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你可怪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个身影离开之后很久,这处天空依旧风云激荡,一道凭空撕开的白线,久久才散去。
  原地一个身影惊恐的望着那个远去的背影,惊骇万分。
  “九洲何时拥有了此等强者?”
  突然这个浑身裂开,鲜血倾洒整片天空的强者面色大变,“不好,他这是去往九幽城方向,我要快快通知莽王才是。”
  莽族。
  一处崇山峻岭之间,一个身影在空中高速行进,天色渐暗,落日余晖将此人的身子拉的很长很长。
  但是此人速度丝毫未渐,穿过大半个莽族,向着九幽城急速而去。
  一路上无论何人出来阻挡,这个身影反手就是一拂尘,轻则振退百里,重则肉身崩溃,灵魂飞逃。
  随着靠近九幽城天色越来越暗,天上的星辰露出身子,星辉挥洒大地。
  这个身影身上的煞气越来越浓,距离老远就可感知的到。
  一路上无论是经过崇山峻岭,还是原始森林;无论其中的茫茫妖兽在干什么,此人身影飞过,俱皆噤若寒蝉;因为这个身影的煞气太浓了,仿佛要覆灭这片世间一般。
  让的那些妖兽死一般寂静,低伏在地上大气不敢喘。
  要知道这些妖兽可是桀骜不驯之辈,天不怕地不怕,动辄毁城灭世。
  只有一种人可以让他们低下高昂的头颅,那就是绝顶强者。
  此人身着素衣,气质温文尔雅,纵是疾驰中也是闲庭信步,但是眉目中的煞气,纵是这股出尘气质如何压制却是也压不住。
  终于九幽城近了。
  素衣男子却突然戾气滋生,看着面前暗处,说道:“让开?”
  “阁下好大的口气,无论你是谁,到了我莽族不分青红皂白伤我护界者,没个说法休想离去?”暗处一道隐藏在暗中的男子突然说道。
  “不要逼我?”素衣男子死死压抑着怒气说道。
  “逼你?真是天大的笑话,我护界者倒想看看逼你又如何!”
  素衣男子一阵沉默,看向九幽城的西面有些心不在焉。
  “好胆,阁下这是看不起我们三位吗?”
  “既然如此那就手底下见个真章吧?”
  素衣男子好像突然失去了所有耐心,一闪身向着面前冲去。
  “来的好,看剑!”
  紧接着从九幽城中冲出一道雪亮剑光,向着素衣男子当头罩去。
  素衣男子不退反进,看都不看那一剑,他只是手持拂尘向上那么轻轻一扫。
  顿时那道剑光寸步难进,转眼挥退三百丈。
  蹬!蹬!蹬!
  持剑之人在空中连退三百丈,一站定,嘴角就是一抹血迹流出。
  “
  你?”
  “还不快滚?”
  “好好好,你真是好的很。”持剑之人这一刻终于显露真身,这是一个身着灰袍的中年男子。
  只不过他此时站在空中气息紊乱,胸口起伏不定。
  他就那样深深看着素衣男子,仿佛要把他看清一样。
  而素衣男子再次望向西面,已经处于暴走的边缘。
  “一起上!”
  说着持剑男子也不管身后二人作何反应,率先向素衣男子再次冲去。
  “千里冰封!”
  此剑一出,场中温度顿时骤降,漆黑的夜空竟然莫名的飘起了雪花。
  一只误打误撞飞入此地的飞鸟瞬间冰冻成一团,掉落在地转眼化为齑粉。
  冷,非常之寒冷,这就是男子一剑的威力。
  但是面对这一剑,素衣男子表情毫无变化。
  “横扫千军!”
  “荡平四野!”
  另外两人终于出手,一出手就是最强招式。
  转瞬场中就充斥着无穷的能量漩涡,如果不是深夜,就这样一幕定要惊动无数城中强者。
  “冥顽不灵!”
