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四十四章 王长远的后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王长远最近被老婆抓得严,除了白天和野花厮混下,每天晚上都去医院看儿子和老婆。
  这庞三刚打电话说看见目标,带人前去收拾,王长远心里开心,赶紧跑去医院,把这好消息告诉老婆儿子。
  “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刚到医院,屁股还没坐下,手机便响了起来,那首著名的《上海滩》。
  “你要死啊!把儿子吵醒我跟你没完!”他老婆被他这大铃声吓了一跳,不由得骂道。
  王长远心里虽然不满,却也不敢发作,心头猜想是庞三打来报喜,赶紧跑了出去。
  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有些奇怪。
  “喂!”一接通,王长远便拉长声音。
  “王长远是吗?”那边林潇的声音传了过来,王长远当然不认识,但是知道这个号码的人不多,而且还是直呼其名,王长远觉得应该有些来头。
  “我是,你是哪位?”
  “你儿子的腿怎么样了?”
  “我儿子?好多了!你是?”王长远更奇怪了,这谁啊!打电话问王相的情况,声音一点都不熟悉啊!
  “好多了?那改天我再来重新打断!”林潇在电话那头非常严肃的说道。
  “是你这小杂碎啊!”王长远这下知道是谁了,张口大骂。“老子废了你!”
  “哈哈!”林潇在电话那头笑笑,“我现在在金鳞,不是你的酒店吗?你过来啊!顺便说一句,庞三也在这,你快点哦!”
  “放屁!”王长远听得清楚,再次骂道,可惜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妈的,老子过去废了你!”王长远现在怒火中烧,跑进去和老婆说了说。
  “你要去金鳞?”袁彩霞问道。
  “当然是,怎么,你也要去?”王长远语带讥讽。
  袁彩霞怒道:“我说你有没有脑子啊!人家叫你过去,肯定有什么阴谋,你不是自投罗网吗?”
  王长远一听,似乎有些道理,忙道:“那我打电话过去探听下情况!”说完又跑了出去,拨通了金鳞大酒店的经理电话。
  可惜经理不在,又拨了总台,服务员马上便把情况告诉了王长远。
  王长远一听,倒吸了一口凉气,庞三竟然全军覆没,这特么的是什么人啊!而且好像还不怕报警。
  想到这里,看来自己还是没有冲动的跑过去,不然自己也可能被打断腿啊!
  “王长远,我说你一天是不是就在那小骚货的肚子上爬,根本没把对方的底细搞清楚吧!”袁彩霞有些阴沉的看着神色萎靡的王长远,冷冷的说道。
  其实袁彩霞现在并不在乎王长远在外边到底怎么玩女人,关键是在家你也得上交公粮啊!这都多久了,没交一次,袁彩霞当然不满。
  “我没有了,我现在不回心转意了吗?”王长远当然不承认。
  “你自己清楚,其他的我先不说,你赶紧把对方的底细搞清楚,不要怎么死了都不知道?”
  “好!我现在就去!”王长远巴不得现在就跑出去,先找野花泄泄火再说。
  “急什么!”袁彩霞不让他走,“招呼好儿子!我出去办事!”
  王长远无奈,只得坐下,谁让袁彩霞家的后台那么硬呢?
  袁彩霞出了医院,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霞啊!有什么事吗?”袁仁东接到女儿电话,有些奇怪,不是说没什么大事不要联系吗?
  “爸!家里出了些事情!”袁彩霞把这些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袁仁东。
  “你们家哪天还没有点事情,是不是又要说长远在外面鬼混了!”袁仁东很不满的说道。
  “不是!”袁彩霞急忙辩解,“是关于小相的事情!”
  “哦,那就说吧!”
  袁彩霞这才把儿子被打,王长远找人对付的事情说了一遍。
  袁仁东听完,轻轻道:“你说庞三带了三个人都被打倒?而且是毫无还手之力!”
  “是这样的,小翠当时在现场!”袁彩霞口中的小翠便是和庞三一起去的另外一个女孩。
  “这人是什么背景?你没没查清楚?”袁仁东觉得太不可思议,女儿历来比较精明,怎么会犯这样的失误。
  “查清楚了,可谁知道他这么厉害,我看可能是个修炼者!”袁彩霞的父亲和某个古武家族有联系,所以她直觉上觉得林潇是修炼者。
  “修炼者!”袁仁东陷入思考,要是涉及到修炼者,事情会比较麻烦,背后到底有多大的势力,谁也不知道,世俗界的人可惹不起。
  “父亲,能不能请他们出面帮忙调查一下!”袁彩霞说出了目的。
  “出面?”袁仁东嘴角一动,这些人怎么可能随意出面,而且是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
  “是啊!我们这些年也给了他们不少东西,父亲出面,这点事情应该回帮吧!”袁彩霞听出了父亲的犹豫,赶紧趁热打铁,“再说了,只是调查,其他什么都不用做!”
  “我试试看吧!”袁仁东知道,自己也只能做这些,自己虽然在金钱上给了对方很多,但是真正让对方觉得有价值的东西,自己根本没有,在对方的眼中,自己渺小得连蚂蚁都不如,所以只能试试,至于结果怎样,自己根本无法左右。
  “谢谢父亲!”袁彩霞很恭敬的挂断电话,她知道父亲从那里得到一本入门的修炼书籍,正在努力,所以不敢打扰。
  袁仁东拨通了那个很久没按过的号码,双手都在颤抖。
  “什么事!”那头显然知道袁仁东的号码!
  袁仁东大致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很委婉的提了要求。
  “你说对方是个修炼者?而且只是个高中生?”那边可不太相信,修炼界的人都是眼高于天的,谁稀罕去世俗界读个破书。
  “这是真的!”袁仁东只能这样说,他自己本身并不是很了解情况,但他知道女儿不会骗自己。
  “好吧!我向上边汇报一下!等着电话!”那人说完便直接挂断,根本不管袁仁东是想法。
  “多谢您了!”袁仁东很是恭敬,尽管他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或许对方就只是一个守电话的!但是和自己比起来,地位也是千差万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