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莽王再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事到如今蚩婉儿都想不明白为何功德林丧心病狂竟敢对她出手。
  作为一个王权至上的国度,功德林地位再超然,莽王也不会允许他们如此犯下作乱。
  相反莽王并不昏聩,虽是女流之辈却是英明神武,力压莽族深受爱戴。
  为了一个副林主的私生子犯得着承受莽王的雷霆之怒?
  她可是莽王最宠爱的小公主,这一点让蚩婉儿疑惑不解。
  找韩青报仇他还可以理解,毕竟韩青杀了梁浩然。
  难道?麦老杀那几人败露了?
  后来蚩婉儿摇了摇头,轻笑了一声,否定了这个想法,“我这是怎么了?”
  因为麦老虽实力不是人间最绝巅的,但生性谨慎,万万不会留下把柄的。
  难道是哥哥姐姐中的其中一人泄露了什么?
  蚩婉儿觉得这种可能居多,别看他们一片和气,暗地里经常较劲。要不然她也不会冒着风险,只为一个殿试第一的可能把韩青从那个地方保出来了。
  “可是究竟是谁呢?如此想让自己死?”虽是莽族蚩婉儿反而长的并不粗狂,与莽王判若两人,长的清秀好看,眉清目秀的宛如画中人。
  她黛眉微蹙的样子像极了月牙,就连一旁灵魂体的韩青都深深看了她一眼,“真是一个可人儿啊!”
  不过一想到自己如今的遭遇,韩青又一脸阴霾。
  父亲韩长生还未从地府返回,生死不明,功德林又紧追不舍,他深感忧虑一双剑眉皱成了‘川’字。
  麦公公还在和那二位功德林的青衫男子对战,这么久还未分出胜负,结局未知。
  这么久了身处九幽城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还未有人发现,他知道可能又有人封锁了天空。
  杀梁浩然他不后悔,他只是痛恨自己实力低微,父亲前去地府他帮不上忙。
  轻轻触碰了一下躯体,手指穿身而过,韩青虚幻的越来越黯淡,对灵魂他了解不多,如何恢复肉身成了如今的当务之急。
  虽了解不多,相信定是极难的。
  波折不断,先天丹田的事还未解决,现如今又要未肉身发愁,有时韩青都不仅在想难不成是天煞孤星转世,怎么什么事都赶到了一起。
  他的内心戾气横生,就连面孔都狰狞了起来。
  另一边麦公公与青衫二人组对轰不断,一时之间难以奈何对方,不过麦公公颓势尽显,已有节节败退之势。
  这让一直关注着这边的韩青面色一冷,难不成今日在劫难逃?
  他不怕死,但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他如何能够甘心,憋屈,实在太憋屈了。
  啥事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的屠刀落下,这种感受比死还难受。
  值得一说的是灵魂体的韩青断臂不存在,双臂完好,这让一时他还有些不适应,究其原因他也想不明白。
  突然场中再起变化,正在对战的麦公公三人同时抬头望向天空。
  大象无声!
  就像大象无声一样,所有人只能感觉到空间一阵变化,他们所处的这片空间就被一双浩渺无边的巨手抓摄而去。
  飞升境。
  飞升境出手了,韩青见过飞升境出手,并且他还经历过空间挪移,就是和此刻一样的感觉。
  只有飞升境强者才会对空间的理解如此深刻,不然一般人根本做不到大范围的截取空间挪移位置。
  是敌是友?
  韩青不知道,但这里是莽族,料想是凶多吉少,想到这他面色更加阴沉了。
  也不知蚩婉儿的名头能不能保他们这群人度过难关,如果是功德林的强者出手,那就完了。
  韩青知道似这等超然势力,一定有飞升境强者,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
  飞升境竟然出手了。
  空间并无挪移多久就停了下来,期间未惊动九幽城的任何人。
  广寒宫。
  广寒宫深似海,在莽族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一万莽族人士以每人一日一间房计算,住遍广寒宫需要百年,足可见广寒宫之大,号称广厦万万万间。
  作为皇家宅院,广寒宫建造的极尽奢华,极土木之盛,传言这是一座堆积在天材地宝之上的宫殿。
  整座宫殿占据千里九幽城中央的百里方圆,雄镇莽族,因为那个强大的蛮不讲理的莽王坐镇于此。
  当尘埃落定,韩青发现他和一群人出现在一间奢华无比的大殿里。
  他站在大殿里渺小的如同蝼蚁,他的第一感觉就是庞大,整个龙虎仙门可能都没这个大殿大。
  这是什么地方?韩青
  内心充满了疑惑,置身其中空旷的宛若置身浩瀚星空,虽然他并未去过星空。
  不过当他视线投向蚩婉儿时,他知道这里是哪了。
  莽族皇宫。
  因为蚩婉儿的脸色非常平静,包括麦公公与那些侍卫同样如此。反而是那两个功德林的青衫男子脸上却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神情。
  插播一个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换源神器。
  在莽族能够把宫殿建造的这么大的,除了莽族皇宫他想不出还有其他任何地方。
  正当他露出求教神色时,蚩婉儿却宛若变了一个人一样转身向他们身后跑去。
  韩青这才发现他的身后是一个高大的王座,蚩婉儿正是向那王座跑去。
  王座高大的宛若一座小山,韩青纵是仰视也看不真切,朦胧的仿佛不在一个空间。
  这时韩青才注意到,在那王座的下方还恭敬的站立了两排身着文武官员朝服的莽族官员。
  作为曾经的大儒,这些东西他耳熟能详。
  突然韩青眼睛一眯,不知他想到了什么,神色难看的能滴下水来。
  “莽族朝堂么?”
  他知道遭了,莽王竟然关注到他们了。这比功德林追杀他还要可怕。
  不过后来他也释然了,身在莽族如果莽王没有发现反倒怪了。
  功德林那两位男子到来之后突然安静了下来,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韩青知道现在的决定权已经不在那二人,而是在莽王手里。
  空旷的大殿里只有蚩婉儿判若两人的叫喊声回荡,“王后娘亲,婉儿想你了呢!”
  紧接着蚩婉儿那娇小的背影顺着王座的左侧汉白玉台阶飞扑而上。
  顺着台阶向上一个高大威猛的身影显露其中,不过非常模糊,只能看到一个大概轮廓。
  蚩婉儿出声后,王座之上一声孩子气的轻笑传出,“骗人,是想我的宝物了吧!”
  韩青当场雷倒,这是莽王?
  至于王座之下散发不弱于韩长生气息的文武大臣,这一刻眼观鼻鼻观心,仿佛对这一切视若无睹,反而低眉顺眼,好像地面有什么有趣的事一样。
  PS:青帝家里穷,想写书赚个泡面钱,土豪们拿钱砸死我吧,万恶的金钱味道真香,可惜我这个扑街仔,根本没人看我的破书。呜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