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道门七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水长天说着和张草药并排走了出去,水平和女朋友只能屁颠屁颠的跟在后边。
  张草药家并不远,在县城开了一家中药房,名为“思邈堂”,这名称别人都以为是想沾一下神医孙思邈的光,却完全不知道张草药的医术完全来自于一本《思邈秘方》的残本。
  只不过张草药现在不是十分重要的人都不亲自抓药了,完全交给了自己的儿子,自己潜心钻研一些古方,然后又传授给自己的儿子,所以思邈堂的生意是远近闻名。
  “我和张神医上去坐坐,你们到处转转,不用跟着我了!”水长天吩咐儿子,“要走我会打电话给你!”
  “那怎么行?”水平道,“你身体刚那样危险,我不放心。”
  “扯淡!”水长天眼睛一瞪,“什么时候开始教我做事了?”
  “是!”被水长天一怼,水平唯唯诺诺的带着女朋友走了。
  一只很大的藏獒从张草药的后花园跑了过来,水长天也不惊慌,反而是停了下来,那藏獒跑到面前,在水长天腿边闻了闻。
  “想不到张神医还爱好藏獒,有空到安京,正好我也有一只!”
  “那真是好极了!”张草药很是得意,“你看看我这只小狗怎么样?”
  水长天仔细的看了看,说道:“张神医这藏獒算是极品了!”
  “过奖了,一条狗而已,只是个子比较大!”张草药听到水长天夸奖,心头高兴,却偏要贬低。
  “张神医不用谦虚,这极品藏獒少说也要两百万吧!”
  “不多不少,288!”张草药说道。
  水长天点点头,想是行情应该如此。
  张草药对着藏獒摇了摇手,那藏獒便乖乖的跑了回去。
  “我们上楼!”张草药的心情瞬间大好,有人夸自己的藏獒比夸自己还高兴。
  张草药喜欢养生,坐下就给水长天来了一壶养生茶。
  水长天细细品味,大声赞叹:“果然是神医,一个茶水都让你泡得让人心旷神怡。”
  “过奖过奖!”张草药道,“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神医不必过谦,您的鼎鼎大名,在京城圈子里,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哪有什么名气,都是一些朋友吹出来的!”这也是张草药引以为傲的事情,表面上谦虚,内心却是得意非常。
  “不瞒你说!”水长天细细品了一口道,“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今天前来,是有事相求!”
  “请讲!”张草药喝了口茶道。
  “我这里偶然得到一个古方!”水长天从随身包里小心的把东西拿了出来,上面用层层的包装纸包装好,倒像是一个礼物。
  他仔细的打开,是一本发黄的书,看起来有些残破。
  “你怎么不复印一本呢?”张草药问,“这样带着容易损坏。”
  “我不是没想过复印!”水长天道,“这本书我请过京城几大名医看过,认为都是伪作,没有实际价值,所以我也是来麻烦你看看,如果真是伪作,那复印了做什么?”
  “道门七针!”张草药看了看名称,“这是针灸的?”
  “正是!”水长天道,“作者自述这道门七针是在扁鹊鬼门十三针的基础上发扬光大而改进的,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张草药把医书打开书,开篇就讲了道门七针的来源,大体是说自己穷尽一生研究鬼门十三针,发展成生门七针,可惜没有人相信,郁郁不得志,所以藏之深山,流传后世,等待有缘的人来解密。
  作者署名无涯老人。
  张草药对鬼门十三针是了解的,但是功效很难说清楚,有时候完全因人而异,加上现在的庸医很多,要做到下针的准头、力度都能难,何况西医盛行的年代,大多数病一个手术就做好,完全用不着在全身那么多穴位插来插去。
  他看了第一篇,就不愿看下去了,道:“鬼门十三针为什么会失传?”
  水长天摇头道:“这个还没听过!”
  “懂鬼门十三针的人,都是开了阴阳眼,可以看到人的五脏六腑,所以扎针能够稳、准、快,病自然就好得快!”张草药道,“不但如此,学鬼门十三针的人,往往把人从鬼门关抢回来,这对阴阳轮回的规律是有违背的,迷信的说法就是背负鬼债,后辈儿孙多有不利!”
  “这些完全是封建迷信,开阴阳眼是传说中的,不可能出现!”水长天正色道,“至于背负鬼债的说法更是无稽之谈,人死肉体就灭了,精神也就消失,哪里有什么鬼怪?”
  张草药赞成这种说法道:“不错,我也这样认为,可是在古代,人们的思想意识都不先进的情况下,宁愿信其有,加上以讹传讹,很担心后辈有什么不测,所以就不愿意学,久而久之,也就没有人学,也就失传了!”
  “那依你看这本道门七针也是牵强附会之作,没什么用处了?”水长天看起来有些失望。
  “在我看来,确实没什么用处,十三针就已经能从鬼门关抢人了,七针那还了得?”张草药笑道。
  “那就是没用了,我还以为捡到宝呢!”水长天笑道,“在京城也有很多老中医告诉我没用,我就是不信,听说你医术精湛,还是抱着希望来看看,既然你这么说,那就销毁算了!”
  “我突然想起来,刚才那个小朋友,不知道用什么手段,竟然可以把你从鬼门关救回来,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阴阳眼?”张草药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如此神奇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阴阳眼?”水长天摇摇头,“这不可能,就算他能看到,也没有用针灸啊!”
  “这不一样,医理之道很是复杂,奇经八脉未必一定要用针的!”张草药沉思道,“他一定是用了什么神秘手段迅速把你治好,我看到他在你的脉搏之处搭了很久!”
  “这听起来很有道理,只是不知道他现在何处,不如找他去看一下?”水长天道。
  “既然他留了电话,不妨我就打个电话问问!”张草药把笔记本拿过来,照着号码就给林潇打了出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