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非法捕捞水产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要想富先修路!
  想到这句话,张明全脸色又是一变。
  苏策那小子想要修路不会是为了承包水库吧?
  如果他没有野心,现在卖鱼的收入已经很可观了,为什么要修路呢?
  张明全眼神变换不停,脸上也是浮现出一抹厉色。
  不行,不能让他得逞。
  先下手为强,抢先拿到承包权?
  张明全紧皱着眉头,随后又是轻轻摇头,路没修好之前拿下承包权有什么用?弄不好连承包费都得赔进去。
  沉思片刻之后,张明全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掏出电话拨打出去。
  ……
  孔令杰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没有水库承包权,一切都是空谈。
  目送任永友和孔令杰离开,苏策立刻转身回家,骑上摩托车朝着县城赶去。
  再次来到水利局,苏策直接敲响了那个科长的房门,得到允许之后推门进去。办公桌后面坐着的科长看到苏策,眼中闪过一丝不耐。
  “领导,我想问问承包下坝水库需要多少钱?”
  听到这句话,科长先是诧异,随后笑道:“你们下坝村有钱吗?”
  语气中的轻视毫不掩饰,嘴角带着玩味的笑容,又是说道:“五十万的承包费一年一交,不要想着讨价还价,之前试图讨价还价的人当场被我赶出去了。”
  之前有人问过?
  苏策心头一跳,难道是孔令杰?
  不对。
  修路的钱孔令杰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五十万对他来讲应该不算什么问题。
  有人在打下坝水库的主意!
  这让苏策多了一层紧迫感,可五十万对他个人来讲无异于天文数字。
  苏策的沉默让办公桌后面的男人更是不屑,还以为自己说出的数字吓到了这个年轻人,又是说道:“还有事吗?没有的话帮我把门关上。”
  苏策真想问问能不能便宜点,可看到科长冰冷的表情,又憋了回去。
  回到村里已经是中午了,苏策懒得上坝,躺在自己的床上不禁发愁。
  五十万。
  按照现在卖鱼的收入计算,一个月差不多能凑齐,可孔令杰的要求怎么办?
  想要满足孔令杰的要求,就必须一个人承担这笔巨款。家里有多少存款苏策不太清楚,但他知道肯定不多,要不然以母亲的心思早就拿钱交房子首付了。
  等卖鱼分钱?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苏策摇头否决了。
  系统给的任务时限是一个月,更可况还有人在打下坝水库的主意,如果被他抢在前面拿下承包权怎么办?
  “唉……”
  越想越愁人,忍不住长叹一声。
  “小策,你过来一下。”
  听的苏大强的声音,苏策还以为苏大强身体不舒服了,赶紧翻身下床来到东屋。
  苏大强趴在床上,伸手示意苏策在旁边坐下。等苏策坐下,苏大强直接问道:“你是什么打算?”
  “我去水利局问过了,承包费一年五十万,不能便宜。”苏策苦笑着说了一句,看着苏大强问道,“爸,你觉得咋样?”
  苏大强咧嘴笑着,“我觉得偷偷摸摸的赚钱不如光明正大的赚钱保险。”
  苏策知道苏大强这是说下坝村现在卖鱼属于偷偷摸摸的行为,就像孔令杰说的那样,水库的资源是国家的。
  “可咱没钱啊……”
  苏策的话刚出口,大门外里就传来嘈杂声,中间还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是毛爷的声音。
  从家里出来,苏策立刻愣住了。
  几个身穿淡蓝色制服的男人站在毛爷身边,眼神不善的看着自己,其中就有自己刚刚见过的那个科长。
  没来由的心头一紧,却只能硬着头皮上前打招呼。
  “原来你是下坝村的村长啊,那就省事了!”
  科长皮笑肉不笑的哼了一句,没等苏策接话,语气突然变得严厉:“接到群众举报,你们私自在国有水库捕捞鱼类进行贩卖,涉嫌非法捕捞水产品罪……”
  听到这句话,苏策脑子嗡的一声就懵了。
  犯罪了?!
