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村长轮流做,今年到我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让我当村长?”
  苏策惊愕看着趴在床上无法动弹的苏大强,不由想到刚才回来时,村里人看自己的异样眼神。
  “你咋呼个啥?”
  刚刚做完腰间盘手术的苏大强歪头瞪眼,很是不耐烦的哼了一声,“老子要是能下床,能轮得到你当村长?”
  苏策愣愣的看着苏大强,心里暗道:“今年轮到自己家当村长了?”
  “老子已经答应了,从下个月开始,你就是下坝村的村长了。”苏大强似乎趴的时间有点久了,胳膊肘用力顶着床板,微微侧过身子,继续瞪着苏策不忘提醒道,“村长是老子的,只是让你先当着,等老子身体好了,你该回哪回哪去。”
  苏策哭笑不得的看着苏大强,都动弹不得了还要装出一副强硬姿态。无奈之下向左看去,正好迎上母亲杜月娥的愁苦目光。
  “早晚都得走一遭,赶紧轮过去算了。”
  杜月娥表情并不好看,从声音中能听出她的无奈,说完又是冲着苏策问道:“你昨天下的夹子收了么?”
  苏策下意识的摇头,没等他说话,又听到苏大强的骂声,“赶紧滚去收。”
  “一点都不随老子,长得好看有用吗?细胳膊细腿半点重活都干不了……”
  从屋里出来,还能听到苏大强的抱怨声,苏策低头看向自己胳膊,皮肤确实有点白,但也算不上细胳膊细腿。打工这几年,苏策多少也练出了一些肌肉,只不过不是很明显而已。想到苏大强浑身腱子肉,嘴角不由露出一抹苦笑,肌肉能通过劳动练出来,长得好看怎么改变?
  走在通往后山仅有一米来宽的石板路上,视野随着苏策身处的海拔高度逐渐变得开阔。回头看去,年久失修的老房鳞次栉比,其中不乏只剩下残垣断壁的老院子。
  苏策所处的位置临近山腰,将全村建筑收入眼底的同时还能保证眼前事物清晰可见。
  村里最老的房子,只剩下半米来高的黄土墙。再有就是青砖青瓦的大瓦房,瓦片之上散布着青苔蒿草,不少房子因为瓦片脱落出现了或大或小的窟窿。也有个别水泥红砖修建的平房,房子虽然没有问题,院子里一样长满了荒草。
  纵观全村,一幢二层小楼都没有。
  整个村子的建筑,就是活生生的农村民房建筑发展史,只是现在停滞不前了。
  这是苏策出生成长的村子,名副其实的小山村。
  儿时村里还有三十来户人家,随着时间的推移,能搬走的人都离开了,现在只剩下七户人家坚守着这方旧土。
  听苏大强说,仅剩的七户人家才是下坝村最早一批住户留下的子孙,每家在下坝村至少繁衍了三代,早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根。
  至于那些搬走的,都是后来加入下坝村的,对这里根本没有归属感。
  其实苏策知道,苏大强的说法有点自欺欺人的意味。
  不可否认的是仅剩这几户人家确实有念旧的心态,但也正是因为念旧,思维跟不上现在的社会,才没有钱搬出去。
  爷爷曾说过,下坝村这里最早的时候并没有村子,主要原因是位置不好。小雨过后,山谷里就会出现一米来宽的溪流,中雨则会变成三五米宽,一米多深的奔涌河流,一旦遇到大雨或者暴雨,随之而来的绝对是山洪暴发,亦或者是泥石流。
  顺着常年冲刷而成的河床往下走,三十公里外稍显平坦的地方就是县城,雨季到来的时候县城就会变成一片泽国。类似这样的情况在那个年代不少地方都能见到,即便是平原地区也不例外。七八十年代的时候,全国开始大肆兴建水利设施,共计修建了八万多座水库,其中就有下坝水库。
  下坝水库是山体水库,又距离县城近,水库建成之后,为了防止那些不死心的人搞破坏,立马安排了一批守库人,苏策的爷爷就是其中一员。
  守库用不了太多人,但也离不开人。
  本就不多的守库人全都是从外面调过来的,因为工作任务的安排,想要回家一趟都算是奢望。时间一长,就有人熬不住偷偷逃跑,即便是被公社的人抓到,死活也不愿意再去孤苦伶仃的守坝。
  后来,政府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允许守库人举家迁移,不但给了建房补贴,还放宽了一系列政策,这才有了下坝村的雏形。
