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五十七章 送钱难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谢芳天一亮就给韩雪请了假,约着李晓会直奔工人医院,这也是她此行来靖海的主要目的。
  马飞鹏一夜气得睡不着,天亮了就和电杆偷偷跟着谢芳,见谢芳坐公交,赶紧跟上去。
  只是坐公交怕被谢芳发现,就打车跟在后面。
  谢开林夫妇看到女儿出现在眼前又惊又喜,赶紧拿了个凳子招呼李晓会坐下,又是递橘子,李晓会觉得挺不好意思,都忘记买点东西拿着来。
  谢开林躺在床上,赶紧示意妻子把床摇高一点。
  胡玉翠责怪谢芳道:“怎么不好好读书,跑这里来做什么!”
  谢芳拉着母亲的手,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我想你们啊!”
  胡玉翠给她捋了捋刘海:“我们也想你,可是没办法,你爸这情况我们也回不来!”
  “爸,你的病医生怎么说了?”谢芳斜坐在床上拉着父亲的手,“什么时候能出院啊!”
  “医生说......”谢开林刚要张口,胡玉翠赶紧使了个眼色,谢开林明白意思,接着道:“医生说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那就好,住院费还够不够?”谢芳问道。
  “够!”胡玉翠接口道,“你补习学校给的钱我们还没用的,现在住院花不了多少钱!”
  “我怎么听同学说,现在住院一天要好几千块呢!”谢芳有些不相信,怀疑的看着胡玉翠。
  “你同学怎么会知道,那都是外面乱说的,现在住院还有报销,一天两三百就够了!”谢开林明白妻子的意思,主动辩解道。
  “我还担心钱不够呢!”谢芳听了很是高兴。
  “傻孩子,怎么会不够?就算不够你又能帮什么忙,不是为了你爸,你早去重点大学读书了,还补什么习?”胡玉翠说道。
  “只要我爸好起来,什么都没关系,别说补习了,就是不读书我也愿意!”
  “说什么糊涂话!你是我和你爹唯一的希望,一点要争口气!”胡玉翠爱怜的看着谢芳道,“在补习班辛苦吧!我们也没时间照顾你!”
  “不辛苦,挺容易的!”谢芳道,看了一眼李晓会,“再说我都这么大了,不用你们照顾!”
  李晓会会意:“阿姨,谢芳的学习可是学校最好的,读书一点压力也没有!”
  “那吃饭呢?有没有多吃点,看你瘦的。”胡玉翠心疼的看着女儿。
  “我可吃得多了!”谢芳说,“学校的食堂太好吃了,我都感觉我胖了好几斤呢!”
  胡玉翠知道这是在宽慰自己,孩子胖瘦对一个做妈的人来说,太敏感了,根本隐瞒不了。
  “真的!”谢芳说道,“我妈你又不是不知道,学校对我这样的补习生都是特别优待的!”
  “那是!我们吃的都比其他班的好!”李晓会赶紧补锅。
  胡玉翠不管真假,自己也控制不了,说道:“那就好了,你就好好读书吧!等你爸好了,我们多挣点钱给你上大学,出人头地!”
  谢芳见没什么其他事情,和李晓会坐了一会就走了,马飞鹏见状马上和电杆走了进去。
  “谢叔,阿姨!”马飞鹏满脸堆笑,自我介绍,“我们俩是谢芳的同学,我叫马飞鹏,他叫童淦,我们是专程来看你们的!”
  “哦?”胡玉翠听说是谢芳的同学,马上招呼坐下道:“小芳刚走,你们怎么没一起来呢?”
  “啊!”马飞鹏故作不知道,“谢芳也来过吗?真是的,也不告诉我们一声!”
  “你们是同学,小芳平时在学校听话吧!”胡玉翠问道。
  “那是当然!”马飞鹏道,“在整个理中,就没有一个人能和谢芳相比,要学习有学习,要样貌有样貌!”
  胡玉翠一听这话说的,凭直觉,应该是看上谢芳了!
  当下心头有些不快,但想到毕竟是谢芳的同学,就说道:“你们都是些孩子,有什么样貌不样貌的!”
  马飞鹏觉得自己说错了话,有些尴尬,电杆忙补充道:“阿姨,他说的意思的谢芳属于那种聪敏好学的人!”
  胡玉翠知道他强词夺理,但是心头舒服了许多,道:“你们是怎么知道小芳的爸爸在这里的?”
  马飞鹏一时找不到话,电杆脑子转得快,道:“我们也是偶然听谢芳的朋友说的。”
  电杆这话说得模棱两可,既可以体现与谢芳有点关系,又不是那么亲密让别人怀疑。
  “哦,这孩子怎么到处乱说!”胡玉翠嘴上责备道。
  “没有了,阿姨!”电杆接着说,“谢芳可没有和外人说过,再说了,这么大的事情,她毕竟是个女同学,还是倾诉出来比较好一点!”
