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谁动了我的座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同学,你出来一下!”一个瘦瘦的戴着眼镜的男生来到林潇面前,对林潇说道。
  林潇毫不犹豫的站了起来,同桌的那女生看了一眼,表情很是复杂。
  林潇没有注意,跟着瘦子出来教室,来到楼梯口。
  “同学,我是马飞鹏!”一个个子高大有些胖的男生,站在楼梯口对林潇说道,脸上带着阴阴的神色。
  “有什么事吗?”林潇看他那脸色心里就有些不爽。
  “知道你犯了什么错吗?”马飞鹏抱着双手问道,他吃饭刚好没去外面吃,回来教室也没有人和他交流这件事情,所以也没有看到林潇打王相,否则应该有所忌惮。
  “犯错?”林潇大惑不解,“你是不是有毛病?”
  “电杆,和他说说!”马飞鹏对那个瘦子说道。
  瘦子叫童淦,因为瘦,便被叫做电杆,居然还清了清嗓子道:“第一,你不该留长发,这是学校规定的,第二,你不能坐那个座位!”
  “什么?”林潇笑了起来,“关你屁事,学校又不是你家开的,你说不坐就不坐啊!”
  “这学校不是我开的,但和你坐的那个是我的马子!”马飞鹏顿了一下,“准确的说是我未来的马子!”
  “关我屁事!罗嗦完了没!”林潇大概明白了,敢情这小子在追自己的同桌,所以不想让别人坐那个座位,看他无赖的样子,想必其他男同学是慑于他的淫威,才会把那个座位空了出来,难怪自己坐下去的时候,会有那么多同学用异样的眼光看自己。
  “你知道我是谁?”马飞鹏咬着牙齿,几乎这几个字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
  “我管你是谁!别对我哔哔就行!”林潇说完转身就走,回到座位上。
  “他妈的,敢和我作对!”马飞鹏看着林潇施施然的走回教室,无名火起,“电杆,想个办法整整这小子!”
  电杆都不假思索道:“揍他一顿,让他长点记性!”
  “行,可是在教室不好吧!谢芳看着呢!”马飞鹏道,“找个合适的地方!”
  电杆说:“那好办,等他上厕所,在厕所里黑打一顿!”
  “行,下第二节自习只要他去厕所就动手!”马飞鹏说完,带着电杆趾高气扬的走进教室,故意在林潇旁边站了一下。
  林潇没理他,反而是往同桌的方向靠了靠,马飞鹏脸色一黑,赶紧走开了。
  这节自习是语文课,同样是个女老师,只是年纪有点大,四十左右,不过在批改作文,下面就直接上自习。
  林潇无聊,只得东看看西望望。
  忽然,从背后有人碰了同桌一下,同桌身子让了让,没理,后面的一个女同学却传了一个纸条上来,放在桌子中间。
  女同桌没看,林潇鬼使神差的打开来看,这一看不要紧,实在是按捺不住笑的冲动,“哈”的便笑出声来。
  女老师正在改卷,听见这个声音,眼神便像利刃一般刺了过来,林潇脸上还带着表情,也没把纸条收下去。
  “拿来!”女老师走到林潇面前,简单的说道。
  林潇脸带笑容,只好把纸条递给了女老师。
  女老师正值更年期,本来脾气就不好,见林潇的样子又很不像话,索性便想给她出个大洋相,便把纸条上的内容念了出来。
  “亲爱的小芳芳,你的小脸像太阳,照在我的心坎上,我全身都是暖洋洋,要是比翼能双飞,此生不枉走一趟!爱你永不变!”
  女老师这一念完,全班顿时像炸开锅一样,多少人把眼泪都笑了出来,其实这是马飞鹏想展示自己的才华以及对林潇同桌谢芳的爱慕,便写了出来,请同学递给谢芳。
  谢芳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所以没接,林潇无聊打开,才出了这样的事。
  “写得这么肉麻,这么没有水平!丢人啊!”女老师鄙夷的看着林潇,她以为是林潇想要写给谢芳的。
  林潇使劲的憋住嘴巴,没有笑出来,偷偷的看谢芳,只见谢芳脸色大红,只差找个地缝钻下去,这马飞鹏居然叫了个肉麻的“小芳芳!”
  “老师,不是我写的!”林潇道。
  女老师的目光像是激光一样在教室后面扫射了一遍道:“那是谁?”
  教室马上鸦雀无声,没人敢说是马飞鹏,那不是自找麻烦。
  “是不是他写的,谢芳?”女老师问道。
  谢芳转过头红着脸摇摇头,林潇这才真正看到同桌的真面目,长长的辫子,白里透红的皮肤尖尖的睫毛就像会说话一样,加上有些紧张,呼吸有些急促,林潇都闻到了她呼出的气,真的是吐气如兰,看来古人说话也不骗人。
  猛然间想到自己读过的一句诗:脉脉眼中波,盈盈花盛处,用美丽两个字形容太俗了。
  此容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不由得看得有些呆了。
  谢芳见状,急忙转过头去。
  林潇在戈壁滩其他东西学不到,唐诗宋词古籍还是看来不少。
  “那就算了,下次别让我逮到!”女老师狠狠的道,仿佛下次逮到就直接阉了。
  “谢谢老师!”林潇诚恳的道。
  女老师见林潇态度还算不错,也就回去继续改自己的作文,林潇却是在心里只差没笑爆!这堪称是天下第一表白啊!传到江湖上去,不成名都不行啊!
  刚下课,老师前脚一出门,同学们便又哄堂大笑起来,林潇正觉得有点内急,便起身出了教室。
  谢芳嘴唇动了动,看林潇出去,好像要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出来。
  马飞鹏和电杆示意了一下提着一个书包走了出去。
  林潇没理他,自顾自的朝楼道的卫生间走去,马飞鹏和电杆一边走一边打开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市场上装菜的大麻袋,紧紧跟在后面。
  以林潇现在的感知力,这俩人的行为自然是无所遁形,暗暗提防,走进了卫生间。
  马飞鹏亲自拿着麻袋,就在林潇刚打开拉链准备对准废水槽的那一瞬间,照着林潇的脑袋便套了过去,按照两人的计划,只要用麻袋套住林潇,狠狠的揍上一顿,他虽然会怀疑到自己,但也没有证据,也不怕他。
  林潇本不知道这两人要玩什么飞机!刚感觉一丝风声朝着自己袭来,便向左边轻轻一避,左手抓上马飞鹏的裤带往前一带,右手按住他的脖子一用劲,马飞鹏的整个脑袋便沉浸在哪狭窄的废水槽里!
  电杆正等着动手呢?这下兔起鹘落,还没反应过来,马飞鹏的脑袋就已经被按在了废水槽里了。
  “啊!是你们啊!”林潇故作惊讶!
  电杆急忙点头:“是啊!废水急嘛!”
  “咦!这不是马飞鹏同学吗?你头怎么了!”林潇看着从废水槽里挣出来的马飞鹏,装作十分惊讶的说道。
  这时进来几个上厕所的,也是狐疑的看着马飞鹏。
  马飞鹏一脸全部是废水,心里这个悲愤啊!明知道是林潇搞的鬼,但刚才明显感觉到林潇的实力,一下倒不敢报仇,只得哭丧着脸,在水管上拼命的冲了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