  毛爷一脸急色跟穿制服的工作人员解释着什么,可那些身穿制服的人根本就不搭理他。气得毛爷直跺脚,转身离开。
  “别愣着了,跟我们上坝,如果情况属实的话……”
  科长冷哼一声,直接转身朝外走,另外几个身穿制服的男人警惕的盯着苏策,似乎防备苏策夺路而逃。
  见苏策不动,分出两个制服男人走到苏策身边,伸手去推苏策。
  苏策躲开他的手,迈步朝着后山走去。
  看着空荡荡的街道,苏策嘴角微微上扬。幸好崔炳旺上午来得早,幸好现在是中午,背鱼的人都在家休息。
  上午背鱼时背篓落地有点猛,有一根荆条跳了出来,背在身上扎的人生疼,中午吃完饭杜月娥来到秦汉生家里让他帮忙修一修。
  等她从秦汉生家里出来,正好遇到毛爷一脸急色的站在路边,随口问了一句,得知苏策被水利局的人带上坝了,还说有可能涉嫌犯罪,杜月娥脸色一下变得刷白,眼里尽是慌张。
  “啪嗒。”
  丢下手里的背篓,杜月娥转身跑向秦汉生,还没进门就大声喊着:“汉生,汉生,快出来,小策被他们抓上坝了。”
  秦汉生从屋里出来,听杜月娥断断续续的说了一遍,脸色顿时变得阴沉,迈步就往坝上跑。
  杜月娥和后面出来的马娟也是跟着朝山上跑,只不过比起秦汉生的速度慢了许多。
  秦汉生跑的很快,很快就看到几个身穿制服的男人,眼神冰冷的冲上去。
  或许是听后身后的声响,跟在苏策身后的工作人员扭头看向秦汉生,见他表情不对,警惕问道:“你是什么人?”
  苏策看到秦汉生,心里顿时安稳不少,苦笑着喊了一声叔。
  走在最前面的科长盯着秦汉生,眼神依旧不屑,冷冰冰的警告着:“你也是下坝村的村民吧?你们私自贩卖国有水库水产品资源,已经涉嫌……”
  秦汉生看到苏策没事,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听到威胁自己,眼神重新变得阴沉,直勾勾的盯着说话的男人。
  或许感觉到秦汉生的眼神不对,科长及时收声,他知道山里人蛮横,很容易一言不合就动手,冷哼一声转身继续朝上走。
  来到坝上时,钓友们正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吃饭。
  坐在一旁的狗子看到苏策身边跟着一群制服男人,暗暗疑惑。水利局的制服他认得,只是不知道他们这个时候过来干啥,现在也不是汛期,不用开闸啊。
  钓鱼人也注意到了这一幕,只不过他们心思更加活络,感觉到苏策表情不对,钓友们齐齐保持沉默。
  科长看到大坝边这么多钓台,跟举报的内容一样,更加笃定自信了。
  走到一个钓友身边,挤出一丝微笑道:“这里是不对外开放的国有水库,谁喊你们过来钓鱼的?向你们收钱了吗?”
  这话一出,钓友立刻心生警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苏策,却是回道:“没有人跟我们收钱,我们是自己过来的。”
  “我们是县水利局水库管理处的,接到举报有人在下坝水库私自捕捞水产品进行贩卖,你们配合点。”
  站在科长身后的一个年轻人厉声呵斥一句,又是问道:“老实配合我们的工作,对大家都好。”
  他不说话还好,他这么一威胁,立刻就有几个脾气不太好的钓友站了出来。
  有人拿出手机打开录像功能,直接对准说话的年轻人,呵呵笑道:“来,再说一遍,让我看看你们的文明执法。”
  年轻男人脸色一变,眼神怒视着拿手机的钓鱼人,不敢接话。
  科长脸色同样不好看,却不得不耐着性子,保持亲和微笑说道:“大家不要紧张,我们也是为了保护国有资源,这是我们的工作,希望大家能够理解配合。”
  “工作就工作,谁也没说不配合,吆五喝六的吓唬谁呢?”旁边有钓友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
  随后赶来的杜月娥和马娟看到苏策没事,神色不在那么慌张,但还是忧心忡忡的看着苏策。
  科长迟疑了片刻,钓鱼人身份信息不明,不好使用强硬手段,只能转身看向苏策,“下坝水库不对外开放的规定你应该知道吧?”
  苏策皱眉不说话。
  科长嘴角一勾,不再看苏策,转头看着身边的同事问道:“在禁钓水域钓鱼该怎么处罚?”
  刚才被钓友回怼的年轻人立刻接话说道:“按规定,当处以五百元以下罚款。”
  说完,挑眉看向刚才录像的那个钓鱼人,阴恻恻的笑了笑。
  这两人的一唱一和让在场的钓鱼人沉默了。
  “我知道。”
  苏策开口了。
  科长的眼神瞬间变得犀利,盯着苏策的眼睛问道:“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让他们过来钓鱼?你们下坝村就是这么看守水库的?”
  科长的咄咄逼人让苏策心生烦躁,脑子一热脱口回道:“你不是说以后不让我们下坝村守水库了吗?”
  科长脸色一顿,变得更加难看。
  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坝上的人越来越多,下坝村另外几家人也都来到了大坝上,只不过都站在不远处没有过来。
  科长狠狠瞪了苏策一眼,沉声说道:“还愣着干什么,收罚款去。”
  听到这句话,那几个脸色阴沉的工作人员立刻换上笑容,各自转身朝着钓鱼人走去。
  “等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