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气走张明全【求推荐求收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屈书记的话音刚落,就看到临街的这几家有人走出来,都是各家的男主人,人手一只背篓,看到对方时都是露出会心一笑。
  这几个男人看到村委的一群干部时,脸上的笑容有了一刹那的变化,随后当做没看到他们一样,径直从身边走过,连个招呼都没有。
  村民的态度让张明全面露不悦,眼神愈发阴沉,心里暗骂刁民。等他们来到苏策家门口,正好遇到准备出门的苏策。
  这么快就结束了?
  苏策很守信,说不出门就不出门,所以他并不知道村委干部遭遇的情况。
  苏策站在门口,居高临下看着几个村委干部,稍稍一愣之后错开身子让他们进门,同时不忘伸头朝外看去。
  看到田大春他们的背影,苏策轻松不少,这才扭头看向屈书记笑道:“屈书记还有事吗?”
  原本比较宽敞的大门因为这几个人的存在瞬间变得拥挤,不见苏策搬来椅子,张明全更加不爽,冷嘲道:“苏村长打算让我们几个站在门口说话吗?”
  “脚都走痛了……”
  林秀莲适时嘀咕了一声。
  苏策不动声色的瞄了一眼她的高跟鞋,依旧保持着礼貌的微笑,对着张明全说道:“要不咱们去村部?”
  张明全眼睛一瞪,哼了一声不再搭理苏策。
  苏策不再看他,张明全今天不知道吃了什么药,见自己第一面说话就阴阳怪气的。此时更是表现出浓重的不满,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给他好脸色?
  屈书记黛眉微皱,她也觉得苏策针锋相对的意味太浓,这样并不好。可她心里还有更大的困惑,也就没跟苏策计较,直言道:“苏策,你什么时候承包的水库?”
  “今天上午。”
  不用猜就知道他们这个时候过来找自己,肯定是从村民口中知道了什么。自己光明正大承包的水库,有什么好遮掩的?
  苏策回答的很是干脆,说完又是笑着看着屈书记,语气玩味道:“我们下坝村为了不给领导们添麻烦,一直都很积极的在想办法自主创收。”
  “当然,我们不懂什么科学化工作,现在就是瞎搞一通,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还请领导们及时提醒指正。”
  这句话让屈书记眉毛皱得更紧,如果没有开会时的负气而走,她还真有可能相信苏策的话。
  现在嘛,苏策更像是在反嘲,反嘲自己开会时说的那些话。
  没来由的,屈书记觉得不舒服,她也是为了整个村委的扶贫工作,站在她的角度来看,她所做的一切都没有错。
  “现在只是刚刚开始,还没出成绩就想翘尾巴?”张明全冷哼一声,紧接着又对苏策说道,“村委向来都是支持各个自然村自主创收的,既然你们已经开始做了,那就把接下来的工作思路跟屈书记汇报一下吧。”
  其他几位村委干部隐约听说了那天开会的事情,都以为年轻人棱角太多火气太大,苏策今天表现出来的态度无疑验证了他们的猜测。
  太年轻了!
  说话的功夫,耳边传来汽车的声音,声音越来越近。
  已经断货好几天的崔炳旺嘴上不说,心里一直很着急。
  下坝水库的野生鱼帮他拉拢了不少优质客户,卖着省心利润也很可观,一度让崔炳旺以为自己的生意迎来了第二春。
  可突如其来的断货打破了他的想法,更让刚拉拢的客户对他的能力产生了质疑,这比不赚钱都让他难受。
  这几天虽然没有联系苏策,但他私底下一直在联系别的供货渠道。可惜真正的野生鱼太少了,即便找到了有大水库资源的渠道,也都是水库养殖鱼,品质比野生鱼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车子来到苏策家门口,崔炳旺伸着脑袋朝里面看,一眼就看到人群中的苏策,赶紧打招呼。
  几个村干部扭头看向崔炳旺,看到车上的大铁皮水箱时,各自露出不同的表情,张明全嘴角闪过一抹冷笑。
  “他们已经上山了,你先过去吧,我等会过去。”人太多,苏策没有跟崔炳旺多说什么。
  等车子过去,张明全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业务挺熟练的嘛,亏得屈书记专门过来帮你们解决麻烦了。”
  提到这事儿,苏策眼皮快速跳了几下,再看屈书记时眼神里多了一层复杂。迟疑了片刻,开口说道:“汇报工作自然没问题,我该跟哪位领导汇报呢?”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跟屈书记汇报啊!”张明全不耐烦的说了一句。
  苏策没有继续顶撞张明全,反而轻轻笑着看着张明全,“那你……”
  张明全脸色顿时变得铁青,这小子太气人了!
