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我们人少好欺负?【大章求推荐收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汉生叔说了,小岚的贷款可能要一段时间才能下来,所以剩下的钱还得你自己想办法。”
  苏大强又丢出一句话,说完之后看向杜月娥,迟疑了一下才说道:“别人当村长都是混日子,小策才干几天就找到了赚钱的路子。”
  杜月娥依旧愤恨的看着苏大强,自己从坝上回来的时候苏大强还问苏策干啥去了,她没敢告诉苏大强真实情况。也正是亲眼看到了水利局那些人的嘴脸,杜月娥本能的不想跟他们打交道,宁可少赚钱都行。
  “这几天的情况你也看见了,水库不是不能赚钱,小策想干就让他干吧。真要干好了,总比打工强,等几个月把成本收回来,赚到钱之后不就能给他说亲了么。”
  苏大强挤出一抹笑容,同时不忘给苏策使眼神。
  “妈,咱先吃饭,有个情况我得给你好好说一说,你听完之后再表态也不耽误。”眼瞅着杜月娥此时正在气头上,苏策哪敢上去触霉头,只能先缓解一下杜月娥的情绪。
  杜月娥冷哼一声,转身回了厨房。
  几分钟后,一家三口围坐在苏大强的床边,苏策把孔令杰的说法给杜月娥详细说了一遍。
  杜月娥半信半疑的看着苏策,又转头看向苏大强,苏大强快速点头,“就是这样说的,人家愿意帮咱们修路,条件是小策必须一个人拿下水库承包权,只不过修路的钱得用鱼抵债。”
  “妈,只要拿下承包权,就能修路。”
  苏策满脸自信的笑着,他很清楚,如果不能让杜月娥放心,这件事单指望苏大强支持也是白搭。“等路修好之后,就能引来更多的人钓鱼,到时候出鱼也多。”
  “多了咱也不想,就算按照一天两万算,几个月就能把修路的钱和承包费还上,以后就是咱们自己挣的了。这要是一年下来,得赚多少钱啊!”
  苏策第一次在父母前面画大饼,目光恳切的看着杜月娥。
  “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啊。”
  杜月娥似乎被苏策描绘的画面打动了,凝重的神色陡然一松,虽然笑容有些勉强。
  见杜月娥这般,苏大强脸上也是多了一层微笑,看着苏策问道:“剩下的钱你打算怎么办?”
  杜月娥又皱起眉头看着苏策。
  苏策脸上的自信从容少了一些,“我会想办法的。”
  ……
  “什么?不让钓了?那咱们捐的那些钱怎么办?”
  “咱们钓鱼好歹也能帮下坝村多搞一点收入,他们就一点人情不讲?”
  “小苏村长怎么说?能不能想想其他办法?”
  “……”
  任永友看到钓友群里的消息才知道中午发生的事情,特别是看到有钓友询问捐的钱怎么办,任永友脸色不停的变化。
  就在他准备告诉钓友退钱的时候,脑中闪过一道灵光,表情重新变得轻松。
  不让钓鱼对钓鱼人来讲或许是个坏消息,但对下坝村来讲,并不一定是。任永友甚至觉得,水利局横插一脚反而会加快促成承包水库的事情。
  周明和其他几个还没有捐款的渔具店老板看到这个消息时,多少有些惋惜,但更多的却是轻松。
  没了下坝水库,钓鱼人就不钓鱼了?
  显然不可能。
  ……
  终于不用像前几天那样早早起床迎接钓鱼人,苏策定的闹钟是早上七点,奈何,连续几天早起让身体一定程度适应了这个时间,没等闹钟响他就睁开了眼睛。
  习惯性的打开手机,尽管时间还早却再无一丝睡意。
  随手划了两下屏幕,看到短视频APP时,突然想到昨天上午拍的大鱼出水视频。连忙点开APP,只是一眼就让苏策笑出了声。
  之前很少有动静的消息栏竟然出现了99的数字,赶紧点开消息,映入眼帘的是各种点赞消息和评论消息。
  在消息栏查看有些不便,苏策退出消息栏直接点开自己发布的视频,这才更加直观的看到各项数据。
  播放次数603215次,点赞13687次,评论1963条……
  这就是自动推送的效果?
  不但这条视频数据让苏策瞠目结舌,就连之前无人问津的视频也受到了影响,各项数据也都有不同增长。
  苏策咧嘴笑着,心里乐开了花。
  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点开评论区,最上面的几条评论被网友点赞了近千次。
  “发位置,三百公里之内两个小时赶到,一千公里之内连夜赶到。”
  “翻看了作者前面的视频,我就想说一句,这种资源我可以不吃饭钓一个礼拜。”
  “位置?收费?多少?”
  “离婚协议已经写好,就等作者发位置了。”
  “……”
  看着五花八门的评论,以及网友的奇葩回复,苏策更是不时笑出声。
  “小策,你怎么了?”
