争的洛倾城。
  原来他早已算透了造化炉的躁动,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这才痛下杀手提前扼杀这个女子。
  圣灵体之血无疑唤醒了沉睡的炉体,加上龙虎仙门祖师堂仙阶桃木剑在禁地上空沉沉浮浮。
  此时的黑衣童子压力顿增,造化炉内部本就被定住的身躯,这一刻如如潮如浪般向他袭来。
  他真正慌了,惊慌失措的小脸上写满了恐惧,再也不复早先气定神闲。
  两把仙阶兵器镇压一人,这在九洲闻所未闻,如果被人得知黑衣童子足以自傲。
  滚滚浪潮铺天盖地,无穷的能量巨手包覆起造化炉体,黑衣童子矮小的身躯被压制的跪伏在地不能自拔。
  他苍白的小脸上充满了惊恐,冷汗直流,体内的灵气像决堤的洪峰一样宣泄而出,拼命冲击二物的压制。
  他知道眼下再不拼命,一切休矣,但是任他手段尽出,压制依旧纹丝不动。
  这让他如丧考妣,面色一黯。
  为了这次炼化黑衣童子,龙虎仙门准备充分,不但仙阶桃木剑出,并且出动了地仙境葡萄老祖一名,飞升境宗主一名。
  更是不惜与蜀山派打成交易,为的就是确保万无一失,不给黑衣童子丝毫机会。
  如果这样还被他侥幸躲过,龙虎诸人可以一头撞死在民间的豆腐块上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对于如今毫无修为在身的韩青来说,除了剧烈起伏的能量光波之外,察觉不到一丝内幕。
  反观洛倾城目光深邃,仿佛开了天眼,美目泛光,看的津津有味。
  如此盛事,韩青完全成了一个旁观者,在洛倾城身后见证了这历史时刻。
  他虽然目不斜视,依然看不真切,焦急的伸长脖子观望,期待目睹这盛大一幕。
  黑衣童子一被彻底定住,说明大局已定。任凭他死命挣扎,依然于事无补。
  他艰难的挪动手臂,以期再次施展神通打破这既定结局,然而徒劳无功。
  “哈哈,不陪你玩了。今后有的是见面时间,薛道一去也。”
  摆平黑衣童子,薛道一居功至伟;一想到最后造化炉花落蜀山派,饶是薛道一经历了千古沧桑,也不由得有些志得意满;笑颜如花的俊逸脸庞上写满了得意,飞身飞离造化炉时,满面春光。
  炼化重在一个“炼”字,上千年的围困,今朝得偿所愿,鹤发童颜的葡萄老祖,不仅不假颜色,反而一脸凝重。
  同为贪恋红尘,因为种种原因不愿飞升仙界的地仙境界,葡萄老祖深知这一境的变化多端。
  论战力,这是能打的天地倾覆的境界。不到最后一刻,他如何肯掉以轻心?
  如果黑衣童子好对付,张天师当年飞升之际用的着围困他千年,留给后来者?
  越是最后时刻,葡萄老祖越如履薄冰,出手之间声势浩大,粗大的灵气漩涡,从他体内宣泄而出。
  那纯正的带着仙气的灵元,一出现就神威莫测,让禁地之中猛然一沉,仿佛猛虎出山,诸兽退却。
  这是赤裸裸的压制,蕴藏在空气中的灵气,一遇到葡萄老祖的灵元漩涡,宛如老鼠遇见猫一般一动不动。
  葡萄老祖成为了场中的主角,虽然是年轻人模样,但身上的气势如山如海。一旁的玉虚道长与他相比,宛若黄毛小儿遇到了魁梧大汉。
  玉虚道长虽然出手之间声势浩大,手段尽出竭力压制造化炉的躁动,一条条灵气触手组成千变万化的罩子,罩向炉体躁动的造化炉。
  对比之下江海湖泊的区别,连毫无修为在身的韩青,看着如此威风八面的老祖,都露出了艳羡的表情。心中浮想联翩,有朝一日拥有这等风采,该是何等的快意。
  只是突然不知韩青想到了什么,一张瞬间又阴沉的可怕。
  他只是想到仇云峰纵然位高权重势大,但自己被他们如此陷害,身为老祖、宗主明察秋毫,为何坐视不理?
  宗门弟子身死,难道他们就不调查清楚,任仇云峰等人胡作非为欺上瞒下?
  要说韩青内心毫无怨言,说出来谁也不信。
  他只是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深知实力才是话语权。像他这种普普通通的弟子,纵使有些功劳,宗门中不说十万也有五万。他拿什么自证清白,让人看重?
  韩青的心很乱,心乱如麻。他不知道该相信谁,他一直坚信的宗门,突然让他有些失望。
  这不是他要的修道,他要的修道没有尔虞我诈、和和气气,人人一心向道毫无私欲,一心为这万世开太平。
  PS:写书的好处就是可以随心所欲,可以与这个世界对话。不过有时限于阅历文笔的原因词不达意罢了,但不能否定一个作者的努力。都是为了生活或者理想,谁又比谁高尚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