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被嘲讽,开始借钱【大章求推荐求收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年轻人心气高容易冲动,顺风顺水时一旦遇到挫折,而且是那种釜底抽薪的挫折,很容易打掉他的信心。
  让朱涛举报下坝村就有这方面的考虑,当然,更多的是想阻止下坝村赚钱,只有让他们赚钱的速度降下来,自己才有可能抢在下坝村前面拿到水库承包权。
  张明全能想到苏策计划被阻的沮丧,但他完全没想到苏策敢反驳,而且是针对屈书记的话进行反驳。
  暗自惊讶的同时眯起眼睛看着苏策,随后看向屈书记。因为角度的原因,他只能看到屈书记的侧脸,尽管看不到屈书记此时的面部表情,却能发现屈书记腮边的肌肉隐隐颤动,可见她此时的心情有多不好。
  “苏策,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欺负你们?”
  张明全故意板起脸,义正言辞的看着苏策,“脱贫致富是全国人民的共同目标,不允许任何人掉队,更不允许任何人破坏阻挠扶贫工作。”
  “唐家坳和李家坪都已经看到脱贫致富的方向了,你们下坝村找到了吗?别说致富方向了,看看你们村现在是什么样?全村最好的房子只是平房,一栋楼房都没有是因为什么?”
  张明全嘴角带着讥笑,苏策今天顶撞屈书记的行为已经预示着他以后的日子不会太好过,既然这样,那就没必要再跟他委以虚蛇了。
  “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下坝村的人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早点存够钱搬去县城。农民守着土地都不能让自己的日子好过一些,搬去县城就能好过了?依我看,最终只是给别人打工。”
  张明全毫不留情,甚至给人一种毒舌刻薄的感觉。
  唐铁眼神里带着些许不忍,李少雄却是一副看热闹的心态,甚至嘴角还带着嘲笑的意味。
  张明全的一番话似乎帮屈书记出了一口气,屈书记的脸色也不再那么阴沉,但目光依依旧犀利凛冽,“说吧,你到底有什么想法。”
  苏策就想不明白了,撤村并组到底能给村委带来什么样的好处,以至于他们如此针对下坝村。
  不解,不满,不忿,不服轮番涌上心头。
  “承包水库。”
  苏策毫无惧色的盯着屈书记,目光在她脸上肆意游走,似乎这样能让他舒服一些。
  听到承包水库几个字,张明全脸上闪过如我所料的神色。
  “噗嗤……”
  没等屈书记和张明全做出反应,旁边就传来一声嗤笑。苏策冷眼扫过去,正好遇到李少雄的目光。
  “小苏,我们村搞养殖时屈书记就想过让下坝村的村民跟着我们一起搞,你知道你们村的人怎么说吗?”
  苏策轻轻皱眉,这些事情他并不知道,毛爷也没跟他提过。
  “你们村的人说养少了耽误打工赚钱,养多了投资太多,又害怕赚不到钱。总之就是一句话,没胆。”
  李少雄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又是笑道:“指望他们拿钱承包水库?啧啧……年轻人啊。”
  “谁跟你说要让村民出钱承包水库了?”
  苏策自觉得没有得罪过李少雄,他不明白李少雄为什么要针对自己,心里的不爽更浓,直接反口怼了一句。
  “你什么意思?”李少雄愣了一下,语气不善的问了一句。
  “我什么意思用得着跟你汇报么?”
  泥人尚有三分火性,更何况是一个年轻小伙子?
  平白无故被他们针对,毛爷叮嘱的谨小慎微被苏策直接丢弃,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火药罐,谁碰炸谁。
  看着刺头一样的苏策,屈书记尽管心里很不舒服,但还是保留了一份理性,不禁好奇问道:“你是想自己承包水库?”
  张明全满不在乎的摇了摇头,他不是自大,而是真心看不上苏策的经济实力。
  下坝村,但凡有点能力的人早就搬走了,剩下这些……
  张明全的小动作被苏策看在眼中,心底又是涌出一股无名怒火。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些人为了附和屈书记,只会拿质疑和轻视对待自己。
  既然这样,还有什么必要跟他们阐述自己的想法?