  最早的时候,有上级任命的守库队长,因为特殊的历史原因,有不少逃荒逃难的人来到了下坝村落脚生根,守库队长也就升级成了下坝村长,看守库坝的任务却始终没变。
  听爷爷说,下坝村最辉煌的时候,全村将近三百口人。
  改革开放以后,村里有个别胆大的人去了东南沿海,从他们口中得知外面的花花世界之后,原本安详宁静的小山村就变得躁动起来,渐渐也就拴不住人心了。越来越多的人出去打工,越来越多打工赚到钱的人搬离了下坝村,便有了现在的凄凉状况。
  想到之前苏大强说的话,苏策嘴角下拉,再次浮现出苦笑。
  下坝村本就只是自然村,自打住户越来越少,村长的权威也跟着日益下滑。
  一丁点好处落不着,行政村有事还得来回跑腿忙活,久而久之村长就成了鸡肋一般的存在。可村子总要有人出头管事,再加上镇里下派任务通知时得有人承上启下的传达,村长一职不能空着。【行政村,早些年称之为大队,现在叫村委,跟城里的居委会差不多。各个地方实情不同,行政村下辖的自然村也有多有少。】
  没人愿意做,还必须得有人做,鉴于下坝村的实际情况,上级对下坝村村长的要求一降再降,以至于现在等同于无,只要是身体健全的男人就行。反正下坝村村长不算行政村村委委员,是不是党员也就不重要了,说白了,跟跑腿伙计没啥区别。
  于是便有了村长轮流做的约定,好巧不巧今年轮到了苏策家。
  “呼!”
  长呼一口气,苏策脸上苦涩更浓。
  苏策一家三口无一不在努力打工,苏策在沿海地区的电子厂工作,每天需要做工十二个小时,一个月也就五千块钱左右。父亲苏大强在县城建筑工地做工,母亲在县城饭店里刷碗,工资虽说不高,但心劲儿一直挺高,只为多存点钱,早日搬出下坝村。
  可计划赶不上变化,苏大强因为常年的重体力劳动,腰间盘本就有些突出,前些日子更是厉害到压迫腿部神经,行动都受到了影响。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动手术,手术费花了不少钱,还被医生告知苏大强以后不能再从事重体力劳动,甚至是干普通农活都要小心注意。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更遑论是腰部手术?
  苏家的顶梁柱垮了!
  刚做完手术的苏大强无法下床,吃喝拉撒都只能在床上,杜月娥为了侍候苏大强,也不能再去打工。养活全家的重担一下子就落在了苏策身上,偏偏又遇到村长轮到自己家,说是雪上加霜都不为过。
  苏策很想把村长让出去,又想到回来时别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全村人都知道村长是个烫手山芋,谁愿意干?
  他不是没有想过厚着脸皮当无赖,死活不接村长的职务,可想到苏大强的性格,又不敢这样做。
  苏大强完美继承了老一辈人留下的传统,做事认理,做人守规矩。
  骨子里更是充斥着大男子主义,只要他不开口,自己真就改变不了这种状况,总不能狠着心让苏大强一个人扛起他的承诺吧?
  可若接下村长的职务,就意味着留守下坝村,随时准备着跑腿干活。
  这样一来,一家三口都要丧失经济来源,腰部养伤又不是短时间内能好的,更意味着一家三口要坐吃山空,搬离下坝村的目标变得更加遥远!
  “狗日的……”
  “……绑定中”
  嗯?
  抱怨的话刚刚出口,耳边突然出现的声音让苏策微微一愣,左右扫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皱眉凝神仔细听,再也没有一丝声响。
  “唉,熬吧,大不了去县城找个工作兼职干着。”
  哀叹一声之后,转身,上山,收夹子。
  夹子是在苏大强的监督下清洗干净的,下夹子的技巧也是苏大强一遍遍重复教导出来的,至于能不能抓到东西,那就全凭天意了。
  来到下夹子的地方,苏策下意识变得轻手轻脚,手里拿着路上捡来的木棍,轻轻敲打着草茎,慢慢走到下夹子的地方,伸头看去。
  放的时候什么样,现在依旧什么样。
  忍不住失望,却不觉得懊恼,朝着下一个地方走去。
  “系统绑定成功……”
  伴随着突如其来的声音,苏策眼前出现一道半透明的金色光幕,上面闪烁着几个流光大字——金牌村长系统!
  PS:新书启航,希望能得到小伙伴儿们的支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