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多一份收入,给他们希望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苏策是被电话吵醒的,电话是渔具店老板打来的,说是已经到了村口。翻身下床顾不上刷牙洗脸,穿好衣服就往外走。
  天色刚亮,整个村子静悄悄的,微微有一丝凉意落在身上。
  还没走到村口就看到一辆白色面包车停在路边,看到车子后苏策下意识的加快脚步。来到车子旁边,苏策赶紧掏出香烟递过去。
  打电话的时候还不到五点钟,人家已经从县城赶了过来,粗略计算一下少说也得四点钟起床,甚至有可能更早。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对苏策来讲都算是一份难能可贵的支持!
  “小苏,车子能开到大坝上吗?”
  面包车里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穿着白色的防晒衣,跟皮肤颜色形成强烈的反差。国字脸浓眉大眼,说话铿锵有力,看起来很爽朗的性格,苏策依稀记得他叫任永友。
  苏策尴尬的摇头,“上坝的路是一条石板路,只能步行走上去。”
  注意到任永友皱眉,苏策赶紧说道:“不过并不是很远,几分钟就到了,任哥你要是东西多,我帮你扛着。”
  看苏策如此态度,任永友也不再计较,反倒笑着拉开车门跳下来,“没事儿,钓鱼人跋山涉水都是常事。来,你帮我扛着钓台,其他东西我自己扛。”
  说话的时候,任永友拉开侧门从里面拽出来一个长方形的箱子递给苏策,苏策上手之后才知道这东西并不是太重,在自己承受范围之内。
  很快,任永友将车内的东西大包小包拿出来,一边肩膀挂着一只红白相间的钓箱,后面背着一个二三十公分宽的帆布包,手里还拎着一个圆形拉链包,上面写着精品鱼护的字样。
  这么多东西?
  任永友注意到苏策眼神里的惊讶,呵呵笑道:“钓鱼人的通病,一开始一竿一线就能钓,钓的时间越长装备越多,竟给自己增加负担。”
  说话的时候,苏策引着任永友朝后山走去,“少带点不就行了吗?”
  “那哪行?”
  任永友眼里闪烁着奕奕光彩,抖了抖肩膀让背后的背包更加牢靠,紧接着笑道:“宁可全部带上,也不敢落下一样,万一因为缺少东西造成跑鱼,好几天都不一定能缓过劲儿来。所以,累点就累点,最起码图个心安。”
  苏策悄悄撇嘴,钓鱼本是休闲放松的方式,你们这样还能放松吗?
  路过毛爷家门口的时候,看到大门敞开,毛爷正在院子里扫地。看到苏策和任永友之后快步走了出来,略显诧异的问道:“来这么早吗?”
  “这是我们村长毛爷。”
  苏策主动介绍毛爷的身份,任永友听后赶紧摸口袋,他能坦然接受苏策派烟,但面对岁数大还是村长的毛爷,必要的礼数还是要有的。
  同时笑着解释道:“早上有一个吃食窗口期,如果错过的话,一天的鱼获也不会太多。我估摸着他们很快就到,钓鱼人都这样。”
  “别掏了,我刚丢。”
  毛爷似乎看出了任永友的意图,直接出声拦下,随后对苏策说道:“你先带他上去,我去村口等着别人。”
  毛爷丢下扫帚,大门都没关直接朝着村口走去。
  “小苏,水库开放是你们村长的主意吗?”
  “不是,是我的想法。”
  上山的时候聊聊天能让人轻微忽略身体的乏累,任永友听到这句话不由多看了苏策一眼,这样一个年轻人提出的想法能被村长通过,而且还是一个改变几十年规矩的想法,难道他另有身份?
  感觉到任永友异样的目光,苏策笑着多说一句,“从明天开始,我就是下坝村的村长了。”
  村长?你?
  任永友瞬间瞪大眼睛,眼神更加复杂了。
  两人都扛着东西,走到一半的时候苏策就忍不住喘粗气,不得不停下休息。任永友显然比苏策强上一些,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站在半山腰一眼望去便是青山,林中不时传来清脆的鸟鸣,伴随着山风传得很远很远。脸上浮现出惬意,任永友眼中尽是满意。
  他一直都想着等岁数大了,找一个有山有水有鱼的地方养老,可惜一直被俗事缠身。今天来到下坝村,瞬间就让他置身于理想中的画面,心情不由变得大好。
  目光游走,当他看到下坝村的全貌时,顿时愣住。
  “小苏,你们村……”
  任永友指着村里的建筑,虽然没有说出后半句话,但苏策能明白他的意思。
  尽管心态已经调整好,再次看到村子破败的景象,心情还是忍不住低落,“有钱的都搬到县城去了,剩下的都是条件不好的,现在只剩下七户人了,要不然也不能轮到我当村长。”
  七户人?
  听到这句话,任永友脸色也是一片黯然,沉默的看着村子。他能理解那些搬走人的心理,多多少少也能体会到剩下七户人的无奈。
  奈何,人往高处走!
  “不瞒任哥,开放水库就是想给村子里增加一些收入,让留下的人过得好一些。”苏策主动坦白自己的想法,嘴角带着苦涩,“村委建议我们撤村并组,剩下的七户人全部搬到张湾村。”
  “毛爷没有同意,我也不准备同意,因为这里是我们的根。下坝村是我爷爷那一辈人建立的,我父亲在这里出生长大,我也是一样。”
  任永友侧目看着喃喃自语的苏策,多了一抹笑容。
  “毛爷没把撤村并组的消息告诉其他几家人,如果不是交接工作的时候听村高官说起,我同样不知道这个消息。用毛爷的话讲,人心不齐,如果超过三家同意搬家,这事儿就算定下了。”
  说到这里,苏策歪头看着任永友苦笑道:“我想多一些收入,让他们看到希望,这样才能保住下坝村。”
  这些话不是苏策瞎编出来的,昨天晚上毛爷在自己家的时候,苏策向毛爷请教怎样才能阻拦撤村并组,毛爷说出了这些话。
  任永友冲着苏策笑了笑,伸手拍了拍苏策的肩膀,“一口气冲上去,不要再停了。”
  PS:状态已经改了,投资的和追投的人应该收到到账信息了吧?
  我能做的只有努力码字,争取把剩下的成就解锁,让你们赚到更多的钱。
  老书友都知道,写《猪肉》时,我从未主动求过打赏,甚至有时候还会劝个别书友不要打赏浪费钱。
  但今天,我必须郑重其事的厚着脸皮求一波打赏助我冲一冲签约作者新书榜!
  这是网站安排推荐之前最重要的曝光渠道,我不想错过!
  拜托诸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