  没了陪着他们一起坐下去的心思,直接起身对屈书记说道:“要是没其他事情的话,我先走了。”
  说完,不等屈书记的回答,径直走出了办公室。
  “这年轻人一点礼貌都不懂,下坝村怎么选他出来当……”
  李少雄的话张明全没有在意,反而笑容更浓了,在他看来,苏策是编不下去才选择逃避的。
  从村委大院出来,苏策长出一口气,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这些人越是不相信自己,自己越要把这件事做成。
  自己要拿实际行动,打屈书记那张漂亮的脸蛋!
  回村的路上,苏策想起昨天晚上父亲说的那些话,无数个念头轮番在脑中闪过。回到家里,心事未平的苏策没有进屋,在院子里坐下反复琢磨该怎么解决钱的问题,没过多久秦汉生走进院子。
  “剩下的钱你打算怎么办?”
  秦汉生自己拿来一只小板凳坐在苏策身边,自顾自点上一支烟。
  “叔,你觉得田大春他们能借钱给我吗?”
  不切实际的想法已经被苏策自己否定,找村民借钱的主意也让他反复纠结。
  听到这句话,秦汉生微微愣了一下,感觉到苏策目光中的希冀,又在心里暗叹一声,却只能实话实说:“很难。”
  秦汉生的回答跟苏策预料的一样,苏策没有气馁,反倒笑着说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起身又对秦汉生说道:“叔,你跟我一起去吧。”
  秦汉生没想到苏策会是这样的反应,迟疑了几秒钟才起身跟着苏策走出院子。
  “先找谁?”
  秦汉生小声问了一句。
  “先找建设叔。”
  把张建设当成第一个借钱目标是因为苏策知道,张建设两口子都是老实人,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最重要的是,张建设没有明确表示过不支持苏策。
  两人径直走进张建设家里,一眼就看到正在杀鸡褪毛的张建设,张建设同样看到了他们,诧异之后笑着招呼道:“你俩自己找地方坐,我先把鸡收拾好。”
  张建设的婆娘李翠花听到院子里的声音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苏策和秦汉生时也是露出笑容,又转身返回堂屋拎着两把椅子出来。
  秦汉生跟张建设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等张建设把收拾好的鸡放进厨房,苏策和秦汉生在张建设的招呼下搬着椅子进了堂屋。
  “小策是有事吧?”
  刚才在院子里的时候苏策虽然说话很少,但他的目光一直跟随着自己,老实归老实,张建设并不笨。
  被点名来意苏策也没掩饰,事到如今必须得硬着头皮厚着脸皮坚持下去才有可能成功。“建设叔,我想好了,水库必须得承包……”
  听到这句话,张建设脸色立刻变得不自然起来,笑容也淡化了几分。他不反对承包水库,但他很清楚,如果田大春和刘黑娃两家不支持,剩下这几家根本没有那个实力。
  “建设叔,你别多想,我今天过来不是让你对钱承包水库的。”苏策赶紧解释一句,等张建设脸色好看一些后,又是接着说道,“叔,你能不能借我一点钱,我要自己把水库承包下来。”
  自己承包水库?
  张建设眼角一跳,看向旁边的秦汉生,见秦汉生笑着点头,突然露出一丝急色看着苏策,“小策,刘黑娃的话你可不能当真啊。”
  张建设以为苏策是被刘黑娃那句话挑动了,本能的就想劝一劝苏策。
  “叔,我承包水库跟黑娃叔没关系,我就是不想让咱们刚找到的路子断了,我不甘心。”苏策认真的看着张建设,“叔,水库是能赚钱的,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清楚。”
  张建设默默点头,真金白银在家放着,他怎么可能不信?别说是苏策不甘心了,他自己也不想放弃这条轻松赚钱的路子。
  奈何田大春和刘黑娃不同意……
  “叔,你要是相信我,就把钱借给我。等水库承包下来,我给你出利息都行,绝对比银行给你的多,你看怎样?”
  苏策恳切的说着,紧紧盯着张建设。
  “咳……”
  东屋突然传来一声咳嗽,苏策和张建设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东屋门口。下一秒李翠花掀开门帘布走了出来,冲着苏策笑道:“小策,你要真能承包水库,是不是需要帮你干活的人?到时候让你建设叔给你干活就行了,你看咋样?”
