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五十一章 嚣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住院部灯火通明,虽然是晚上,但是值班的医生和护士都很忙碌。
  “请问王相住在哪里?”林潇在一楼的护士站打听消息。
  那护士狐疑的看了看林潇:“你是谁?找他做什么?”
  王长远早就交代过护士,不准泄露风声。
  可是这半夜三更的,几个保安都偷偷跑去梦周公了,谁还管得了泄密不泄密。
  “我们是他朋友,听说他受伤了,来看看她!”林潇轻描淡写。
  “哦!”那护士点点头,确实,眼前的俩人都是年轻人,和王相年龄差不多,应该不会错。
  “十一楼骨科!东区十八床!”
  “谢谢!”林潇客气的回道,带着陶媛媛坐上了电梯。
  陶媛媛这才知道林潇是来找王相来了。
  “你和王相有仇?”陶媛媛问道。
  “没有!”
  “那你刚打断他的腿,现在还要来找他干什么?”
  “我想他了,不行吗?”林潇笑道。
  陶媛媛轻轻给了林潇一拳,说道:“变态,,断袖,玻璃!”
  陶媛媛如此嗔怒,林潇心头又浮起一丝波澜。
  这大概是两个少年男女在一起的最美好的感觉。
  王长远这几天都不敢去找野花,老实的蹲在医院照顾儿子,心中那份憋屈别提有多难过。
  还好庞三似乎体质不错,在医院没怎么住院,也算是给自己留了一个得力助手,得考虑他伤好之后派去主管一个酒店。
  对这种人一定要舍得,才会对自己卖命。
  这是王长远一贯的用人原则。
  可是关于林潇。
  老丈人那边打探的消息一点回音都没有,同时还坚决警告不准擅自行动,他也无可奈何。
  袁彩霞每天对他大呼小叫,他也只能忍,老老实实蹲在病床前照顾儿子,不敢离开半步。
  媳妇就这样,看见就想吐,偏偏离不开。
  王相的脚好了一些,经过几天的治疗和休养,已经不太痛了。
  但是伤筋动骨一百天,所以还是打着石膏,吊在绳子上,基本不能动,王长远一天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儿子,要不要吃什么?我叫人给你买去?”王长远看着瘦了一大圈的王相道。
  “还能吃什么?”王相声音很小,有气无力,“山珍海味我也吃不下!”
  “这样不行啊!只有吃得好,吃得多,你的身体才能很快恢复的!”王长远很是无奈,“你每天都只喝一点牛奶,营养怎么会够呢?”
  “我没胃口能怎么办?”王相说道,“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种气,你说我吃得下吗?”
  “我知道,爸特别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是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明天你妈来了,又要怪我没有好好照顾好你!”
  “她来也一样,我吃不下就算吃不下!”王相声音变大。
  “要不我去给你买点烧烤,趁你妈不在?”王长远小心的想着办法。
  “不要,我哪吃得下,我这几天闭上眼睛就是姓林那小子的样子,我快崩溃了!”王相一提到林潇,眼泪就啪嗒啪嗒往下掉。
  王长远马上用袖子给他抹掉眼泪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儿子,你就放心吧!老爸我早晚把那小子的脚也打断!”
  “不!”王相大哭,“你们抓到他我要亲自把他的脚砍下来喂狗!”
  “行行行,都听你的,到时候你别说砍他的脚,砍他的头也随便你啊!”王长远看到儿子哭的伤心,这心疼完了。
  “这是要砍谁呢?”林潇带着陶媛媛推开门走了进来。
  王长远儿子的反应,知道来的是谁,大惊失色,大叫:“保安,保安!”
  外面没有动静,别说保安了,护士也没有进来一个。
  “叫什么?不要影响别人睡觉!”林潇走到他面前,“王大老板,有点素质行不?”
  王相一看到林潇,眼泪瞬间就停了下来,面色苍白。
  这说曹操曹操就到,速度太快了吧!
  竟然还带着陶媛媛,这个自己一直在学校门口转悠想弄到手的女生,此刻竟然跟在自己的仇人背后。
  看起来还挺亲密。
  这简直就是故意上门来打脸,王相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
  “素质,你有素质还把我儿子打成这样?”王长远毕竟是大老板,强做镇静,反问道。
  一边说伸手在床上摸了几下,想找一个合适的武器来适当的防卫一下,可摸来摸去,只摸到一个手机。
  “我素质挺高,只是打断他的腿,下次再惹到我,把手也打断了!哈哈!”林潇一边说一边用手敲了敲王相腿上的石膏,“不错,这医院水平挺高,打得挺牢固!”
