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五十八章 乡巴佬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胡玉翠把俩人送到门口,回到病床,就听到谢开林脸色难看的说道:“你这是把女儿卖了!反正我就是死掉,也不会要这个钱!”
  “哟!早那么有骨气还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我就借用下这个钱,怎么就成了卖女儿了?”胡玉翠生气的道,“现在你还有理了!”
  胡玉翠说完把钱拿起来放在谢开林的肚子上:“有本事,你倒是想办法凑手术费啊!”
  “那我死总可以了吧!”谢开林说完,悲从心来。
  “就这点出息,你这脾气用在那天杀的老板身上去,别冲着我发火,有本事,老板来谈的时候怎么不冲他说?”胡玉翠越想越气,“再说了,退一万步说,姓马这学生,家庭条件也不错,如果真的喜欢阿芳,考上大学后有什么不可以!”
  “算了,我不和你争!”谢开林还是服软了,“我这不是担心女儿的前途吗?”
  “是你的女儿就不是我的女儿了?我难道不关心她的前途,我就是见钱眼开?”胡玉翠得理不饶人。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谢开林说不过她,索性闭嘴。
  “就这点钱,我们是巨款,人家是牛毛,再说了,女儿十九了吧!我们那年代早结婚了,这互相有个好感不也是挺正常的,人家好心好意送点钱来看你,还被你当驴肝肺了!”胡玉翠正说着,又有人进来了。
  胡玉翠赶紧把钱压在被子下面,回头一看,又是包工头,心里不快,说道:“施老板,那么有空又来看老谢啊?”
  施老板冷冷的道:“怎么,来看看也不行?”
  “行,怎么都行,你们有钱嘛!”胡玉翠坐在床边,看都懒得看施老板。
  “我不和你废话!”施老板道,“我今天来还是那个意思,所有赔偿二十万,干不干,不干就去告,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姓施的,你怎么这么冷血!”谢开林挣扎着道,“好歹我们也是一个地方来的,我这种情况,下半生完全动不了了,你给我二十万,你是人吗?
  “老谢,话不能这么说!”施老板道,“年初要出来,确实是我带你出来的,可你被石头砸到,不是我砸的啊,我凭什么要负责?”
  “你不负责,那谁负责?”胡玉翠站起来狠狠的道。
  “该是谁负责谁负责,我完全是出于人道给你们二十万,你们不要,那就是你们的事情,不服气,去告啊?哪里告都行!”
  胡玉翠气得咬牙切齿,道:“施老板,我们从出事到现在,躺在医院里,医药费都花了十几万了,你说二十万够做什么?如果是换做你躺在这里,你觉得够吗?”
  施老板顿了一下,道:“我难道不是受害者,为了你,我现在被停工了,被上头罚款,被政府整改,我还要协商赔你钱,二十万啊!我一年到头也赚不了二十万,这些,谁又替我着想?”
  胡玉翠一时竟然找不到话来应付,气呼呼的坐下。
  “你别欺负我们不懂!”谢开林道,“我这种情况,完全没有了劳动能力,按照上边的规定,少说也要赔七八十万,何况你只是包工头,你上边还有三老板,二老板,大老板,这钱能要你全部出吗?”
  “行,老谢!”施老板道,“你那么懂法律你就去告吧,我懒得和你们浪费口舌!”
  施老板说完就走,胡玉翠呆呆的坐着,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马飞鹏回到酒店,已是中午,他是给韩雪请过假的,韩雪以为昨天晚上他找人整林潇反被整的事情,让他觉得理亏,所以躲起来,也就不以为意。
  大家吃饭也没管他,等菜上了桌子,正好他回来,兴致勃勃,想象着搞定了谢芳的父母,谢芳就是手到擒来了。
  正好谢芳也是由于耽搁,回来不久,坐在最后一桌,马飞鹏大喜,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
  “谢芳!我能坐这里吗?”马飞鹏舔着脸问道,心想这正是老天给自己创造的机会啊!
  谢芳眼皮都没有抬一下:“随便,又不是我家的!”算是没有阻止。
  这给了马飞鹏无比的自信心,看来有戏,难道谢芳去了医院听说父母没钱,突然对自己的钱心动了?
  马飞鹏急忙坐下,只不过不敢离谢芳太近,电杆却大刺刺的在李晓会身边坐了下来。
  “听说你们昨天晚上骨头差点被按断了,是不是真的?”李晓会问电杆。
  电杆十分尴尬,看来这事大家都知道了,点点头道:“都是姓林那小子故意整我!还好我聪明。”最后还不忘夸奖一下自己。
  “你们和那姓林的有什么仇?值得他花钱来对付你们!”李晓会不清楚中间的过节。
  “我怎么知道,他嫉妒我们马少有钱吧!这孙子,明的比不过,就想用暗地里阴我们!真是小人!”电杆鄙视的说道。
  马飞鹏一听就乐了,这可是陷害林潇的大好机会,可不能浪费了,说道:“就是,这小子真不是东西,总是想打我的主意,还好我和电杆都是正人君子,身正不怕影子斜,他怎么阴我们都是没用的!”
