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拿下承包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天早上,下坝村早早飘起炊烟。
  七点钟左右,五辆摩托车先后从不同的院子里推出来。
  田大春两口子,刘黑娃两口子,张建设两口子都是带着喜色,看到对方的时候都是露出会心一笑,低声攀谈着。
  狗子靠在墙边,看着他们,眼神略显复杂。
  因为秦岚要回县城上班,摩托车只能坐两个人,马娟站在门口跟秦岚叮嘱着什么。
  苏策跨坐在摩托车上,招呼众人准备出发,刘黑娃骑着摩托从秦汉生身边路过,冲着秦汉生开玩笑道:“汉生,让苏策的小媳妇儿跟苏策坐一辆车。”
  秦岚冲着刘黑娃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秦汉生则是哈哈一笑似有意动的看向苏策,对着秦岚说道:“正好,你坐小策的车子,你妈也能跟着去县城了。”
  昨天回来就被人三番两次的提起‘小媳妇儿’,此时明显感觉到父亲神情中的不正常,秦岚很是尴尬,本能的就有些抗拒。想让母亲坐苏策的车子,又感觉更加别扭,无奈之下只能垂着脑袋走向苏策。
  一路骑行来到县城,先把秦岚送回学校,一行人才来到银行。
  此时的银行并没有太多客户,轻松拿到排号,由张建设第一个取钱。
  秦汉生今天过来除了取钱,还担负着保卫工作,几家人的积蓄容不得他掉以轻心。眼神时不时的扫视一圈,目光的警惕和戒备毫不掩饰。
  他这种异常表现成功引起了银行工作人员的主意,只不过银行的工作人员并没有直接上前对他展开询问,而是通过柜台的柜员询问张建设取钱的目的,反复提醒张建设不要上当受骗。
  轮到田大春和刘黑娃的时候,银行工作人员更是谨慎,不停用眼神瞟向站在后面的秦汉生和苏策,就差明着问询他们是不是被人劫持了。
  这种误会一直持续到秦汉生自己坐到柜台窗口前才解除,好不容易全部办完,几家人陪着苏策一同前往水利局。
  看到苏策过来,水库管理处的工作人员面露不耐,当他们得知苏策的目的后,露出惊讶诧异的表情。
  下坝村的情况他们不是不知道,五十万的承包费他们居然拿得出来?
  “是你们合伙承包水库吗?”工作人员疑惑的看着苏策后面的这几个人。
  “不是,不是。”田大春赶紧摆手否认。
  刘黑娃更是主动解释道:“是苏策个人承包,我们陪着他过来看看。”
  听他俩这么一说,工作人员的脸色顿时冷了不少,对着他们说道:“想要承包的人留下,你们先到外面等一等。”
  很快,苏策再次来到李科长的办公室,得知苏策真的凑够了五十万,李科长第一次对苏策露出和善的微笑。
  从文件柜里找出一份档案袋,确认无误后递给苏策,“下坝水库的承包合同暂时没有,你先看看别的水库的承包合同,除了个人信息和承包费用不一样,其他内容基本一致。”
  苏策接过合同仔细查看,这份合同是另外一座小型水库的承包合同,不管是大小和资源优劣等级都比下坝水库差的远。
  合同内容并不算多,只有两三页。
  合同内容确实没有什么过分的要求和不合理的规定,即便这样苏策也是再三询问确认,直到李科长露出不耐烦的表情,苏策才笑着闭嘴。
  暗暗松了一口气,这人跟屈书记认识,不是苏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他真担心这人受到屈书记的影响,故意刁难自己。
  “合同内容是有硬性规定的,你要愿意承包就签合同,不愿意就算了。”李科长最后一丝笑容也隐匿不见。
  “签。”
  苏策没敢犹豫,直接点头。
  刚刚消失的笑容重新出现在李科长脸上,起身对苏策说道:“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找领导请示一下,顺便把合同打印出来。”
  十几分钟后,李科长回到办公室,手里拿着打印好的合同还有一个鲜红的印章。
  合同签好,苏策在李科长的亲自陪同下返回银行,将准备好的钱转入指定账户。李科长从包里掏出公章在两份合同上重重落下,心情大好之际拍着苏策的肩膀说道:“没想到你这个年轻人还挺有魄力,好好干吧。”
  说完,自顾自的离开。
  等他离开之后,秦汉生他们几个瞬间围拢过来,眼神热切的看着苏策手里的合同。
  这不是几张纸,而是他们赚钱的路子!