  王长远欲哭无泪啊!赶紧把电话抓起来报警。
  “派出所吗?我是王长远!”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王长远大声说道:“我在第一医院住院部十一楼东区十八床,有人威胁我!”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王长远只是点头。
  林潇没有理会,对陶媛媛说:“这小子你熟悉不?”
  “不熟悉!”陶媛媛摇头,她其实是认识王相的。
  也知道王相想打自己的主意,当然,这个主意是不可能实现的。
  “要不你给他留个印象!”林潇笑着说,“打石膏挺好玩的!”
  “算了!”陶媛媛毕竟是女的,下不了手。
  林潇转过头,王长远已经报警完了。
  看着王长远,林潇心里不由得愤怒,缓缓道:“王大老板,最近有没有仗势欺人啊?”
  “你到底是谁?信口雌黄!”王长远隐约觉得林潇的出现和自己有莫大关系,可是在江湖上混了那么多年,谁知道惹到的是谁?
  林潇“嘿嘿”冷笑了一声,虽然此时要修理他易如反掌,但是时机不成熟,道:“我是谁你不用管?你只要记住多行不义必自毙就行了!”
  “谁毙了谁还不一定呢?”王长远道,“你别嚣张!有本事你现在动我试试!”
  “我不嚣张啊?”林潇望望陶媛媛道,“我嚣张吗?”
  陶媛媛点点头道:“有一点点嚣张!”
  “好!那就再嚣张一点!”林潇说完用劲在王相断腿部位的石膏上打了一下。
  “哎哟!我的妈呀!”王相痛得差点昏死过去,抱着头使劲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你怎么打人?”王长远跳起来指着林潇,“有本事你打我啊!别打我儿子!”
  “不是我不敢,而是我不想!”林潇突然拉着他的肩膀,把他按了坐下来,道:“你别激动,你该受的罪还没开始呢!”
  王长远浑身都没有力气反抗,手脚开始发抖。
  突然想起一个人,那个自己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人。
  那个曾经帮扶自己,最后却被自己亲手害了的人。
  眼睛看着林潇,满是恐惧。
  如果是他,他儿子不会这么大吧!
  除非是他托付来的人。
  王长远惊恐的看着林潇,心中胡思乱想。
  林潇没有打他,不是顾忌,而是要通过伤害他的亲人来慢慢的折磨他,摧残他的心理。
  “谁报的警?”警察出动的速度还是挺快的,不超过十分钟,警察就出现在了林潇面前。
  “我报的!”王长远大声道,“有人来打我儿子!”
  突然觉得不对劲,补充道:“还有打我!”
  为首的警察看了看林潇:“出示你的证件!”
  林潇把学生证拿了出来,亮了一下。
  “原来是学生!挺斯文的!”那警察道。
  “请你说一下过程!”另外一个警察拿出手机录音,问王长远。
  王长远便添油加醋的说林潇进门来就打王相,还把自己按在地上殴打。
  他心里认为反正这里没有人证,说得严重点,就把林潇带走,关上几天再说。
  “好!那你说说!”那警察转回问林潇。
  “他说的都是废话,我要是打他,他还有机会报警?”林潇懒得从头再说一遍。
  王长远有点无语,似乎觉得林潇说得也对。
  “到底打没打?”那警察竟然转向王长远。
  “没有,但是他吓唬我,威胁我,还把我按了坐在板凳上!”王长远突然变了口风。
  三个警察互相对望了一眼。
  “王总,就是说你报假警?”一个警察非常严肃的说。
  “有什么大不了,反正你们闲着不也是闲着吗?”王长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那警察没有发火,只是很严肃的继续说道:“王总,请你以后不要占用警力资源,报假警的行为是违法行为,下不为例!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王长远不甘示弱,大声道:“别张口假警闭口假警,这人来这里威胁我是真的吧!前几天打了我儿子是真的吧!你们都没长眼睛的吗?”
  “请你态度好一点!”那警察似乎很是愤怒,却又有点无法发作。
  “我态度不好?就你们警察这态度好?他刚才打我儿子的石膏,要是我儿子有什么事,我跟你们没完!”王长远万万没想到警察的态度竟然完全是冲着自己来的,原告变被告了。
  “我们警察做事用不着王总操心,我们是人民的警察,不是某人的警察!”那为首的警察说,“也许你更应该管好你自己!“
  “我用不着你教训我!”王长远拿出手机拍了警察,“我要投诉你们!”
  “投诉是你的权利!”警察回过头,对另外两名警察道,“走了!”
  于是三名警察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王长远气得咬牙切齿,这警察和平时怎么不一样了?
  “我们也走了吧!”陶媛媛道。
  “好!”林潇回过头,“王大老板,好好把你的膘养肥一点!”
  王长远怒目而视,可不敢说话,生怕林潇又在王相的石膏上来上一下,那王相可有得罪受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