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毛五找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安瑶气结,一口气堵在嗓子眼,上不来下不去。
  该死的庞飞,不过是为酒楼招揽了点生意就如此不把她放在眼里,若是让他真做出点什么来,还不得上天了?
  果然是没出息,只有屌丝才会爱装逼!
  哼!
  自黑子的事情一出,后勤部众人对庞飞更是唯恐避之不及,凡庞飞所过之处,其他人都躲的远远的。
  庞飞守着他那一亩三分地,倒也过的逍遥自在。
  夜晚降临,门前的停车场陆续有车子停进来,酒楼前也变得热闹起来。
  庞飞躺在躺椅上,歪着脑袋看着外面的热闹场景,漆黑的眼眸中平静如水。
  流光溢彩是这个城市的色调,来来去去的人群显示着城市和静谧森林的不同。
  这里是有生命的,有热情的,这里是多姿多彩的,是有活力的。
  在这里,不用担心下一秒是该往左走还是往右走,也不用在吃东西之前先小心翼翼地验证一下食物是否有毒,更不用担心晚上睡着了是不是有毒蛇猛兽出没……
  处来时的不适慢慢被适应所替代,和以前的生活相比,还是现在的生活更好一些。
  视线里突然发现几道熟悉的身影,毛五、赵伟、杜鹏!
  这三个人组合在一起,注定了没好事。
  庞飞一骨碌从躺椅上坐起来,只是脚步在下一秒停了下来。
  管,自然是要管的,可若是自己主动冲出去,安瑶只会觉得是他自己惹的麻烦自己解决,搞不好还会斥责一通。
  那就暂且先不管,等着她来求自己吧。
  林静之刚从电梯里出来,就看到杜鹏他们从外面进来,对于赵伟她没什么印象,毛五和杜鹏她却是认得的。
  特别是那个毛五,据说是个社会人,办事狠辣。
  三个人面色不善,明显是来找事的。
  林静之缩回了脚,赶紧拿出手机,拨通庞飞的手机,“庞飞,你快到大厅来,这边出事了。”
  “我就是个代驾,出事了你找保安啊,给我打电话干嘛。”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
  “庞飞,给老子出来!”毛五脾气暴躁,一脚将大门口的花瓶踹倒,吓的门外的几个客人不敢再进来。
  大厅里的一些客人也被吓的不轻,纷纷往外跑。
  几名保安上去阻拦,被打的满地打滚,捂着肚子哀嚎着半天爬不起来。
  眼看着情势越来越糟糕,林静之不得不出面了。
  “几位这是干什么?大庭广众之下闹事吗?”林静之处之泰然,毫不畏惧,没这点本事,她也坐不上主管的位子。
  毛五面目狰狞,“臭娘们,这里没你的事,赶紧给老子滚开。”
  杜鹏到底还念着林静之,不想她遭罪,“静之妹子,这里没你的事,你最好别多管闲事,赶紧走开。”
  “杜鹏,你好歹是个大老板,怎么弄的跟小混混一样,竟然跑到这里来闹事来了,你就不怕今儿个的事情传出去了,有辱你杜老板的名声?”
  “罗里吧嗦的……”毛五没耐心跟一个女人在这浪费口舌,凶神恶煞地走向林静之。
  杜鹏一把将其抬起来的胳膊抱住,“毛哥,一个女人家,你跟她计较什么啊,我让她赶紧滚就是了。”
  说完,看向林静之,不停地朝她眨眼睛,示意她赶紧离开。
  林静之视若无睹,小小的身子站的笔直,昂首挺胸,颇有几分女中豪杰的架势,“我是这里的管事的,有人要在这里闹事,我有义务和责任站出来。”
  “这里是长安酒楼,不是大街上,你们想闹事,得先问问我同不同意!”
  毛五大笑起来,“臭娘们,嘴巴挺能说啊,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本说大话。”
  将杜鹏甩开,毛五大踏步走向林静之,沙包大的拳头直直地朝着林静之脸上砸去。
  一个是一米九的粗壮大汉,一个是一米六的娇小可人儿,单从外表上看,输赢一目了然。
  这一拳头若真砸下来了,林静之的脸能被砸出一个大坑来。
  不少围观人群都为她捏一把冷汗,偏偏她始终矗立在那里,纹丝不动,漆黑的眼眸中也丝毫看不到畏惧的神色。
  千钧一发之际,她迅速从包里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咔嚓”一下,刀刃在毛五的拳头上划过。
  刀刃和拳头蜻蜓点水般擦了一下,划破了点皮。
  毛五怒的是自己竟然被一个女人给伤着了,殷红的鲜血从皮肤下渗出来,十分惹眼。
  林静之丢掉手提包,双手握着匕首,刀尖对着毛五的方向,“我看你们谁敢乱来?”
