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近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声音充满了不确定,语气中的颤抖,任谁听了都要肝胆俱裂。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人世间的最大苦难没有经历过的不会明了。
  韩长生有那么一瞬间追悔莫及,为何不在得知莽王抓走韩青时,就毅然决然闯入莽族?而不是搞什么莫名其妙的历练,这下可好被霞妹一语中的害得亲子差点亡命莽族。
  如果韩青当真死在莽族,他将一辈子不会原谅自己。
  这一刻蚩婉儿、麦公公、包括严阵以待的十名公主府侍卫,无不被眼前素衣男子的雷霆手段所震慑。
  强大,这是他们的第一感觉。
  面对此人他们竟然有绝望的感觉,纵是麦公公也未发现,三名灰袍护界者莫名其妙消散那一刻,他衣袖中的双手突然抖动的厉害。
  那是吓的,久居深宫,麦公公见过无数的天才妖孽。跨境攻伐的高手,他不是没见过,但像这样让他生出绝望心理的,面前男子是第一人。
  纵是面对莽王他也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两人完全是不同的极端。对莽王他除了敬重还有钦佩,但面对眼前的素衣男子,他连出手的勇气都无。
  可怕,实在是太可怕了。
  麦公公望着那个凝望面前灵魂体的素衣男子,从刚开始的凝重,但现在的深深忌惮,这期间经历无数次的变换。
  韩长生这一刻眼中再无其他,从刚开始的哀莫大于心死,到现在的浑身弥漫着悲伤情绪。
  这情绪弥漫在空气中渐渐扩散开来,很快影响了所有人。
  蚩婉儿因为境界低的缘故,这股气氛飘散而来时,她禁不住鼻子一酸、悲从心上来。
  显然韩长生的一举一动不自觉的影响了所有人,虽然他并未刻意,但还是自然而然影响到了他人。
  莽族公主还未有所觉,但是她手下的十名侍卫和麦公公却突然骇然失色。
  “他竟然达到了近道的地步?”
  蚩婉儿露出不解的神情,竖耳倾听。
  “公主有所不知,想不到此人已达到近道的地步,怕是距离飞
  升境不远。”
  “什么飞升境?”蚩婉儿一脸惊容,近道她不太懂。但是如此年轻的飞升境可是闻所未闻,因为从韩长生散发出的气息来看,他只不过四十岁左右,身上毫无腐朽味道。
  如此年轻的飞升境强者,别说在莽族,就是遍寻人间古史,也是闻所未闻。
  其他人只是想到九洲突然出现了一个绝顶强者,而她身为莽族皇室子孙,却是不由自主想到了,来日南征,怕是莽族又多了一个劲敌。
  要知道决定一场战争走势的,往往就是绝顶战力。
  九洲强,而莽族自然每况愈下。
  压下心头的悸动,毕竟距离南征还早,蚩婉儿没在此事上过多纠缠,而是转头好奇的问道。
  “对了麦老,你说的近道又是何物?”
  麦公公看了一眼蚩婉儿,没有回答她的问话,而是眼神示意十名侍卫一起行动。
  咚!
  随着一声炸响,他们十一人共同发力对着面前的虚空猛然一跺,紧接着一道涟漪迅速生成。之后蚩婉儿突然觉得走出了那种氛围,她鼻子发酸的症状减轻了许多。
  她知道定是麦公公联合几名侍卫破坏的结果,不然一直身在那样的氛围中,跟着别人的节奏,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虽然确定此人是韩青的父亲无疑,此人一直也未对他们有过激举动,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在这种绝顶强者面前还是先小人后君子为宜。
  破掉韩长生不自觉生成的意境后,麦公公先是深深的看了一眼神色悲伤的韩长生后,这才娓娓道来。
  “公主有所不知,鱼跃境意味着鱼跃龙门,自身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这是惊人的质变,将会达到由内而外根本性的改变。此时大道成为你手中的载体,可以利用道运用道,但是远远还不到近道的地步。而飞升境是跃迁在大道之上,一遇风云便化龙,但还是脱离不了运用道利用道这个范畴。但眼前此人的近道是与大道亲近,他即大道、大道即他。想想就恐怖,所有人修炼的大道竟然与他亲近,就是想想老奴就不寒而
  栗。九洲何时出现了这样的妖孽,这于我族不利啊。虽然他和老奴同是鱼跃境,但我们的差距是天壤之别。不瞒公主,老奴连和此人战斗的勇气都无,他已经无限接近飞升境,能拉拢就拉拢吧,多一个朋友好过多一个敌人。”
  麦公公不无忧虑的说道,对韩长生给予很高的评价。
  听完麦公公的一番话,蚩婉儿深以为然,这种人作为朋友还好,一旦为敌是会让人绝望的。
  所以能拉拢还是拉拢吧,至于他杀的那些乱臣贼子与她何干?就是韩长生不动手,她也要收拾功德林这群平时只会口诛笔伐的憨货。
  她只是有些忧虑死去的三名护界者,那是王母钦点的人,这里动静这么多,想必半个九幽城的强者都获知了此事,如果平息王母的怒火成了至关重要的一环。
  这才是最为棘手的地方。
  蚩婉儿的担忧之处,麦公公如何不知。但是他却不这么认为,他一开口就石破天惊,“公主无须担忧,阵法破了这么久,莽王要来的话,早就来了,何必等到如今。想必吾王也有借此人之手敲打护界盟之意,你忘了最近护界盟对莽王推行的新政颇为不满了?”
  一听此言,蚩婉儿眼睛一亮。
  是啊,护界盟近些年来自恃强者众多,渐渐不服从莽王节制,早已引起莽王不满。
  如今这一幕未必没有莽王的深谋远虑在其中。
  帝王心术,纵是身为最为受宠的小殿下,蚩婉儿有时想起也是心有余悸。
  不过如此的话正好给了她时间拉拢这父子两个,只要韩青未形神俱灭,凭借莽族的地大物博,为韩青重新凝聚一个新的肉体还不是手到擒来。
  况且以韩青父亲表现出的威势,未必不能让韩青断肢重生。
  对于鱼跃境强者,这有何难?
  突然不知想到什么,蚩婉儿望着死去的功德林伏击者方向,有些幸灾乐祸起来。
  竟敢以下犯上冒犯本公主,你准备好承受此人的怒火了吗?
  PS:求推荐求订阅求收藏求支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