  马飞鹏本来脑子就没有电杆的快,又是当事人,更加找不到话说,听电杆说的漂亮,不由得暗暗点头,若是那倾诉的对象是自己多好。
  “那也是!我也忽略了她那么小年纪要承受这么大的压力,谢谢你们的关心!”胡玉翠说道。
  “同学一场嘛!”电杆说,“不知道叔叔的病情怎么样?”
  一说到病情,刚才胡玉翠完全是担心给谢芳压力,故意撒谎说好的,其实十分严重,正等着做手术呢!
  “哎!”胡玉翠叹了口气,“你看看这样子,还能好到哪里去,这不拖了几次了,手术都没做成?”
  马飞鹏接上话道:“那就赶快做手术啊!”很是焦急的样子。
  “你们不懂的!”胡玉翠叹了口气,“在这医院里,没病也要逼出病来,做个手术要花几万块,我们都实在没法了!”
  谢开林扯了她一下,胡玉翠马上反应过来,这忘记了是谢芳的同学了,赶紧解释道:“我乱说的,你们千万不要告诉我女儿啊!”
  马飞鹏信誓旦旦的道:“阿姨放心好了,我们绝对不会和她说的!”
  电杆道:“阿姨,这样拖着也不是个事啊?怎么不想想办法?”
  “能想的都想了,有什么办法,三亲六戚看到这样子,躲都来不及呢!”胡玉翠不自觉的又说出来,谢开林又扯了她一下。
  “哎呀!反正都说了,他们也答应不和小芳说的,你担心什么?”胡玉翠有些生气,“只会扯扯扯!”
  谢开林赶紧松开手道:“就你有理!”
  马飞鹏心里听了高兴,这不正是自己发挥的机会吗?论别的不行,钱还不是问题,马上拿出准备好的五万块钱,放在床头。
  “阿姨,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们别嫌少啊!”
  胡玉翠一下看到这么多钱,有些吃惊,毕竟眼前的人只是个高中生啊,哪有这么多钱?
  赶紧把钱塞了回去:“我们怎么好意思要你们的钱呢!你们都还是学生,哪有什么钱?”
  马飞鹏坚决不拿,却一时找不到话说,心想我不至于说我是为了追你女儿才这样做的吗?
  电杆见状,忙说:“阿姨,你不知道,谢芳同学随时帮助我们提高成绩,我们感激得不得了,但是又找不到什么能帮忙的,这是我同学的一点心意,不过阿姨放心,这钱绝对是干净的!”
  胡玉翠脸色不太好,把钱放下道:“不行,这钱我们说什么也不能要,你们还是拿回去吧!”
  “阿姨,你在南泽你也听过我们南泽的马氏企业吧!我同学就是马氏企业董事长的儿子,这点钱真不算什么?”电杆亮出了马飞鹏的名片。
  “马氏企业?”胡玉翠想了一下,“这我倒是听过,不过你们突然给这钱,是什么意思?”
  “真没什么意思!”电杆道,“我同学原来的成绩很差,自从认识谢芳以后,那成绩是突飞猛进啊!所以我同学很是感激,这不有机会见到你们,做一点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啊!”
  马飞鹏听着真高兴,这电杆说话确实有水平啊!
  “你意思是说他们俩谈恋爱?”胡玉翠有些生气了。
  “没有没有!”电杆摆手道,“阿姨,谢芳是你女儿,她的脾气你最了解了,你觉得她会谈恋爱吗?”
  胡玉翠脸色缓和下来:“我想也不会,她那么听话!”
  “就是啊!”电杆绕了半天,总算把马飞鹏和谢芳的关系编在一起。
  果然,胡玉翠看了看马飞鹏,似乎也不丑啊!还是富二代,好感增加了。
  “那我们走了阿姨!”电杆拉着马飞鹏站起来道,“有机会我们再来看您!”
  胡玉翠又把钱拿起来塞给马飞鹏,马飞鹏脸色难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更不知道说什么。
  电杆见状,憋着劲道:“阿姨,如果你很介意的话,就当是我同学暂时先借给你们用的,以后你们康复了再还也行啊!”
  胡玉翠一听这话不错,并且也实在是需要钱,道:“那好吧!明年我们把这钱凑了给你们!”
  马飞鹏长长舒了一口气,从来没见过送人钱还这么难的。
  “不过,我有一点小小的请求!”马飞鹏这才开口。
  “请求?”胡玉翠皱起眉头,“什么请求?”
  “就是千万不要告诉谢芳!”马飞鹏说,“也不要说我们来过,她的自尊心很强的,会觉得没面子,以后就不会帮我们提高成绩了!”
  “好!”听说这么一个请求,很简单,而且还是为了学习,想想没什么问题,胡玉翠脸色缓和下来道,“我们不会和她说的!”
  “好!那我们走了,叔叔,阿姨!马飞鹏几乎是鞠躬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