  “那是那是!”李晓会没想到这俩人脸皮还真厚,说得脸不红心不跳,自己打电话叫的人,这谁都知道,于是接过话头,“你们的人品是出了名的,不用吹我们也知道!”
  “那是自然,我们马少宰相肚里能撑船,不和他一般见识!”电杆很得意“你们前几天也看到了,他仗着打架厉害,从马少这里勒索了十万呐!我们马少眼都不眨一下的!不计较!”
  马飞鹏听到电杆的吹嘘,心头十分受用,说道:“十万块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懒得跟乡巴佬一般见识!”
  谢芳一口水差点吐了出来,心道:“这马飞鹏是不是都不带长脑子的,说话大言不惭?”
  “得得得!”李晓会道,“知道你们有钱,你们怎么知道那姓林的是乡巴佬?”
  “我一看就知道!那穿着土不拉几的!”马飞鹏装做不屑的说,“而且你看他那素质,不打这个就打那个,以为自己是梁山好汉呢!”
  “你还别说,这我挺佩服他的!”李晓会看了坐在很远的林潇一眼道,“王相和秦文都敢打的人,就这胆识,已经很了不起了!”
  “有什么了不起?”马飞鹏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就王相家那几个跳神钱,算什么东西?他是没惹到我,否则我早就送他进医院了!”
  “意思是你家比王相家有钱?”李晓会问道。
  “我怎么知道他有多少钱,我家有多少钱!反正我就觉得我家钱挺多的!”马飞鹏也说不上,天生的看不起王相。
  “去你的,你家唯一比王家厉害的,就是你马飞鹏的口气比王相大,其他我都不信!”李晓会道,“不过对于我们这种乡下人来说,你们都是有钱人!”
  “这算什么!”电杆插嘴道,“李晓会,你不会是看上我们马少了吧?可别,我们马少是绝对不会移情别恋的。”
  “神经病!”李晓会骂道,“你给我一个亿请我我也看不上他!”
  电杆大笑起来,道:“李晓会,你就别嘴硬了,就你这样貌,在非洲最多值两头牛,我都看不上,更别说我们马少了,还一个亿呢!一百块给我我还得看心情。”
  李晓会长得并不难看,只是有点胖,电杆想起昨天晚上的情形,不由得有些胆战心惊,随口就说出了几句难听的话。
  李晓会平时乐呵惯了,也似乎无所谓,道:“哎哟,可惜我们家芳芳了,人家说了,才值一百块呢!”
  马飞鹏一激动,说道:“电杆说的是你,又不是谢芳,谢芳哪才值一百块!”
  谢芳使劲掐了一下李晓会,李晓会听马飞鹏说出这话,“噗嗤”就笑了出来,道:“芳芳,你听到了,马大少说你不值一百块呢!”
  谢芳的脸一直不太好看,一是父亲住院的影响,另一个就是马飞鹏不请自来,又说了这么难听的话,站起来道:“我们换桌子!”
  马飞鹏哪知道自己这话也会闯祸,急忙站起来说:“谢芳,你要是答应我一个亿也行啊!”
  谢芳头也不回的走了,林潇这桌很多人不太敢和他做,正好空着位置,谢芳也存心要让马飞鹏难堪,就走过来在林潇旁边坐下。
  林潇下意识的从旁边让一让,李晓会笑道:“马飞鹏说你是乡巴佬,哈哈,我仔细看了,还真像!”
  林潇耸耸肩,正色道:“谁家三代上去还没个农民呢?农民怎么了,不偷不抢,完全靠双手劳动维持生活,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哇哇!”李晓会夸张的道,“看不出你还一套一套的,不像是2B青年啊!”
  “你才2B呢!”林潇对这个词语实在是反感。
  看到谢芳是和林潇坐在一起马飞鹏心里更是把林潇恨得牙根啧啧作响,对电杆说:“谢芳好像就是看不上我,你说咋办?”
  “还能咋办?”电杆低下头小声的道,“不行就霸王硬上弓吧,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你看她还能怎样?何况她父母又没钱没势,到时候有谁能帮得了她?”
  “这听起来不错!”马飞鹏说,“但是没有机会啊?”
  “机会是创造出来的,等我想办法!”电杆说,“先吃饭吧,我饿死了!”
  “行,越快越好,我是真等不及了!”马飞鹏嘱咐电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