  素衣男子终于动了真怒,温文尔雅的他突然变得有些狰狞,双目含煞,一双眼直欲喷火。
  望着对面一而再再而三阻挡他的三人,他终于第一次认真出手。
  “阴阳轮转!”
  他突然浑身毫无气息,仿佛整个人沉寂了下去。但是他的手中却没停下,一把拂尘在他手中蓦然画圆。
  当三人的攻击到达时,他并未着急阻挡,反而反其道行之骤然向后大大退了一步。
  而这一步在空中造成了大大一片涟漪,仿佛突然天空变成了湖面一般。
  嗤!
  三人的攻击与空气摩擦的声音响起,火花四起,这是因为高速运转与空气碰撞在一起形成的异象。
  终于攻击到了。
  素衣男子直到这一刻,再次一动,他手中的拂尘突然变长,向着刚才的画圆处中间一甩。
  一道看不见的曲线猛然烙印在刚才的圆中央,这时突然那圆散发出无形的波纹,仿佛要生成什么似的。
  对面的三人察觉到不对劲正想后退,但是已经迟了。
  “快退!”
  “留下吧!”
  素衣男子一出声,空中突然出现一个八卦图案,这图案栩栩如生,在这黑夜中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三人面色大变,他们知道危险,放弃攻击正在急速后退,但是那八卦图案在素衣男子一指之下猛然放大。
  放大的八卦突然把三人席卷其中,转瞬就淹没其中。
  素衣男子看了一眼场中,一刻也没停留,只
  是留下一句,“吾儿若有事,我让你三人形神俱灭。”
  说完素衣男子转身向西城急速而去,那响起的音爆声震耳欲聋,在这夜空里传出好远好远。
  九幽城西城。
  一处密林上空,随着一道绚丽剑光划过,天空随即被割裂出一片真空。
  而其中方才还有的一道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刻几道目光不约而同向着远处的空中望去,一道音爆声遥遥的传来。
  突然在他音爆之中传来一声悲愤之声,“不,青儿!”
  随后一个虎目含泪的素衣男子快速飞掠而来,他怔怔的看着剑光消散处难以置信,“我的青儿死了?”
  他仿佛难以接受,口中喃喃低语,双目泪流不止。
  “阁下是?”三名伏击者紧紧的靠在一起,其中一人凝重的问道。
  凭直觉他觉得此人极度不凡,竟然让他感觉到了不适。
  “就是你杀了我的孩儿?”素衣男子反问道。
  “你究竟是谁?”
  “我杀了你!”
  三名伏击者急速后退,他们面前突然出现的素衣男子气势太强了。
  他们虽然有三人在此,但他还是心脏跳动不止。
  此人散发的气势太强了,他们没把握取胜。
  况且身旁还有那个老阉狗虎视眈眈。
  毕竟素衣男子仅凭个人之力就破了他们的封锁天地。
  他们如何能够不惊。
  封锁一破,公主府的侍卫很快就会到达。此地已不是久留之地。
  这三人已有退却之心,并且他们慢慢的身子在后退。
  素衣男子这会突然道:“我让你们走了吗?”
  三人动作一顿。
  “就是他杀了韩青!”蚩婉儿突然指着其中一名手中持剑的黑衣人道。
  “死来。”
  黑衣人急速后退,但是再快也快不过一把拂尘。
  虽然他拼死抵挡,但是那把拂尘还是穿破层层阻挡,恨恨的扎进了他的胸口。
  震惊!
  只是一击持剑伏击者就一命呜呼。
  要知道此人可是鱼跃境,是当世不可多得的高手,但是还是死了。
  那把拂尘插在他的胸口,柔软的毛发竟然比金铁还硬。
  剩余两个伏击者盯着那个素衣男子充满惊恐,就连麦公公这一刻看着这一幕瞳孔突然都一缩。
  高手!
  蚩婉儿看着这一幕眸光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素衣男子一击击杀鱼跃境高手,并未高兴。反而一股深深的悲哀之意充满他的浑身上下。
  他就这样盯着面前的空白嘴唇颤抖,“你可怪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