  苏策脸上瞬间绽放出笑容,狠狠点头。
  从张建设家里出来,秦汉生也是露出轻松的笑容,“这两口子挺会算计的。”
  李翠花没有拒绝苏策说的利息,顺势提出让张建设跟着苏策干活的要求,有了之前分钱的经历,大家都知道水库能赚到多少钱,工资自然不可能给低了。
  再加上借钱的情分,更不用担心工资的事情,可谓是一举两得。没有狮子大开口,但也给自己争取到了足够的好处。
  “各取所需呗,人家愿意借钱给我就已经帮了很大的忙了。”
  此时苏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为了凑够承包水库的钱,哪怕是前几个月不赚钱都行。
  “下面去谁家?田大春还是刘黑娃?”秦汉生又问了一句。
  “刘黑娃。”
  苏策眼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他已经想到怎么跟刘黑娃借钱了,就看他上不上钩了。“叔,等会进去之后……”
  苏策和秦汉生进门的时候,刘黑娃正躺在堂屋的竹摇椅上刷视频,看到苏策和秦汉生时很是惊讶,直到苏策递上一支烟才开口让苏策和秦汉生坐下。
  “黑娃叔,怎么不见胖玲婶儿?”
  苏策装模作样的左右看了几眼。
  “去菜地摘菜去了,你找她有事儿?”刘黑娃不以为然的回了一句,美滋滋的抽着苏策给的小苏。
  “这不是那些钓鱼人说胖玲婶儿做饭好吃么,我就过来问问胖玲婶儿有没有做饭的诀窍,要是有的话,让我妈过来跟胖玲婶儿学学,等几天用得……”
  似乎发现自己说多了,苏策连忙闭嘴,目光看向别处。
  他这种表现在刘黑娃看来很是拙劣,心里不禁开始猜测,等几天用得上?难道又让钓鱼了?
  自己媳妇做饭确实挺不错,这一点刘黑娃很明白,也正是有这种自信,他才更加怀疑苏策的目的。
  刘黑娃坐直身体,看似随意的瞄了秦汉生一眼,对着苏策谦虚笑道:“她有啥诀窍啊,就是瞎摆弄呗。”
  听到这句话,苏策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低着头想了想,看似不甘心的抬头追问一句,“是不是胖玲婶儿做饭用的调料好啊?我等会问问。”
  刘黑娃脸上笑容更浓了,咧嘴露着大黄牙贼笑着问道:“小策,是不是又能钓鱼了?你跟水利局说好了?”
  苏策惊讶的看着刘黑娃,刚要说话就被旁边的秦汉生抢先,“不是,不是,水利局的人多厉害啊,咱们又没关系,怎么跟人家说。”
  说着,秦汉生作势去拉苏策,“咱们先走吧,等会我让你婶子过来跟胖玲学学。”
  苏策干笑一声跟着秦汉生起身朝外走。
  刘黑娃看着两人离开,眼神闪烁不停。
  钓鱼的事情绝对是又有希望了,要不然苏策跑来问做饭的事情干啥?这小子在哪找的关系?
  刘黑娃不时皱眉,最后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难道是昨天那个女人?
  就在他暗暗猜测的时候,院子里传来响动,抬眼一瞧看到胖玲抓着刚摘的蔬菜回来了。刘黑娃立刻站起来,走出堂屋把刚才苏策过来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不忘叮嘱道:“马娟和杜月娥要是过来了,你可千万不能跟她们说怎么做饭的,听见没有?”
  另外一边,田大春家里上演着刘黑娃家里刚刚发生的一幕。
  从田大春家里出来,两人一同回到苏策家中,秦汉生低声笑着说道:“你就不怕田大春和刘黑娃通气,那不就穿帮了么?”
  “穿不了帮,最早的时候就是他两家的婆娘做饭,她们是最先尝到卖饭甜头的人。”
  “胖玲做饭真的好吃么?”秦汉生只是负责配合苏策,他很好奇苏策是怎么想到这个点子的。
  苏策直接摇头,“我也没吃过,我哪知道啊?”
  看到秦汉生疑惑的目光,苏策又是笑道:“叔,我婶子做饭好吃不?”
  秦汉生想都没想直接回道:“好吃啊。”
  “你看,你说我婶子做饭好吃,我说我妈做饭好吃,刘黑娃觉得他婆娘做饭好吃是不是也很正常?”
  秦汉生顿时愣住,几秒钟之后突然明白苏策的意思,没好气的伸手虚点苏策,这小子点子真多。
  “毛叔和狗子家你不打算过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