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给我一个解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莽族,广寒宫。
  大殿王座之上,看的出来莽王非常宠溺这个幼女。
  自成空间的王座上,各种氤氲之气弥漫,莽王高大的身躯盘坐在上面,因为蚩婉儿的到来,欢声笑语响彻这片空间。
  王座之下文武大臣好像见怪不怪,蚩婉儿受宠是应当的,因为只有她才可以让颇具威严的莽王,放下严肃的外衣。
  帝王之家,这种承欢膝下更加难能可贵。可能莽王也喜欢这样的氛围,对于蚩婉儿的没大没小毫不介怀。
  调笑了一阵,莽王收起了挂在嘴角的笑意,面向人小鬼大的蚩婉儿正色道:“说说吧,怎么回事?朕金口一开的重犯,你也敢联合方统领释放,你们眼中还有我这个莽王吗?”
  语声隆隆,震动的大殿簌簌而动,莽王并未刻意收敛,整个大殿这一刻清晰可闻。
  蚩婉儿从未在王后娘亲脸上看到如此严肃的神情,这一刻她也慌了,她不知道为何一向宠溺自己的娘亲这次怎么宛若换了一个人。
  莽王雷霆一怒,整个大殿仿佛凝固了一样,文武大臣噤若寒蝉。
  韩青面色一变,赶紧召出文山书海的器灵形成一道光幕对自己的灵魂体进行保护,那一瞬间他的灵魂一阵颤栗,似乎随时都要消散。
  好强,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莽王,但她的强大却深入人心。
  凭直觉,他觉得就是父亲韩长生也不是莽王的对手。
  他知道遭了,莽王竟然追究蚩婉儿私自把他放出监狱。
  他可是没忘了他可是因为蚩婉儿才能安然走出方外监狱。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莽王这番话一出口,功德林的二人也是俱皆脸色一变。
  他们的脸色非常难看,如丧考妣。
  刺杀公主可是大罪,功德林地位再超然,他们也是百死难辞其咎。
  最为意外的还是蚩婉儿,王后娘亲怒了。
  这该如何是好?
  一个应对不好,纵是她也有牢狱之灾。
  她可是没忘了,虽然王后娘亲看起来和蔼可亲,关于她的上位史,可是一部血腥至极排除异己,伴随着无数人头滚滚的血海尸山。
  事实上也是如此,哪一个上位者不是经历过一番厮杀上位的,况且还是一位女流之辈,其中的血腥程度只会犹有过之。
  虽然深受宠爱,但蚩婉儿从不怀疑,一旦违逆莽王的命令,她一定不介意手刃了亲女。
  帝王之家无亲情可不是说说而已,深处其中她深有体会。
  当莽王认真时,蚩婉儿慌了,她娇俏的脸上一瞬间面无血色,苍白的可怕冷汗直流,语无伦次的解释,“我……我……!”
  莽王冷冷的瞥了一眼惊慌失措的蚩婉儿,视线下移穿过层层空间落在在了王座下的韩青身上。
  被莽王目光一盯,韩青瞬间不自在起来,那感觉仿佛天威一般,他的生灭只在那道目光的开合之间。
  虽然他只是灵魂体,也觉得冷汗连连。
  可怕,这道目光比他见过的所有目光都要可怕。
  生杀予夺,他的生死皆在那道目光的一念之间。
  不过很快那道目光一眯,仿佛突然发现了什么一样,盯在了他的灵魂表面的金光之上。
  “儒门圣物吗?是为此物才如此行事么?”
  突然不知莽王想到了什么,蚩婉儿从她身上发现了无穷的煞气,那煞气之浓,让蚩婉儿都感到一阵心惊胆战。
  被这道目光盯着非常不舒服,但韩青一点其他想法都不敢有,他非常明智的低头表示恭敬之意,“伟大的莽王殿下,你的威名传遍天上人间,我被你的魅力深深的折服,佩服的五体投地。”
  说着韩青还尝试着动了一下,待到发现能动之后,他单膝下跪,一手举起,似乎怕莽王不信,他的表情要多严肃有多严肃,仿佛莽王真的在他在心中有多大地位一样。
  莽王望了一眼那个单膝下跪的少年面色古怪,王座之上的蚩婉儿这一刻也是脸皮一抽。
  还能这样操作吗?
  韩青怕死吗?自然是怕死的。怕死很丢人吗?一点也不丢人,面对能决定自己生死的人物,低下头不但不是没有傲骨,反而是一种明智之举。
  一瞬间韩青心中就有了这番决定,形势比人强。
  至于那两排莽族文武大臣,这一刻也是直撮花牙子。
  目瞪口
  呆,武当掌教亲子的见风使舵能力也太强了吧。
  就连两个功德林目前毫无存在感的青衫男子也是深深的看了一眼那个单膝下跪的身影。
  不过他们的眼中只有鄙夷、不屑。
  我辈修士宁折不屈,怎可屈服于强权之下?
  他二人很不以为然,对韩青的做派嗤之以鼻。
  既然落到了莽王手中,他们知道结局已经注定,所以他们反而心中无畏。
  韩青说完之后其实内心也非常忐忑,经历这么多事之后,所谓面子早被他抛之脑后,如今能够活着才是他看重的。
  他一直在等,韩长生不在场的情况下,他只能示弱,不然莽王怕是不会放过他擅自脱逃。
  韩青赌对了。
  那个如同山岳的王座之上突然爆发了一阵爽朗大笑,“你这个年轻人有意思,怪不得婉儿会冒着风险保你出来。”
  闻听此言韩青面色一松,暂时安全了。
  紧张的气氛一缓,蚩婉儿才发现她的浑身早已湿透,这让她不由得看了一眼殿下的身影。
  文人风骨呢?大儒的傲骨呢?
  能够脸不红心不跳说出那番话,并且动作自然流畅,蚩婉儿都怀疑这是换了一个人。
  正当韩青准备趁热打铁多恭维几句时,王座之上盘坐的莽王却突然直立而起,她的目光跨越空间不知看到了什么地方,蚩婉儿眼中,她的王后娘亲的眼睛突然一缩,仿佛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很快一阵剧烈的破空声传来,当声音散尽,一个身影出现在大殿中。
  正是武当掌教韩长生,还是一身素衣,毫发无损,气定神闲。
  嘶!
  大殿中这一刻无数的吸气声响彻而起。
  是他?
  他竟然与地府四大鬼差交战,全身而退?
  震惊。
  因为刚才他与地府的交战,九幽城中很多人在关注。
  那可是神秘莫测的地府啊,他竟然获胜了?
  这一刻许多人望向韩长生的目光由凝重,变成了忌惮。
  但是那个身影却不管不顾,而是把目光投向了那个王座,“给我一个解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