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赔一百万多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他是以发短信的形式告诉安瑶的,结果很意外地收到了安瑶的回复:你这是可怜我吗?
  他把自己刚才发的短信内容又看了一遍,很平和的语气,安瑶到底是怎么看出可怜的意思的?
  他的表述没问题,有问题的是安瑶对他的看法。
  两个人针尖对麦芒,对谁也没好处。
  庞飞想放下态度和安瑶好好沟通沟通。
  林静之说的对,沟通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针锋相对,只有离婚这一个结局。
  他对安瑶不是无情,为什么不去努力一下争取一下?
  缘分来的不容易,干嘛要这样浪费?
  深呼吸一口气,庞飞的手指快速地在手机屏幕上飞舞:你理解错了,我没那个意思,就是想帮酒楼做点什么。
  安瑶回了个带问的表情。
  庞飞不懂,还特地百度查询了一下。
  编辑好的短信删了又删,最后还是什么也没发出去。
  有些事情心里清楚是一回事,实际行动又是另外一回事,想让他说软话哄安瑶开心,真的很难做到。
  算了,还是顺其自然吧。
  上午十点,长安酒楼,三方见了面。
  方镇海五十多岁,两鬓的白发和脸上的皱纹都没能遮挡住他双眼中的深邃,单是往那一坐,就给人一种老奸巨猾的感觉。
  方少毅白白净净,一米八几,留着时下最流行的潮发,不管是谁进来,他都是那副不屑一顾的表情。
  说是调节,方家人的脸上却看不出一点愿意和解的意思,这事要不是钮作为出面,还真没这么好解决。
  叶保持招呼大家入座,客套话没少说,倒是惹的方少毅不耐烦了,“罗里吧嗦的,你烦不烦啊。不是要调节吗,给你们五千块,这事你们不许再追究了。”
  五千块,打发要饭的呢?
  庞飞暗暗压住时峰的胳膊,示意他稍安勿躁。
  钮作为“咳咳”两声,示意叶保持说话。
  今儿个将叶保持叫来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先探探方家人的口风,若是他们好说话,那钮作为也便不说什么了,若是他们不好说话,则由钮作为出面。
  调节调节,自然是双方一起调节。
  现在时峰这边是受害一方,人还在医院躺着,赔偿的事情理应由他们来出,多了少了的,再慢慢调节,哪有你闹事一方说话的份。
  钮作为满脸不高兴。
  方镇海是个很会察言观色的人,既然卖了钮作为这个面子,那就不能让人家难看。
  “少毅,休得无礼,听钮局长的。”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再把事情推给叶保持也没什么意义。
  “既然方老爷子这么说了,那我就说句公道话,方少爷动手打人到底是不对的,我按照法律规定来协调赔偿事宜,治疗费你们肯定得出,后续的营养费、误工费、伙食费你们也得出。”
  时峰补充,“还有伤疤修复的费用呢。”
  方少毅拍着桌子叫嚷道,“你怎么不说还有他的丧葬费呢?”
  “你说什么?”时峰拍的比他还大声。
  方镇海说是阻拦方少毅,其实也就蜻蜓点水般的说两句,无关痛痒的,作秀给谁看呢。
  方家人的态度庞飞全都看在眼中,估摸着今儿个来也就是卖钮作为个面子,根本没想好好的谈事情。
  钮作为是来调解的,不是来向着他们说话的,想为何辉多争取一些,还是得靠他们自己。
  庞飞缓缓站起来,瞬间吸引了在座所有人的注意。
  方家人是好奇,眼前这个少年到底什么来头,竟然能让钮作为亲自出面调解?
  时峰则是以一种希望的眼神看着庞飞,这种场合他就是把嘴皮子磨烂了,也很难为何辉争取到什么,但庞飞就不同了。
  “方老板,方公子动手打人,是不是他的不对?”
  “按照华夏国律法第168条,任何人不得故意伤害他人,情节严重者判三年以上有期徒刑。”
  “方公子的所作所为都被监控拍下来了,若这件事我们要追究到底的话,让其进去蹲个几年,也不是不可以。”
  “啪”的一声,方少毅拍着桌子怒气冲冲地站起来,“你特么……”
  “少毅!”当着钮作为的面,可不能胡来,方镇海是不想得罪钮作为。
  “我们是带着诚心来调解的,该补偿的补偿,该赔偿的赔偿,你们开个价吧。”不就是钱的问题嘛,只有穷人才会为了钱争来争去的。
  该赔偿多少这个问题庞飞做不了主,将话语权让给时峰。
  时峰伸出一根手指,“住院费、误工费、伙食费、中泰的损失费,后期的疗养费、整容费,一共一百万。”
  “我再加十万,把他的丧葬费也出了吧。”方少毅又插嘴了。
  这次方镇海不加阻拦,就是默认了方少毅觉得对方胡乱要价的意思。
  钮作为作为调节人,这个时候的作用就尤为重要了,“方老板,您觉得如何?”
