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解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剑拔弩张!
  韩长生的出现立刻让大殿中的气氛紧张起来,韩青见势不妙灵魂体立刻向韩长生飘去。
  两排的莽族文武大臣这一刻目光尽数回头望向那个英姿勃发的男子。
  火花四溅。
  沉重的压力充斥其中,韩长生不为所动,静静等待王座之上的答案。
  “竖子休得猖狂!”
  “大胆!”
  “哪里来的乡野村夫?”
  文武群臣口诛笔伐,大有一言不合就要把这个目中无人的九洲莽夫打杀在金殿上的气势。
  “是谁给你的胆子在我莽族金殿上喧哗?如果阁下以为战胜了地府四差,就敢大放厥词的话,在下不介意领教一下阁下的高招?”
  “是吗?”
  韩长生打量了一眼面前走出人群的络腮胡男子,毫不犹豫的出手了,“掌中天地!”
  一道惊天动地的掌影带着无数的重影,气势汹汹的向着那人当头罩下。
  说下之人表情凝重,并不像口中所说的小觑韩长生,而是鬼魅一般的骤然冲出,瞬间来到韩长生面前之后,从他身上溢出一股毁天灭地的杀气,尸山血海的暗影眨眼生成。
  一看就是一位从血海尸山中走出的威武人士,他的气势滔天,不是易于之辈。
  出手之间无数鬼影围绕着他旋转,大殿之中竟然出现了鬼嚎声,那些文臣面色一变,手中连挥,鬼嚎才减弱。
  而他们的面色无不阴沉无比。
  终于韩长生的掌影与那人的杀气碰撞到了一起。
  轰!
  地动山摇的感觉,大殿之中猛然一顿,仿佛地震一般颤若筛糠,可见他们二人的威势。
  这还是二人刻意留手的结果,不然怕是这间金殿将要毁于一旦。
  蹬!蹬!蹬!
  尖锐的摩擦地面声响彻大殿,那人被韩长生震退百米,直至撞到墙壁才停了下来,尘土飞扬。
  那人一停下来面色阴沉正准备再次冲向韩长生,大殿的王座上一道平静的声音却制止了他。
  “黎元帅退下!”
  “我王?”
  “朕说了退下!”
  “喏!”
  有了莽王的制止,浑身充斥杀气的络腮胡男子才停了下来,不过他那一双冷冽的眸子却充满挑衅的望着韩长生。
  一停下来,场中众人再次感受到了韩长生的强大。
  要知道那黎元帅可不是籍籍无名之辈,那可是为莽族开疆拓土的兵马大元帅,飞升境高手是也。
  可是只
  是一招他却败了。
  韩长生究竟是什么妖孽?
  打杀护界者与功德林高手也就算了,竟然连莽族兵马大元帅也不是他的敌手,他还是人吗?
  事实上韩青也非常震惊,他没想到韩长生竟然这么强大。
  太神秘了!
  一次一次令人大跌眼镜。
  令敌人绝望,但如果是自己人,却是让人欣慰的。
  一招败退莽族大元帅,韩长生还是那副平静的表情,只不过他又一次把视线投向了王座上方。
  显然他还在等那个解释。
  老天爷啊他可是单枪匹马啊,难道他不知道这是在莽族腹地吗?
  自信!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个人对自己实力的绝对自信,虽然有大道之伤在身,但他依然用实力赢得了所有人的重视。
  王座之上一阵沉默,蚩婉儿乖巧的站立一旁。
  那个高大的身影胸口起伏,胸有成竹的靠在软榻之上,双眼紧闭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霸气,这就是韩青对韩长生这一刻的印象,竟敢当着莽族满朝文武的面,质问那个强大的女人。
  “如果我儿技不如人,贫道认了。但是莽王身为当今天下强者,竟然掳掠一名仅仅是化虚境后期的小辈,我要一个解释?”
  “什么此子竟然是陛下掳掠而来?”
  “我还以为此人是来兴师问罪他子失去肉身之事呢,原来是为了这个?”
  王座之下窃窃私语,谁也没想到韩长生竟然是为了这个。
  韩青也没想到,原来他是为了给自己被人以大欺小要一个公道。
  功德林毁去韩青的肉身,韩长生固然生气,但归根结底还是莽王掳掠了韩青之后,才有接下来的一系列事情。
  先有因,才有果!
  所以他要一个莽王的解释。
  这会场中好多视线停留韩青身上,开始对韩青好奇起来。
  武当换了新掌教,瞒不住有心之人,但武当掌教何时有了一个儿子,得知此事的人还真不多。
  插一句,【换源神器】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王座之上那个身影突然晒然一笑,她站立而起,高大的仿佛山岳,“如果我不给呢?”
  韩长生沉声道:“那便战,武当全派即刻南下!”
  “放肆!”
  “大胆!”
  “……”
  谁也没想到韩长生如此刚强,一言不合竟然要全派南下。
  这哪是一派掌教,这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但是韩青这一刻望向那个男人的背影内心却是一暖。
  解气,酣畅淋漓,他从未如此解气过。
  战,不死不休!
  但是韩长生这样,朝堂上的口诛笔伐声,却越来越小。
  这完全赌气般的打法,非莽族所愿。
  就连莽王似乎都未想到这个年轻男人如此疯狂。
  不计得失的打法!
  两名功德林的青衫男子这一刻内心只有无尽的屈辱,因为到来以后,他们好像被遗忘了一般,被无视的感觉。
  所有人的目光只在那对父子身上,他们仿佛空气一般,被所有人自动略过。
  他们的内心哀嚎不断,我们可是鱼跃境强者,往哪看呢?
  但是所有人的目光还是停留在那对父子身上。
  人们只尊重强者!
  韩长生虽然口出狂言,但他的实力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
  同为对头,他也不会否认对头的强大。
  就凭人家可以从地府手中安然无恙的走出来,就值得所有人尊重。
  “浩然道莲这个解释可够韩掌教?”莽王的语气充满无奈,碰上韩长生这个疯子,不按套路出牌,问题是又实力强大,她不得不妥协。
  因为她的目光早已不局限于一城一地得失,此时与武当派拼死拼活,便宜的是别人,得不偿失。
  所以她只能妥协。
  韩长生突然抬起头,嘴角微掀,露出了一抹今日以来的第一份笑容,“当真?”
  “如假包换。”
  “可!”
  韩青肉身损坏的情况下,当务之急是为他修复肉身,不然地府定会纠缠不休。
  虽然一时击退了他们,但这个神秘势力,韩长生却从未放松过。
  那是真心的强大!
  他是真的想给韩青讨个说法,看到亲子的惨状,他恨欲狂。
  但是莽族岂是易于之辈,冲突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所以能避免的话,他也不想拿着武当所有人的性命为了一己之私去拼。
  当务之急是把好处捞到手,至于功德林这群孽障,待会再收拾他们。
  况且浩然道莲并不是凡物,如果韩青能够用此物重新凝聚一个肉身的话,也算因祸得福。
  这才是韩长生痛痛快快答应的原因。
  不过他还是未独断自专,而是扭头征求韩青的意见。
  “青儿你怎么看?”
  “全凭父亲做主。”
  韩青知道现在不是任性妄为的时候,恢复肉身才是当务之急,没有肉身的感觉终归是无根浮萍,所以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