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浩然道莲(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气定神闲。
  与其说是气定神闲,不如说是有恃无恐。
  孔道林留给大殿之人的感觉就是,我可以尊敬你莽王,但是这个尊敬是有限度的。
  读书人的傲骨,韩青在此人身上看到了读书人的傲骨。
  因为书读多之后,知晓天文地理,内心就会对一切少了一份敬畏之心。
  其实这是所有读书人的通病,因为就连韩青有时也会这样,不屑与某些人为伍,有着自己的主见。
  但是孔道林身上,显然还有着他看不透的一幕在。
  不过这个就不是该他关心的了。
  因为孔道林手中出现的一物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浩然道莲。
  正是专门为他凝聚肉身的所在,他的当务之急。
  没有什么比恢复肉身重要的了。
  一看到浩然道莲,韩青的呼吸都粗重了起来。
  事关重大。
  不凡。
  这是韩青对浩然道莲的第一感觉。
  浩然道莲一出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它流光溢彩,一眼便让人知其不凡。
  一出现夺人眼球,大殿之中的灵气这一刻都浓郁了十倍。
  如此异象韩青之外天地灵物南离身上看到过。
  不过他已经好久没看到过南离那个小家伙了,一想到那个小家伙韩青发自内心的一笑。
  那个小家伙太憨态可掬了,虽然目前为止打交道不多。
  他可知道那小家伙拥有一项逆天的能力,那就是能够发现天材地宝。
  好几次如果不是南离,他如今还不知道在哪呢。
  本来肉身损坏以后,他还以为南离跟随肉身烟消云散了。
  为此他还伤心了一会,谁知当浩然道莲出现的那一刻,他的灵魂体胸口竟然出现了波动。
  这让韩青面色一喜,原来它还在,只是可能沉睡了而已。
  但是很快不知韩青想到什么,韩青面色一变,内心赶紧跟小家伙沟通起来。
  “我的小祖宗现在可不能出来啊,不然我们别想走出莽族了!”
  他可是知道南离的价值绝对远远超过这个浩然道莲,一旦面世,哪怕韩长生把整个武当搬来莽族。
  也不管用,这群人
  定会不顾一切的抢夺。
  会是听到了韩青的碎碎念,他的胸口起伏了一会渐渐趋于平静。
  这让韩青放下心来,他就怕小家伙不管不顾冲出来,那时候他就惨了。
  其他人都被浩然道莲气息吸引,没有人关注到韩青的小动作。
  但是韩长生刚才那一刻像是有所发现,盯着韩青的胸口出神了好一会。
  大殿中孔道林手中托举着一个紫粉色的盛开莲花,其上充斥着莫名的道韵,仿佛活物一般一开一合,像人一样在呼吸。
  它一出现提高了大殿周边的灵气,正是功德林费尽千辛万苦培育万年的浩然道莲。
  因为莽王一句话此物今后属于韩青的了,不知孔道林内心作何感想,反正他一进入大殿就非常光棍的拿出了此物。
  虽然对孔道林的态度不喜,但是莽王也知道过犹不及,能够借机打压一下功德林,已是万幸。
  毕竟还不到撕破脸皮的时候,况且功德林对莽族还是有教化的义务的。
  如果过为己甚,反而得不偿失。
  只能徐徐图之。
  对于孔道林的光棍态度,莽王还是非常满意的。
  拿的起放的下。
  想必孔道林早已得知功德林做的那些烂事,如此痛快拿出功德林上万年的心血,不外乎趋吉避凶。
  这一刻莽王对孔道林的老奸巨猾有了一个更加清晰的认识。
  孔道林如此做派,让莽王内心对这个功德林更加忌惮。
  她深深的看了一眼孔道林手中的浩然道莲,这才沉声道:“孔卿家能够如此识大体,朕心甚慰,今后定要好生约束林中学子门徒,如果再犯定斩不饶!”
  其实在场的人心知肚明,功德林的人竟然丧心病狂袭击莽族公主已是罪不可赦。
  莽王没有大张旗鼓计较,才是真的可怕。
  要知道君心莫测,谁知道她内心如何想呢。
  今天的一幕已经有人内心暗中做了决定,下去之后立刻断绝与功德林的来往。
  推荐下,【换源神器】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照此下去功德林必亡不可,现在丧心病狂到以下犯上了。
  场中那个不是浸淫官场多年的老油子,韩长生大闹莽族,虽然封锁的及时,但还是瞒不过有心人。
  功德林与韩长生
  的所作所为瞒不过这些莽族官场人士。
  不然功德林辛辛苦苦培育万年的稀世珍宝,会仅凭莽王一句话就拱手相让?
  归根结底还是韩长生展现出了强大的实力,不然几方会善罢甘休?
  特别是当韩长生从地府全身而退之后,所有人开始正视起这对来自九洲的父子俩。
  这一刻望着孔道林手中的浩然道莲,许多文武大臣浮想联翩。
  有些人竟然禁不住在想,为何失去肉身的不是自己。
  不然有了此物,今后修行起来还不事半功倍?
  “陛下所言极是,道林记下了。臣怀疑有人在陷害功德林,待我回去之后一定彻查此事,给公主一个交代。老朽这里向十公主殿下先赔个不是,是我疏于管教了!”
  孔道林像模像样的一番话把功德林摘的一干二净,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
  只承认御下不严,对于追杀韩青一事只字不提。
  事实上也是如此,韩长生虽然让人忌惮,但还吓不到同样传承久远的功德林。
  当然莽王这里还是要有个交代的。
  所以哪怕心在滴血,孔道林也只能打碎牙齿自己咽。
  和让莽王心生忌惮相比,一个稀世珍宝又算得了什么?
  但是孔道林的一番话却让蚩婉儿和韩青心中不喜。
  韩青更是听闻此话直接旁若无人的冷哼一声,“哼!”
  孔道林向着韩青这个方向看了一眼,阴恻恻的笑了一声,让人不寒而栗。
  “你不服?”韩长生直视着孔道林问道,语气中充满了火药味。
  “哪里,哪里!韩掌教功参造化,我自愧不如。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还请收下!”
  说完此言,孔道林挥袖一甩,浩然道莲急速的向着韩长生疾射而来。
  韩长生伸手一御,浩然道莲稳稳的落在他的手中,期间寸步未退。
  见此,孔道林眼皮一跳,转身不发一言消散在大殿。
  接过浩然道莲之后,韩长生回头看了一眼上方的王座,与一道目光对视了一会之后,拉起韩青御风冲天而起,转眼消失在大殿中!
  那父子二人离开以后,王座之上一个身影站立而起,望着那离去的背影许久,她也转身离开了王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