  “妈了个巴子的,你这个臭娘们,竟然敢弄伤老子。”毛五暴怒,大有将林静之当场撕碎的架势。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冷冽的呵斥声从电梯那边传来,“住手!”
  安瑶听闻大厅出事了,连忙赶下来,也亏得她赶到的及时,不然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将林静之护在身后,“各位,要来闹事也得有个理由吧,我安瑶并没得罪你们,你们扰我酒楼的生意,打我酒楼的人,总得给我个说辞吧。”
  “我安瑶一个女人家能混到这个地步,也不是吃素的,若你们执意要闹事,那我不妨奉陪到底。但我丑话说在前面,今日的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杜鹏和赵伟都是生意人,事情闹大了,对他们都没好处,而且传出去了对他们的名声也不好。
  二人眼神交流了一下,一起劝说毛五稍安勿躁。
  冤有头债有主,今儿个他们是来找庞飞算账的,只要对方肯交出庞飞来,其他的事情都好说。
  “安瑶,只要你把庞飞交出来,我们立马就走人。今晚上你酒楼的损失以及那些人的医药费,我们也都愿意出。”赵伟道。
  安瑶道,“好,你们说话算数。小赵,去算一下今晚损失了多少钱。”
  “安总,你……”庞飞的麻烦不是因自己而惹的,是因为林静之,因为酒楼,因为安瑶!
  他没错,可出了事,安瑶就把他推出去顶包,这对他来说也太不公平了!
  这么简单的道理林静之都明白,为何安瑶就是不明白?
  小赵很快跑过来,“安总,预定的包厢被退了三个,大约损失在两万左右。”
  “两万的损失,再加上那些保安们的医药费和误工费,我要你们五万的赔偿,不算多吧?”
  五万块钱对赵伟和杜鹏来说那就是九牛一毛,二人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那现在就转账吧。”安瑶将手机递过去。
  赵伟直接给她转了五万过去,看到进账短信,安瑶便让小赵去通知庞飞。
  从头到尾,她连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
  林静之失望极了,“安总,我以前一直觉得你是个很有原则的人,你坚强、独立,是女人中的典范,跟着你,能让我学到很多东西。”
  “可是现在,你让我……”
  安瑶注视着她,神色冷冽,“你想说我让你失望?林静之,你是不是放错自己的位置了,我的家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评论了?”
  家事?
  这明明是公司的事情!
  撇开庞飞帮过林静之帮过安瑶不说,他为酒楼做了那么多,连保洁阿姨都看在眼里了,安瑶是瞎子吗,没奖励就不说了,出了事就把他推出去,这算什么?
  “安总,我想最看不清自己位置的人不是我,是你!”
  “呦,真热闹啊!”庞飞的笑声让安瑶给予说出口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
  这里发生的一切庞飞都看在眼里,因为他一直在柱子后面留意着,以防有突发情况的时候他能及时出手。
  当安瑶说要把他交出去的时候,他自己都很奇怪竟然没有想象中那样生气,大概是因为习惯了,也或许是麻木了。
  他笑嘻嘻着走过来,林静之为他感到心疼、不值,而安瑶始终面无表情,不,应该说是她的任务完成了。
  “你们要的人来了,现在可以走了吧?”
  “姓庞的,老子来找你算账来了,有种的话就跟老子走!”毛五指着庞飞的鼻子,脸上的伤疤拧在一起,越发显得狰狞可怖。
  庞飞嘴里叼着根牙签,吊儿郎当的。
  走,想得美啊!
  安瑶巴不得推他出去顶包,他岂能让那女人得逞?
  你对我不仁,我对你不义。
  庞飞往沙发里一坐,翘起二郎腿,嘴里的牙签左右转动着,“我倒是想跟你出去呢,就是我这腿啊不听使唤,要不,你们抬我出去?”
  “我抬你妈逼!”毛五挥拳砸过来。
  庞飞看似没任何反击,其实心中早有盘算,待毛五走到跟前,他突然出脚,将其绊了一跤,前面就是花盆,整个脸都磕在花盆上,差点没把牙磕掉了。
  嘴里的血“噗嗤噗嗤”往外冒,配上那狰狞可怖的表情,宛若恐怖片里的鬼一样。
  “啊,我要杀了你——”毛五被激的失去理智,疯一般朝着庞飞冲过去。
  有些人就是没有自知之明,就比如毛五,上次的事情已然证明两个人的差距,偏偏他总觉得上次是庞飞侥幸的,誓要打败庞飞来证明自己的本事和能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