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哪怕是捅娄子也行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山里人不懂语言艺术,说话一向直来直去。
  大多数人都保持着淳朴的本质,不喜欢骗人,也不希望自己被骗。一旦他们发现自己被骗了,或许不会跟你大吵大闹,但他们绝对会铭记于心,老死不相往来都有可能。
  屈书记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没敢睁着眼睛说瞎话,坦然摇头:“暂时还没有,但我相信只要努力去找,肯定能找到合适的销路。”
  听到这句话,原本还有些抵触的村民纷纷露出无欲无求的表情,个别人不经意表现出来‘我就知道是这样’的神态。
  跟这些村民打了这长时间交道,屈书记早就摸清了她们的心理,看她们的表现就知道这些人是不打算配合了。
  转头看了唐铁一眼,依旧是逆来顺受的模样。
  唐铁不是个例,他只是一个比较突出的代表,代表着大多数山里人。
  习惯了贫穷,长期的贫穷让他们变得麻木满足现状。偶尔受到外界的刺激,或许会爆发出超高的热情和积极性,但这种热情和积极性往往不能持久,来得快去得也快。
  看着唐铁,屈书记脑海里不仅浮现出那个冲动年轻人的形象,这一刻她多希望唐铁也能冲动一下,哪怕捅了篓子也行,最起码拿出不甘落后的态度!
  ……
  保险起见,秦汉恒下午又骑摩托车出去转了一圈,直到遇到前来拉鱼的崔炳旺也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因为上午没有背鱼,积攒了一整天的鱼获就显得特别多,一直忙碌到天色昏暗才勉强把所有鱼获称重装车。
  就在崔炳旺跟苏策转账的时候,佟三娃来到苏策跟前,脸上挂着笑容对苏策说道:“小苏村长,设计图出来了,明天就能正式开工了。”
  效率挺高呀!
  苏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崔炳旺笑道:“好事呀,等路修好就不用这么麻烦了,对了,工期大概需要多久?”
  收到崔炳旺的转账,苏策将手机收回兜里,同样好奇的看着佟三娃。
  “现在说不好,得等明天大型机械过来之后看看施工效率。”佟三娃没敢说大话,模棱两可的说了一句之后,又对苏策说道,“小苏村长,你们能不能帮忙安排一些住处让工人们住下?这样能节省一些上下班的时间,工人们充分休息之后干活才有精神。”
  安排住处?
  苏策迟疑了片刻,随后眼睛一亮指着那些破旧的房子说道:“你看这些没人住的房子能行吗?”
  佟三娃微微一怔,疑惑道:“这些房子的主人能同意?”
  “主人个屁啊,它们早就被主人抛弃了!”
  刘黑娃嘿嘿笑着,眼神异常明亮的看着佟三娃,贼兮兮问道:“老板,你们工人吃饭问题怎么解决?要不要我们帮你们做饭?”
  “对,刚才走的那些钓鱼人你看见了么?都是城里过来的,他们的午饭就是我们提供的,没有一个人说不好吃。”田大春赶紧跟上,似乎担心佟三娃不同意,故意拿钓鱼人出来说事。
  佟三娃没敢直接答应,侧头看向苏策,见苏策点头,这才问道:“一个人一天收多少钱?”
  刘黑娃和田大春之前都在工地打工,自然清楚工地的伙食标准,两人只是简单对视一眼就有了决定。
  “一个人一天按照三十块钱的标准,早晚馍馍米粥配青菜,中午有肉有汤,白米饭管饱,怎样?”
  佟三娃默默核算成本,过了好一会儿功夫,又转头看着苏策问道:“小苏村长,住的房子不收钱吧?”
  苏策直接摇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是交代道:“不收钱,但你们必须找安全的地方住,也不允许破坏里面的东西。”
  佟三娃连连点头,他是包工头,给工人开工资都是按天计算。让苏策帮忙安排住宿的地方就是为了节省上下班浪费在路上的时间,这样的话工人每天最少能多干一两个小时,长期下来就能节省不少工时,自然可以节省不少工资。
  少了这一笔开支,佟三娃也不再计较伙食费的问题,很是爽快的点头答应。
  张建设在一旁看得眼热,修路的工人肯定不会少,刘黑娃和田大春就算一个人赚十块钱,一天下来又多了好几百的收入。
  往家里走的时候,张建设刻意放慢脚步,保持跟刘黑娃和田大春同样给的速度,笑着问道:“大春,黑娃,修路那么多工人,就算只有中午一顿有肉也需要不少鸡鸭,你看……”
  下午干活的时候张建设已经把自己小舅子给下坝村供应鸡鸭的事情告诉了两人,还故意告诉两人这是苏策帮他想的主意。听是苏策让他这么做的,田大春和刘黑娃也就没有拒绝。
  本来嘛,他们自己养的鸡鸭已经消耗殆尽,出去购买同样要花钱还得浪费时间。现在有人送货上门正合他们心意,一番讨价还价后,最终确定合作关系。
  “放心吧。”
  刘黑娃故作大方的在张建设的肩膀上拍了拍。
  准备进门的时候苏策突然转身走进毛爷家,一眼就看到坐在堂屋门口吃饭的毛爷。毛爷看到苏策有些惊讶,示意他自己找凳子坐下,“你吃过了?”
  “没呢,刚卖完鱼。”
  苏策坐在毛爷对面,把刚才让佟三娃自己找空房子住的事情说了说,说完之后忐忑问道:“毛爷,这样安排没问题吧?”
  毛爷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有什么问题?你又不是不知道搬走那些人根本不打算回来了。”
  苏策知道那些人不打算回来,但房子终归是人家的,没经过他们的允许就让别人住进去,多少有些不妥当。
  毛爷咽下最后一口米粥,刚放下碗筷就看到苏策递过来的香烟,顺手接过点燃之后又是说道:“你上次不是联系过他们么?联系不上的明显是不想再跟咱们村有纠葛,能联系上的也没几个把这里当成自己的根。”
  “咱们这里土地不多,而且收成也不好,对他们来讲没有一丁点值得留恋的。”毛爷的语气平淡,似乎在讲述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你要是不信,随便找个理由再联系一下他们,就说村里有任务,你看他们能不能回来。”
  苏策相信毛爷的话,上次他亲自去县城找那些搬走的人,亲眼看到了他们的反应和表现。尽管苏策当时并不是真的想让他们出钱帮忙修路,但他们的表现确实让人寒心。
  “你什么时候有空去乡里一趟,去派出所查询一下那些搬走的户籍。我估摸着应该有不少人已经把自己的户口迁走了,户口既然不在咱们这里了,那他们就不再享受村民该有的待遇。”毛爷目光清冷的看着苏策。
  查户籍?
  苏策眼睛一亮,毛爷的意思他听懂了,如果那些人真的迁走了户籍,那他们的宅基地就要被收回。
  “毛爷,派出所能配合吗?”苏策有些吃不准。
  “去找屈书记,让她出面不就行了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