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好男人值得等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时峰道,“你头上的伤是因为公司挨的,我是你老板,该给你赔偿多少,我说了算。别婆婆妈妈的了,赶紧把手机给我。”
  时峰这家伙的确是个好老板,对待员工就掏心掏肺,也难怪大家伙都愿意为了他卖命。
  何辉执意不要,被他硬是将手机掏了去,密码他知道,直接转账。
  一百万,自己拼死拼活,不为占一分钱便宜,全都是为了何辉要的。
  饶是庞飞,都很为时峰这份魄力所感动。
  另外两个被安排来照顾时峰的伙计也少不了补偿,全部都是带薪伺候,奖金什么的一分钱不会少。
  这样的好老板,谁不愿意死心塌地地跟着?
  “老板,我想出院。”头上的伤确定了都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住在这里每天要花费不少钱,而且公司里很多事务都等着他去处理,何辉实在无法拿着一百万的赔偿心安理得地坐在这里,还被人伺候上。
  这一次时峰拗不过他,便也就同意了。
  说出院就出院,时峰让那两个陪护的人去给何辉办理出院手续,当天就出院。
  “哈,原来你压根就没想给我赔钱,骗子,男人都是骗子!”这边正说说笑笑着,又碰上安露了,劈头盖脸对着时峰就是一顿臭骂。
  当初那样说不过是为了帮庞飞解围,赔偿不赔偿的,时峰根本没往心里放,但眼下的情况是,不赔偿,怕是几人就别想走了。
  几千块钱而已,时峰还不至于赔不起,“来来来,我加你微信,现在就给你转账。”
  大家兴致正浓,不想被安露扫了兴致。
  二人互相加了微信,时峰给安露直接转了两千块,出手很是大方!
  安露收到钱,兴高采烈地走了,却不是走向病房的方向,而是楼梯的方向。
  她能走,肯定是有别人照顾着安瑶,是曹秀娥还是罗亮?
  庞飞闭上眼睛,不愿去想。
  时峰不明所以,“诶,她怎么走了,不伺候病人了?”
  话音落,但见罗亮从安露先前出来的病房里出来,还搀扶着安瑶。
  时峰不认识罗亮,却是认识安瑶的。
  看那二人亲密的举动,就是傻子也能觉察出不他们之间不正常的关系。
  是可忍孰不可忍,那小白脸带绿帽子竟然戴到他庞哥头上来了!
  “小子,拿开你的脏手!”时峰指着罗亮的鼻子,气势汹汹。
  那二人的目光同时被时峰身旁的庞飞吸引,一来,彼此之间太熟悉了,二来,庞飞一米八几如同戳天一般的身高,实在太抢眼了,想不注意到都难。
  “别理他们,咱们走。”
  卫生间,罗亮竟然扶着安瑶去卫生间!
  安瑶口口声声说的她和罗亮之间是清白的,就是这样清白的?
  不用时峰动手,庞飞自己都想动手。
  几步走过去,一把将罗亮扯开,顺势扶着安瑶的胳膊,“老婆,我还在这站着呢,你这样公然和别的男人暧昧不清,是不是也太明目张胆了一些?”
  周围不少人闻言都朝安瑶投来鄙视的目光,长的这么漂亮,竟然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真是可恶、可恨啊!
  安瑶甩了几下,没能将庞飞的手甩开,怒气冲冲地瞪着他,“你胡说八道什么?”
  “难道不是吗?”
  安露根本照顾不了人,一晚上都没熬出来,就叫嚷着皮肤变差了黑眼圈出来了,罗亮也是她叫来的,目的就是想早点脱手走人。
  挂完吊水想上厕所,她一个人又走不了,总的有个人搀扶着吧,实在没办法了,她才麻烦罗亮的。
  庞飞不问缘由地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她泼脏水,实在让她恼火。
  还说什么喜欢,喜欢一个女孩子就是这样喜欢的?
  “滚!”她从牙缝中挤出这个字。
  庞飞一使劲,单手将她提起,另外一只手从她膝盖下面一搭,将其公主抱起来,“要滚也得等你脚伤好了出了医院再滚!”
  “让让让让,我老婆脚伤有伤不方便,我要带她进去解手。”
  在医院,因为伺候病人进入异性卫生间的事情常有,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不少女同志都对庞飞投去崇拜的目光,更对安瑶投去羡慕的目光,能被老公抱着解手,多man,多酷啊!
  另一边,时峰将罗亮拉到一边,“兄弟,咱们聊聊。”
  罗亮很排斥时峰,“我不认识你,和你没什么好聊的。”
  时峰手劲比他大,搂着他的肩膀,就如同用钢筋禁锢着他,“不认识没关系,多聊聊不就认识了嘛。哥几个,你们说是不是……”
  一行人渐行渐远。
  庞飞将安瑶安置好,“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王八蛋!!!”安瑶骂骂咧咧。
  作秀这东西真没那么容易,你得心理足够强大。
  明知道安瑶讨厌自己,庞飞还得硬着头皮和她暧昧亲热,然后换来安瑶的更加讨厌和厌恶,为了什么,值得吗?
  庞飞不知道,每次一想到这些东西他就头疼。
  安瑶气归气,该解手还是要解手的,实在憋不住了。
  可解完手提裤子也是个问题,脚上没力气,身子站不起来,裤子就没法提上去。
  努力了几次都不行,动来动去的,扭伤的部位倒是越发严重了,钻心地疼。
  “咚咚咚”,她敲了敲隔壁的蹲间,“美女,帮我个忙……”
  隔壁的女孩子应了声,出来一看,门口站着一个铁面男人,神色冷冽,低着头就逃走了。
  试了几次都失败了,安瑶再次将怒火发泄到庞飞身上,“你能不能出去。”
  “不能!”现在卫生间里没别人,他走了,安瑶怎么办?