  突然传来杜月娥的问询声,苏策这才控制自己,回道:“没事,没事。”
  这些评论虽然有些夸大恶搞,却足以证明钓鱼发烧友的热情,苏策简单想了想,把下坝水库的基本情况发在评论区,并且置顶。
  弄完之后推出评论区,下意识地点开个人资料,看到粉丝数量时,又是眉开眼笑。
  543个粉丝了!
  一条视频就吸纳五百多个粉丝,一万粉丝很难吗?
  手机闹钟突然响起,不知不觉已经看了一个多小时的手机,关掉闹钟起床,简单洗涮之后骑上摩托车去张湾村委。
  来到村委,正好看到张明全步行进入院子,看到苏策时竟然主动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本能感觉不对劲儿,但又怕自己想多了。
  “时间掐的挺好,再有十分钟就开会了,走吧,一起上去。”
  打完招呼,张明全率先上楼,苏策跟在他身后。
  村委有一间会议室,就在张明全办公室旁边,房间不大,也就能容纳十几个人的样子。
  苏策一个人坐在会议室内等待,没几分钟就看到两个男人先后走了进来,看到苏策时明显一愣,其中一个国字脸络腮胡男人凝目看着苏策,几秒钟之后不确定的问道:“你是下坝村的?”
  下坝村新一任的村长是个毛头小子,大家都听说了,只不过没见过本人长什么样子。此时能坐在这里,不难让人猜出身份。
  苏策起身点头,他不认识这两个人,但他知道能过来开会的肯定都是村委的干部。主动掏出香烟派发给两人,这才说道:“我是下坝村的苏策,两位大哥怎么称呼?”
  络腮胡男人有些不修边幅,看不出真是年纪,他旁边的男人倒是收拾的挺干净,年纪看着有三十来岁。
  络腮胡男人声音有些发闷,大咧咧的找了个位置坐下,抽着烟回道:“我是唐家坳的唐铁。”
  另外一个男人也顺势坐下,细长的眼睛看着苏策,淡淡回道:“我是李家坪的李少雄。”
  两人的回复让苏策隐隐猜到他们的身份,这俩人怕不是唐家坳和李家坪的村长。
  张湾村、唐家坳和李家坪是张湾村委三个比较大的村子,各自的村长都是通过竞选投票选出来的。
  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是村委委员。
  不管是从管辖人口,还是在各自村子的威望,以及在村委的分量,都不是苏策这种被讹上的村长能比的。
  “你们下坝村现在还有几户人?”
  李少雄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苏策刚要回答就听到唐铁沉闷的声音,“操好自己的心就行了。”
  李少雄冷眼瞪了唐铁一下,嘴角露出一抹不屑,转头看向别处,似乎不再关心苏策的回答。
  这两人不对付?
  苏策冒出一个念头,悄悄观察两人的表情,暗暗告诫自己没弄清楚这两人的矛盾之前,最好不要说话。
  沉默了片刻,屈书记拿着一个黑皮笔记本走进来。
  唐铁和李少雄看到屈书记,齐齐将手里的烟头丢在地上踩灭,连忙跟屈书记打招呼。
  苏策也是笑着点了点头。
  今天的屈书记又恢复到了第一次见面时的打扮,白色衬衣黑色长裤,看起来清爽干练。
  屈书记刚坐下,张明全就跟着进来,进门就冲屈书记道歉,“不好意思,接了个电话耽误了。”
  进来之后,顺手把门虚掩上,坐在屈书记的旁边。
  屈书记和张明全坐在对面,苏策身边是唐铁和李少雄,再看虚掩的门,苏策不禁疑惑,今天的会议其他村委干部不参加?
  会议室内很安静,所有人都在等屈书记开口说话。
  屈书记先是看了对面三人一眼,脸色逐渐变得认真且严肃,一只手握着签字笔,另外一只手按在笔记本上面。
  “今天,还是要说一说扶贫工作……”
  苏策第一次参加这种会议,茫然不知所措,只能装出一副认真听讲的模样,眼神确实悄悄打量着旁边另外三个村长的反应。
  他敏锐注意到,提到扶贫两个字时,唐铁本来就有些低垂的脑袋又往下勾了勾,坐在他身边的李少雄表情也有一些不自然,唯独张明全一直保持着笑呵呵的模样。
  唐家坳和李家坪扶贫工作不好?
  苏策不由猜测。
  “上级领导一直都有强调,扶贫工作不能死搬硬套,要因地制宜充分考虑各自的实际情况。反复开会反复强调,为什么就是听不进去?”
  屈书记一脸寒霜,看着唐铁问道:“唐村长,你说,唐家坳搞养殖的优势在哪里?”
  唐铁被点名,不得不抬头,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却没说话。
  “你不说,我来替你说。”
  屈书记不着痕迹的扫了李少雄一眼,“你是不是觉得李家坪搞养殖出了一些成绩,你就想跟着搞养殖?”