  “哼。”
  鼻孔出气,张明全转身而走,跟那天苏策离开有些相似。不同的是,苏策是自己离开,他是被苏策暗示赶走。
  其他几人把两人的针锋相对看在眼中,看到张明全离开,只能摇头苦笑主动跟着张明全走出去,进了毛建军家的院子,在毛建军家最起码能坐下喝口水。
  苏策的做法就像是小孩子斗气一样,这让屈书记暗中松了一口气,只要他不是真得敌视村委干部就行。
  大门下面只剩下苏策和屈书记两个人,苏策快速转身朝里面走去,在屈书记疑惑不解的目光中搬出来两把椅子。
  这一举动让屈书记脸上多出一抹笑容,坐下之后轻声劝道:“张明全书记也是为了工作,你别跟他斗气。”
  苏策充耳不闻,直愣愣的问道:“屈书记想要了解什么?”
  “水库承包费多少钱?是你个人承包的还是以下巴村的名义承包的?”
  “一年五十万,还有其他的条件,我个人承包的。”
  “你借了多少钱?给村民承诺了什么?”
  “借钱给利息,外加雇佣他们干活发工资。怎么?难道我违规了?”
  两人的一问一答很快,几乎都是脱口而出。苏策微微有些不耐看着屈书记,“屈书记,我怎么感觉你是在盘问我呢?”
  屈书记眼里闪过一丝尴尬,她确实想弄清楚下坝村村民为什么那么干脆的否决了搬到张湾村的提议。如果苏策没有撒谎,这样的条件确实能换取村民的支持。
  默叹一声,也就是下坝村人少,但凡人多一点,只要超出苏策雇佣工人的上限,肯定不会这样轻松。
  做工作,还是要因地制宜啊!
  “苏村长,除了卖鱼赚钱你还有其他想法吗?”
  屈书记好奇的看着苏策,虽然这个年轻人脾气不太好,做事章法也有欠缺,但不得不承认一点,他确实是个有想法,且胆子大的人。
  她很想知道,苏策利用水库赚钱的思路到底是灵光一现,还是有长远的打算。
  屈书记柔和的语气和真诚的目光让苏策心情平静了许多,想要在她身上出气的想法也淡了不少,很是自然地回道:“有啊,修路。”
  修路?
  屈书记眉心紧了紧,难道他想用卖鱼的钱修路?随即想到水库已经被苏策承包下来,怎么处置赚到的钱是他的自由,眉头又是缓缓松开。
  “修路可不是一笔小数字,再说,你肯定借了不少钱,你不心疼?”屈书记嘴角微微扬起。
  “有什么好心疼的?”
  苏策反问,“有投入才有回报,修路就是为了赚更多的钱。”
  看屈书记面露不解,这才解释道:“只有把路修好,来下坝水库钓鱼的人才能更多,买鱼的车辆也能直接开到山上去,这不就节省了人工费用么?”
  “等以后我们再添置两条船,不但能将钓鱼人送到更远的位置垂钓,还能使用更高效的工具捕鱼。时机成熟后,我们还能收费钓鱼,这不都是提高收入的法子么。”
  说话的时候,苏策不自觉的露出笑容,脑子里已经跟着浮现出这样的画面,“一次性投入,终身受益。”
  苏策的自信在屈书记看来就是对美好未来的幻想,就凭苏策现在的赚钱速度,等他凑够修路的钱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了。
  虽然不全信,但屈书记也没有点明。
  就像村民说的那样,下坝村好不容易看到了多赚钱的希望,自己不能打击他们的积极性。
  解开了心中的疑惑,屈书记不打算再继续跟苏策聊下去了。
  少了下坝村这个拖油瓶,她就能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其他村子的扶贫工作中,苏策这样的年轻人都能以一己之力改变村子的现状,自己凭什么不行?
  下坝村一行,让她的心情宛如过山车,先是对村民反应的不解,继而对苏策态度的不满,到现在又变得自信心爆棚。
  起身,主动对着苏策伸手,认真道:“苏策,基层工作有很多困难,正是因为诸多的困难,才需要更多有想法的年轻人加入进来,我期待下坝村能在你的带领下脱贫致富。”
  突如其来的正式让苏策有些措手不及,本能的跟屈书记握手,好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