  这么说的意思,就是向着庞飞这边了。
  方镇海轻笑一声,“一百万不多,可方家的钱也都是我辛辛苦苦赚来的,又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只是头上有几道伤疤而已,又没伤了骨头伤了脑子的,这张口就要一百万,是不是有点狮子大开口了?”
  时峰想说什么,被庞飞摁住了,“那照方老板的意思,觉得赔多少合适?”
  “一万!”
  从一百万直接杀价杀到一万,这老狐狸还真是狠。
  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
  庞飞低头看向时峰,话锋一转,问道,“你卡上有一万块没?”
  “有啊,怎么了?”所有人都不明白庞飞的意思。
  庞飞捞起面前的啤酒瓶,“啪”的一下往桌子上一磕,将酒瓶摔碎,玻璃渣子四溅,将邻座的叶保持吓的脸色煞白。
  安瑶准备了好酒好菜亲自送过来,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庞飞摔破酒瓶子这一幕,连她也给吓住了,呆呆地站在门口,身体像是被定住了一样。
  庞飞居高临下地看着方家父子,神色冷漠,“你们的赔偿我们不要了,俗话说杀人偿命,那伤人就该用伤来偿还。”
  “何辉的脑袋上一共八道伤疤,其中有五道伤口超过八公分,一道五公分,两道三公分的。我就给贵公子头上也依葫芦画瓢地弄八道伤疤出来,放心,我手法很准的,绝不会打不准的。”
  一面说着,一面提着破碎的啤酒瓶靠近方少毅,尖锐的渣子划过桌上的玻璃面罩,发出刺耳的声音。
  方少毅怒气冲冲站起来,“特么的,你要不敢动手你丫的就是龟孙子……”
  “咔嚓”一声,方少毅的话还没说完,只见眼前一道影子划过,紧接着,脑袋上一股热流流淌下来。
  方少毅伸手一摸,红艳艳的,全是血。
  “你……你……”血流在别人身上是别人的血,流在自己身上那意义就不一样了。
  这家伙平日里耀武扬威威风八面的,真遇上事了,就是怂包一个,见了血差点没吓晕过去。
  方镇海拍着桌子站起来,迎上庞飞的目光,气势瞬间就被压制住了。
  庞飞的气场太强大了,太坚定了,也太恐怖了。
  那双漆黑的眼神里流露出浓浓的杀气,鬼神不惧。
  他不是在恐吓,是玩真的!
  可怕!
  实在可怕!
  “少毅,还不闭嘴?”再不闭嘴,就等着再多挨几下吧。
  钮作为跟着站起来,“别动怒,都别动怒,说好了今儿个是来调解的,这是干什么呢。方公子,不要紧吧?”
  不要紧个屁,没看见都流血了吗?
  奈何父亲暗暗掐他的胳膊,不准他再惹是生非,方少毅只好硬忍着。
  “说好了是来调解的,庞飞你这是什么意思?”方镇海问。
  庞飞垫了掂手里的啤酒瓶,道,“我意思还不够明白吗,一万块的赔偿我们不要了,现在我们要让方公子脑袋上也开八道伤口,这事就算扯平了。”
  “你这是……你这是胡来,钮局长,你倒是说句话啊。”
  钮作为装作没听见,这会子他说什么都会得罪人,索性装聋作哑。
  方镇海哪里能不明白钮作为的意思,今儿个这事要么按照时峰的意思赔了那一百万,要么就得让庞飞在方少毅脑袋上也划八道伤口,不管哪一个,对他们方家来说都是一种侮辱。
  怪他自己大意了,没想到对方竟然来了个狠角色。
  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们还有别的退路吗,只能照着时峰的意思赔偿一百万了。“把你账给我,回头我让人把一百万打你账户上。”
  这话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时峰将早已准备好的纸条放在方镇海面前,笑嘻嘻道,“方老板,我是个很讲理的生意人。我兄弟一道伤口我给你算一万,刚才我兄弟在贵公子脑袋上开了一道口子,那一万块我就给你免了。你给我九十九万就行了,多了我也不要。”
  气,非常气,方镇海的肺都快要气炸了。
  “少毅,咱们走!”
  今儿个这亏他记下了,迟早是要讨回来的。
  方家父子怒气冲冲离开,包厢里立马响起时峰大笑的声音,“庞飞,真有你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