  “小策,你赶紧联系那些钓鱼人……”田大春催促着,他是一天都不想耽误。
  “对,现在还早,还能赶上中午做饭。”刘桂香眼睛闪烁着精光。
  刘黑娃两口子和张建设两口子连忙附和点头。
  不用他们催促,苏策也知道时间宝贵,正好挡着他们的面给任永友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拿下水库承包权,让他帮忙通知一下钓友。
  苏策没有提到孔令杰,他相信任永友能听懂自己的意思。
  ……
  任永友相信苏策会想尽一切办法那些承包权,可他没想到苏策的效率如此之快。现在钓友人群里发了一条信息,然后拨通了孔令杰的电话。
  前两天传出来下坝水库不让钓鱼的消息后,不少钓鱼人都忍不住沮丧。亲身体验过下坝水库疯狂鱼情的钓友唉声叹气,听说过却没亲自去过下坝水库的钓友稍微好些,但也忍不住懊恼自责,为什么就不知道早点去体验一下?
  丢失了下坝水库这么好的钓鱼资源,钓鱼人不得不把目光重新转向别处,可那些在下坝水库钓过鱼的人总是忍不住拿其他资源跟下坝水库作比较,比较之后又是怨声载道,甚至是借机骂了那些不让钓鱼的管理者。
  “小苏村长刚才打来电话,他已经承包了下坝水库,想要钓鱼的伙计抓紧时间了。”
  看到任永友发出来的消息,沉寂了两天的钓友群瞬间就热闹起来。
  有苏策联系方式的钓友直接给苏策发信息,没有苏策联系方式的人则是纷纷联系任永友,可惜任永友正在跟孔令杰打电话,并没有回复。
  “承包了?”
  下坝水库被苏策承包的消息在几个钓友群里快速传播,周明看到信息之后当场愣住,他是第一批去下坝村钓鱼的人,他亲身体会过下坝村的贫穷,正因为这样,他才想不通苏策哪来的钱承包了水库?
  想不通归想不通,让周明皱眉的是,如今下坝水库被苏策承包了,修路的事情是不是又要重新提起了?
  他能感觉到,经历了下坝水库不让钓鱼的钓友,此时爆发出了更强烈的冲动。
  ……
  还没到家,苏策就感觉手机不停的震动,一开始并没有在意,可连续不断的震感一下一下勾起苏策的心思。
  将摩托车停靠在路边掏出手机,首先看到的是不少钓友发来的信息,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任永友发出去的通知起到效果了。
  正准备给钓友回复消息,电话屏幕陡然一变,一个陌生的号码出现。
  “小苏,我是孔令杰。”
  “孔老板你好。”
  苏策一脸笑意,暗暗感慨任永友会来事。
  “听说你拿下下坝水库的承包权了?我现在就出发,估计下午就能到你们村,你要是没事的话就在家等我。”
  “好的。”
  电话来的急,挂的也快。
  电话挂断之后,苏策快速给钓友回复消息,做完一切重新跨上摩托车。
  回到村里,看到几家人坐在毛爷家门口,特别是看到张建设身边拜访的背篓,苏策突然响起还没有跟崔炳旺打电话。
  “小策,钓鱼人今天来不来?”胖玲殷切的看着苏策,脚下放在新鲜翠绿的蔬菜,显然是刚从地里采摘出来的。
  “来。”
  苏策简单回了一句,将摩托车推进院子,这才跟崔炳旺打电话。
  崔炳旺接到电话很是高兴,一口答应马上找车子,中午之前一定赶到下坝村。
  “不用那么着急,我刚刚通知了钓鱼人,他们还没过来呢,你下午再来也不耽误。”
  “行,那就老规矩,下午四点之前。”
  撂了电话,苏策从院子里出来,刚走出门又被刘桂香问话。
  “小策,来多少人啊?我们也好准备饭菜不是。”
  “我也不知道,反正有不少人联系我,等会看看就行了。”苏策没有给出肯定的回答,转头看向坐在毛爷身边的狗子,“狗子叔,等会你在村口迎一下他们,上坝之后问问他们有多少人吃饭,然后告诉香婶儿和胖玲婶儿。”
  刘桂香和胖玲听到这句话,脸上的笑容有了那么一刹那的凝滞,轻轻皱眉看着苏策。
  之前她们的男人没回来,让狗子帮忙送饭不是不行,现在他们的男人都在家,再给狗子出钱就有点浪费了。
  可苏策的意思很明显,如果这个时候拒绝他,又有些张不开嘴,无奈之下两人只能保持沉默,同时在心里暗暗计较必须找机会跟苏策好好说道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