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战飞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书界。
  韩长生步步登高,一袭素衣无风自动,他身上的气息犹如巨浪层层升高,搅动书界风云。
  飞升境!
  一入飞升境,从此不是人间客,已经可以从无尽虚空中吸纳一些微弱仙气。
  由凡入圣。
  这是量变,根骨与气息沾染仙气,循序渐进褪去凡骨,向着仙人转变。
  飞升境不知困顿多少修士,无数修士在此境折腰,魂消魄散,终老一生。
  急剧起伏的空间,正在受韩长生由内而外散发的强大气息驱动,他宛若成为了光点,就连浩然之气都趋之如骛。
  一波波强大的气息四散开来,推动的韩青身躯步步后退。
  难以靠近,这完全是韩长生不由自主的行为,来自于境界的压制。
  此刻的韩长生仿佛骄阳,耀眼的让人目眩神迷。
  感受着韩长生身上急剧上升的气息,孔道林慌了!
  他率先发现韩长生的不对劲,人还距离韩长生有段距离,手中已经动作频频。
  一道拥有光明好像能够驱散黑暗的掌印,从孔道林手中挥出。
  还未靠近韩长生已经出现了犀利的音爆声,速度快的转瞬即逝,足可见孔道林心中的着急。
  妖孽的韩长生,鱼跃境已经能够斩杀飞升境。
  他不敢想象飞升境的韩长生,又是怎样的战力绝伦。
  那时还有谁是他的对手?
  怕是地仙境不出的情况下,他们三人要团灭。
  所以他不能给他机会,哪怕阻止不了,也要在他境界未稳固之前斩杀他。
  为了儒门圣物他已经不管不顾了,今日必须斩杀这对父子。
  同为仙阶宝物,也分强弱,文山书海很明显优于书界。
  “快快快,立刻出手,拿下他!”
  出了一掌,孔道林还不罢休,眼神与另外两人一交汇,急促的催促道。
  另外两人一袭儒衫,中年人模样,身上同样散发着飞升境的波动,面相俊雅,一看就是饱读文章之士。
  他们本来就在冲向韩长生,有了孔道林提醒,他们展开了急速,同样未靠近各种能量印就轰向韩长生,意图打断他的稳固进程。
  \咪\咪\阅\读\app\\
  铮!
  一把桃木剑出鞘,在书界响起一阵剑鸣声,剑气在剑尖吞吐不定。
  韩青自知不敌,为了父亲,他也敢于亮剑。
  “伏天剑法,父亲我来助你!”
  蜉蝣撼大树,韩青一跃而起,手持桃木剑飞蛾扑火般冲向其中一名儒衫男子。
  他的目的很明确,能够拖住一人行程就好,为韩长生争取时间。
  嗤!
  突防。
  措不及防之下,这名儒衫男子被韩青靠近,这当然是他完全未把韩青看在眼里的缘故,但是也仅限于此了。
  虽然韩青靠近那人三尺之后才突然释放出一直不被人重视的剑气,不过刚才的声响证明他赌对了。
  这缕剑气成功突防了那人的护身真气,不过仅仅进入了一丝。
  这已经非常了不起了,那人回头看了一眼韩青,似乎非常疑惑他年纪轻轻竟然差点突防了他的护身真气。
  虽然这是他不注意的结果,但这已经很可怕了,这年轻人太妖孽了。
  年纪轻轻竟然修出了剑气?
  剑气是那么容易修的,他不知道韩青因为功法的缘故,还是妖孽的缘故。
  这一刻他看向韩青的面色变了,父亲妖孽就算了,儿子也如此妖孽?
  既然为敌,自当斩草除根。
  刚才那一瞬的韩青,让此人感到了深深的忌惮。
  这年轻人太妖孽了。
  念及此,他停下了飞跃的步伐,而是仿佛第一次认识韩青一样,在空中停了下来。
  “小小年纪如此逆天,说什么也留你不得,文山书海你是自己交出来,还是我杀了你之后自己取?”
  韩青面色一沉,他还第一次见到把杀人夺宝说的如此清新脱俗的。
  这群人好不要脸。
  “速速解决那小子,解决韩长生要紧!”
  突然停留的儒衫男子引起了孔道林注意,刚才韩青突防那人护身真气的一幕,孔道林也远远的看到了。
  还别说就叫他也是吓了一跳,这么年轻就差点突防了他们的护身真气,再给他几年时间,杀他们还不是轻而易举。
  韩青如今才什么境界?
  不过是小小的御风境中期而已,就这么逆天?
  孔道
  林不敢想象了,所以他不阻止同伙先解决了韩青。
  韩青狞笑了一声,忍不住放声大笑,调侃道:“哈哈,原来所谓的儒门分支就是这种货色,抢别人宝物,还让人主动交出去,想啥呢?我看上了你的头颅,要不你勉为其难送给我?”
  儒衫男子:“找死!”
  韩青:“要杀就杀,哪来这么多废话?”
  高天之上,韩长生把这一幕尽收眼底,看到此处,他忍不住放声大骂,“青儿说的好,这群斯文禽兽老狗,用不着给他们留面子;你坚持片刻,为父很快就好,待会让你看看为父是如何屠戮这群杂碎的!”
  韩长生看了一眼韩青收回目光,手中拂尘轻摇,说不出的仙风道骨,“荡平天地!”
  伴随着一片白光,孔道林的掌印轰然破碎。
  而这时孔道林与另一名儒衫男子终于接近韩长生,空中三人转瞬战在一起。
  空中能量波动不断,传出了轰然巨响,书界摇摇晃晃,似乎承受不住几人的战斗余波。
  而下方另一名儒衫男子看了一眼空中的战斗气象收回目光,当看向韩青时,露出了残忍的笑。
  “好的很,夫子我今天就让你韩长生看看,我是如何当着你的面虐杀你的亲子的。死来!”
  说着他的左袖蓦然放大,仿佛袖里乾坤一般,虽然气息光明正大,但其中散发着毁天灭地的气息,还未靠近韩青,就让他面色一白。
  境界的差距,境界的压制。
  韩青再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他知道他不能退,一旦退却只会死的更快。
  紧握了下手中的剑,韩青不退倒进,率先发动攻击,“我有一剑断你生路!”
  这一剑是他踏入修行界以来最强的一剑,也是耗费他所有精气神的一剑,他只有一剑,这一剑被他赋予了强大的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意志。
  终于这一剑与儒衫男子的袖里乾坤撞击在了一起。
  轰!
  一声震天巨响,韩青还未靠近,身子已经被震飞一千丈,人还在空中已经狂喷了几大口精血。
  他的胸膛凹陷了下去,整个道莲体充满裂痕。
  一击差点打碎他的整个肉身,他毫无反制之力。
  韩青知道完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