  这些话他不会说的,因为他知道说了也没用,安瑶只会责怪他刚才是故意吓走那些想帮她的人的。
  二十多分钟了,再折腾下去,安瑶的脚伤怕是会复发。
  庞飞道,“你把门打开,我来帮你。”
  “不要!”安瑶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让庞飞帮她,呵呵,她宁愿一直蹲在这里不出去了。
  “你看看你的脚腕是不是肿起来了?”庞飞道。
  安瑶低头一看,还真是肿起来了,皮肤发青发紫,像是充血了一样。
  不敢动,钻心的疼。
  “那是因为你坐的太久压迫了血管流通充血了,再坐下去,我敢保证你下半辈子会变成瘸子。”
  “一个女人,不管你长的再漂亮,一旦你变成了残疾人,你觉得罗家还会允许你进门吗?”
  安瑶恨恨地咬着牙,“你巴不得我变成瘸子吧,这样我就和罗亮就没可能了,你也就有机会了。”
  庞飞轻笑一声,“你觉得我会喜欢一个瘸子?那你可太看得起自己了。”
  “你……”安瑶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置气还是不置气,全都在她自己。
  就算不为罗亮,为了自己,她也不愿意看到自己一瘸一拐的样子。
  终于做出妥协,道,“我让你帮我可以,但你必须闭上眼睛。”
  “该看的都看了,你也没什么便宜可被我占的了。”
  “闭还是不闭?”安瑶气的想砸墙。
  庞飞道,“闭闭闭,闭还不行吗?赶紧开门吧。”
  安瑶犹豫良久,终于还是将门打开,庞飞果然闭着眼睛,并且将头扭向一边。
  安瑶指挥着他,庞飞都能准确无误地找到地方,一点也没占她的便宜。
  人在闭着眼睛的时候很容易迷失方向,找不准定位,庞飞若真要占便宜,她也没话可说。
  终于将裤子穿好,庞飞扶着她回到病房。
  “医生,快去给我叫医生来……”脚腕真的很疼,怕是真要瘸了。
  庞飞没有离开,而是抓起她的腿放在自己的腿上,捏着她的脚轻轻地转动起来。
  安瑶大惊失色,“你干什么,我脚都充血了,你还那样,啊……好疼啊……”
  “充血而已,你鬼叫什么,又不是骨头断了。”
  安瑶终于意识到,刚才不过是庞飞吓唬自己而已,这个可恶的家伙,差点吓死自己了。
  “放开,我不要你揉。”
  “你以为我想给你揉,往后都是我照顾你,万一被你家人看见了,又说我虐待你。”
  安瑶一骨碌坐起来,“我不要你照顾我,你赶紧走。”
  庞飞不再言语,兀自做着手上的动作。
  安瑶一个人发牢骚,说着说着也就没劲了。
  受伤的脚腕经过庞飞的揉捏,还真的舒服了很多,至少疼痛没那么明显了。
  说是照顾,二人之间很少交流,更多时候倒像是两个陌生人。
  可若说是陌生人,庞飞又事无巨细地将安瑶照顾的很好,他会买安瑶最喜欢吃的水果,会在床头摆上安瑶最喜欢的百合花,会将饭里面的葱花一颗一颗挑出来,而这些,安瑶从未跟庞飞说过,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安瑶住院三天,庞飞在医院伺候了她三天。
  这期间,安露和曹秀娥来过一次,林静之来过两次,罗亮来过五六七八次,每次来都带很多东西,最后都被庞飞丢到垃圾桶了。
  安瑶起先很生气,后来也懒得生气了,怕自己还没出院就先被庞飞气死了。
  医生建议她出院后再修养一段时间,切不可再伤了,否则很可能会留下后遗症的。
  安瑶也怕,可酒楼的事情不能不管,出院后她想先去酒楼看看,硬是被庞飞丢回安家,“你女儿的脚伤还没回复好,你要是不想她变成瘸子无法嫁入罗家的话,就好好看着她,别让她乱跑。”
  这是庞飞对曹秀娥说的话。
  曹秀娥把安瑶能否嫁入罗家看的比酒楼更加重要,在她的观念里,女人再厉害都不如嫁个好老公,更何况罗亮现在事业有成,安瑶要是嫁给罗亮了,他们一家子都能跟着吃香的喝辣的。
  不用庞飞再交代,曹秀娥也肯定把安瑶看的死死的。
  庞飞离开安家后,先给时峰去了个电话,说他要请几天的假。
  时峰什么也没问,直接就同意了。
  庞飞请假,是想在安瑶恢复期间帮她照看着酒楼。
  其实有林静之坐镇,酒楼这边也没什么可照看的。
  庞飞对酒楼的管理这一块一窍不通,什么事情也都是林静之去打理,他去了还是闲着,每天无所事事,看看手机看看报纸什么的。
  旁人不理解他,林静之却是理解的,他这是要帮安瑶守着这里。
  没事自然是好的,有事他就会顶着扛着。
  这样的好男人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偏偏安瑶拿他当草,真真是暴殄天物。
  “你跟安总的关系还是没缓和啊?”
  庞飞没作声,就是默认了。
  林静之道,“努力争取过了,就算没结果,至少也不留遗憾了,没什么好伤心的。那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离婚吗?”
  “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还舍不得,还不想离婚。
  庞飞对安瑶,还真是痴情。
  对待感情专一,不轻言放弃,这样的男人才不会始乱终弃!
  林静之越发觉得庞飞就是自己要找的那种男人了,不管等多久,她都愿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