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不堪一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二三,干!”陶媛媛背后的一桌人突然全都站起来,看来很多人都喝高了,这个声音使得房间里面的人把目光全部凝聚到这里。
  陶媛媛没有回过头去,而是感觉肩膀上有东西溅在上面,眉头一皱,看了看,原来是后面那人的酒洒在了自己的背上。
  本来这种小店都是常客,又十分拥挤,这种事情也比较常见,出现这种情况,大家互相道个歉也就完了,陶媛媛又经常来,更是见怪不怪。
  林潇明显看到那人在干杯的时候故意朝后面泼了一下,便对陶媛媛说道:“我看那人是故意的!”
  陶媛媛笑了笑:“没事,都是些酒醉的,不管他!”
  林潇见陶媛媛如此说了,也就没放在心上。
  过了一会,那边的人又站起来全部叫道:“一二三,干!”刚才泼酒那人,又向后泼了一下,酒又正好贱在陶媛媛肩膀上。
  林潇霍地站起身来,就要发作,陶媛媛站起来笑笑,说道:“我处理!”
  林潇就站着看陶媛媛要怎么处理?不会又是算了吧!
  陶媛媛在自己的碗里满满的盛了一碗汤转过身去,对着背后那男人的头,一碗汤便泼了下去。
  那桌的人几乎同时放下筷子,张大嘴巴,只见那汤从那人的头部瞬间便流到全身,一桌子人全部站了起来。
  林潇差点就笑了起来,看来这小淘气的称号也不是随便取的,一步跨到陶媛媛跟前。
  那被淋汤的男人猛的站了起来,一边用纸巾擦着脸上、脖子上的汤,一边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
  “你们是不是找死!”这男人长的那个叫丑,陶媛媛看了一眼,差点发呕,只见这人鼻孔朝天,眼睛一大一小,牙齿黑得像煤炭一样。
  “上帝啊!你太有才了,这么丑的人你也能制造出来!”陶媛媛不由自主的惊呼出来,完全没有理会他说的那句话。
  “你说我丑?”那人把纸巾一丢,这是他心里最大的痛。和他同桌的人也对陶媛媛怒目而视。
  陶媛媛也不畏惧,点了点头:“你不但丑,而且还丑得不懂礼貌!”
  那边的人听了这话,有些人便大声骂了出来。
  “小娘们,信不信大爷们把你送去窑子!”
  “小骚货,敢这样说我们东哥,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放尼玛的狗屁,我们东哥是最帅的!”
  .....................................................
  那丑男人摆了摆手,说道:“我们是来享受吃饭的,我先不和你计较!”
  那桌人才消停下来,东哥阴阴笑了笑,直接把上衣脱了,依然坐下来,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
  林潇本来还以为对方要动手,早做好了准备,没想到这些人就这样算了,这倒是出乎意料,陶媛媛也觉得奇怪,虽然有林潇在身旁也不怕,但那丑人都坐下了,也只好转身坐下。
  两人心有灵犀的看了看,心道:“这人绝不是善类,哪有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肯定还有什么阴谋在后面。
  东哥站起来走的时候,又朝这个地方狠狠的瞅了一眼,林潇也小心的看着他,担心他突然搞出什么动作。
  就在这一瞬间,林潇突然发现,东哥的身上居然有一些真气在流动,虽然只是一瞬间,也让林潇感到惊讶。
  “难道这人也是个修炼者?”林潇更好奇了,不过看他的样子,最多也就是属于刚入门的类型。
  “那会是哪个古武家族的人呢?”林潇觉得这事情有些不简单了,“看他泼酒的样子,绝不是无意的,难道是针对陶媛媛来的?”
  “那陶媛媛又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来这个地方吃饭,而且还藏了红酒?”这一连串疑问,林潇头有点大,但又不可能直接问陶媛媛。
  等东哥几人一走,两人随便吃了点饭,也就走了出去。
  刚走出小巷,便看见东哥带着刚才的人站在公路的另一边,冷冷的看着林潇二人。
  “这次是真的要打架了!”林潇对陶媛媛笑笑,我可是主动告诉你了!”
  陶媛媛笑了笑:“你有把握?”
  林潇点点头,迎着东哥便走了过去,陶媛媛紧紧走在他身旁。
  东哥见林潇走了过来,有些意外,他以为二人要么是跑回去,要么是朝别的地方跑。没想到却是迎着自己来,莫非二人有恃无恐?
  不过以他这几年当保镖的眼光,眼前这两人似乎不是什么高手,要么便是有什么后台!不过一想到身后的靠山,胆气又壮了起来。
  林潇走动东哥面前,眉头微微一皱,说道:“好狗不挡路!”
  陶媛媛插嘴说道:“他不是好狗,是丑狗!”
  东哥身边的人马上把二人围了起来,看着东哥。
  东哥阴阴的说道:“我汪朝东不和你们呈口舌之快,今天你们惹到我了,一定得付出代价!”
  “代价!”林潇说道,“你脑子进水了吧!真是丑人多作怪,倒打一耙还这么不脸红!”
  “就是!”陶媛媛接着说道,“你这样子出来,吓到别人怎么办?就是吓不倒别人,吓到小猪小狗也不好啊!”
  林潇哈哈大笑,这不是模仿大话西游的台词吗!
  “哼!”东哥冷哼一声,“别以为你有个什么后台我会怕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汪朝东是什么人?”
  “准确的说,你是一只什么样的狗!”陶媛媛说道,“我们打狗都不看主人的!”
  “好,那不和你们废话!”汪朝东提起真气,动了杀机,这本来就是一个任务,可没想到任务中多出一个本不该存在的林潇,那绝对不能把林潇留活口,所以他决定迅速解决问题,不然一般的打架犯不着用真气。
  ”去死吧!“汪朝东一声大喝,对着林潇就是一击。
  林潇知道他想动手,早有准备,有了几次用真气的经验,以汪朝东的级别,还不足以用三分或者更多的真气,也不必要把对方打死,毕竟还不知道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当然,林潇也不能大意,所以只是在右手凝聚了两分真气,拳头夹着隐隐的风声,朝着汪朝东击过来的拳头,迎了上去。
  汪朝东好歹也是一个九流的修炼者,在林潇出招的一瞬间,已经觉得不对劲,但是已经无力回天,只觉得一阵狂风骇浪,统统击在自己的拳头上,身子像风筝一样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手不知道断成了多少个部分,估计现在的医术,想要接回来是不可能了,还好,汪朝东还能感觉到疼,那就说明还活着,只要活着就好!
  围住林潇的人本来想等着收尸,以及带走陶媛媛,可这一出手,战况和设想不一样,眼看着汪朝东飞了出去,几人不约而同的闪开,跑到十几米外查看汪朝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