  唐铁依旧不说话,脸上却是多了一层不服气的意味。李少雄听到这句话,嘴角的不屑更加明显,甚至是轻哼了一声。
  “李家坪周边都是缓坡,树林也不茂密,人家有条件搞林下散养。你们唐家坳什么情况你不知道?村子周边都是茂密老林子,前些年还有野兽伤人的事情发生,你们怎么搞林下散养?”
  见唐铁倔强不答话,屈书记眼底闪过无奈,停顿了几秒钟后,语气缓和一些说道:“帮你们修通山路是给你们解决最困难的交通问题,你们村子附近山上那些毛栗子和山货就挺不错的,为什么不能组织村民采摘下来卖钱呢?非要看着他们烂在山里?”
  卖山货的办法屈书记不止一次跟唐铁提过,可他充耳不闻。今天又被提到,唐铁梗着脖子闷声回道:“卖不出去摘它干啥。”
  张明全紧绷着嘴唇,似乎在强力憋着不让自己笑出声。
  屈书记狠狠剜了一眼唐铁,不得不转头看向李少雄。
  李少雄感觉到屈书记的目光,立刻收起脸上的不屑,微笑着回应屈书记。
  “李村长,林下散养确实是个不错的想法,但你的工作方式是不是得改一改?这才多长时间,就有好几个村民跑到村委来诉苦,说你强制让人家也搞养殖。”
  屈书记放下手里的签字笔,打开笔记本看了一眼,重新看向李少雄说道:“精准扶贫是让咱们这些基层工作者更科学有效的开展工作,精准扶贫的中心思想是什么?是让咱们为不同的贫苦户制定建议更适合他们脱贫的方式,并不是一味的推着他们朝某个方向走。”
  “有句老话说得好,牛不喝水强按头,你这样的工作方式只会引发群众的不满和抵触,你必须改正你自己的工作方式。”
  李少雄眼里闪过一丝阴郁,却只能笑着应承。
  屈书记这一番话让苏策明白了大概,唐铁是没找准脱贫方向,死脑筋想学别人的经验。李少雄找准了发向,工作方式却过于强硬,引发了群众的不满。
  这俩人……
  没等苏策感慨完,他只觉得浑身一激灵,屈书记顶上自己了。
  唐铁和李少雄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自觉的朝着苏策看过来,不难发现,这俩人竟然还有心思看戏,一个个眼神中带着好奇和期待。
  “你……”
  屈书记刚说出一个字,似乎想到了什么,稍稍停顿一下之后,不满的看着苏策,“你的想法确实挺好,初心也不错,但你做事之前能不能跟村委沟通商量一下?冒冒失失的搞小动作,这次是没被抓现行逃过一劫。你告诉我,如果被抓到现行,你准备怎么办?”
  苏策现学现用,学着唐铁低垂着脑袋不说话。
  可这一次,张明全不打算沉默了,幸灾乐祸的看了苏策一眼,腰板挺直,干咳一声就要说话。
  “小苏,年轻人容易脑子热冲动做事,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张明全语速不快,一副很体谅苏策的口吻,成功吸引了屋内几人的目光后,却是突然摇头说道:“我听屈书记说,水利局的工作人员已经明确要求不允许下坝水库对外开放钓鱼了,你们没了这项收入,还能安抚住村民拒绝搬迁吗?”
  唐铁和李少雄微微一怔,他们之前并不知道下坝村的事情,听张明全这么一说,大概猜到了苏策都干了什么。
  唐铁毫不避讳,嘿嘿笑道:“小苏,卖鱼很赚钱吗?”
  苏策尴尬的看了他一眼,没敢接话。
  “扶贫工作是件大事,撤村并组也是充分考虑过你们下坝村的实际情况后作出的选择。你既然当了村长,就得配合村委的工作不是?”
  张明全苦口婆心的劝说着,“要我说,你回去之后还是尽快劝说村民,村委这边也好准备安置工作,咱们齐心协力争取在年前把撤村并组和安置工作做好,让村民过一个好年,这才是当干部该干的事情。”
  屈书记不住点头,看着苏策也是跟着劝道:“张湾村的各项条件都比下坝村强,村民搬过来后日子只会越来越好,这是现在唯一一个能改善下坝村百姓生活质量的方法……”
  “不,不是!”
  这两人的一唱一和让苏策心生烦躁,特别是屈书记的话,更是让苏策反感,不禁脱口打断了她。
  愤然的看着屈书记,苏策直愣愣的说道:“你刚才亲口说扶贫工作要因地制宜,精准扶贫要人性化科学化的实施,为什么到我们下坝村这里就必须遵从你们的意思才行?就因为我们村人少好欺负?”
  被打断说话的屈书记先是一愣,听到后面这句话脸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冷冷说道:“那你当着大家的面说说,还有什么办法?如果你说的办法有可行性,村委会考虑你的想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