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六十五章 又是公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天色渐晚,吃饭也没看到三人回来,马飞鹏心里很不是滋味。
  带着电杆跑到酒店大厅等着,就不信他们不回来。
  终于,出租车在门口停下。
  林潇先下了车,又给两人开了车门,谢芳和李晓会施施然走了下来。
  “这是你的,这是我的!”李晓会打开后备箱,开始把衣服分开。
  马飞鹏和电杆的眼睛都看直了。
  “马少,你看他们,大采购啊?”电杆心有不甘的对马飞鹏说道。
  “就是,还不是用本少爷的钱!”马飞鹏一脸鄙夷不屑的表情,“有种怎么不自己去赚,这穷鬼!”
  “这小子拿你的钱泡你的妞,真毒!”电杆道。
  “妈的欺人太甚,我早晚把这些全要回来!”马飞鹏怒视着进门的林潇。
  “呀!马大少在等谁呢?”林潇看到马飞鹏有些惊讶,不过马上猜到这小子肯定是在等谢芳,故意打击他。
  “我等谁,你管得着吗?”马飞鹏看着谢芳,眼神都收不回来。
  “你看什么?小心生火眼!”林潇提衣服拦住马飞鹏的眼睛。
  “关你屁事!”马飞鹏站了起来,大声说道。
  要不是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只怕此刻就要狠揍林潇一顿。
  “林同学,你别欺人太甚!”电杆站起来也大声的说道。
  “电杆,有欺负你们吗?”林潇笑道。
  “你有!”电杆说,“你现在就在欺负!”
  林潇对着电杆说道:“谁叫你们一开始想欺负我的,这就是以牙还牙!”
  “我们没有,都是你在欺负我们,我要告老师!”电杆继续抗议。
  “赶紧去告,晚了老师要休息了!”林潇笑着说道,“你们两个慢慢玩,我得走了!”
  林潇说完提着包就上了电梯。
  电杆和马飞鹏怒视着慢慢关上的电梯门,心中有千万只羊驼经过。
  “和你表哥联系得怎么样了?”过了一会,想着林潇已经走远,马飞鹏问,“这可千万不要出任何纰漏,再浪费时间,我看都要睡一起了!”
  “早联系好了!就等明天晚上唱歌的时候动手!”电杆说。
  “好!只要这件事做好,我保证回去给你一套别墅!”马飞鹏高兴的说。
  “谢谢马少!”电杆高兴非常,一套别墅一百多万,发财了。
  “另外,今天晚上我无论如何要把谢芳收了,用我的钱,花我的钱,屁都没有闻到,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马飞鹏狠狠的说,
  “那要用材料啊!不然我看谢芳是不会答应的!”电杆道。
  “那就问你表哥有没有啊?”马飞鹏道,“不论什么手段都行!”
  电杆马上打了电话给表哥道:“表哥,你那里有没有材料?”
  “什么材料?”表哥问道。
  “当然是那个材料,就是吃了就会睡着的材料!”电杆解释道。
  “那个没有,不属于我们的经营范围!”表哥说,“对付一个学生用得着吗?”
  “不是,我们同学看上一女同学,这不花了多少钱没有效果,只能采取下策,生米煮成熟饭就万事大吉了!”
  “这个只能自己想办法了,我们只负责外围的事!”表哥挂断了电话,电杆知道表哥其实就是只能带几个人做个样子,吓唬一下那些意图跳墙的人,真正大的事也做不了。
  “那去哪买这个材料呢?”马飞鹏问。
  “厕所有小广告啊!我们去看一下!”电杆说,于是两人走出门来,找到一个公厕,果然抄到了一个号码。
  电杆蹲在厕所里就把电话打了出去,那边接起电话来:“有什么事?”
  电杆急忙说:“有东西卖吗?”
  “有你妹!”那边说完就挂了电话,“半夜三更的,滚!”
  “卧槽!”电杆骂道,“没有就没有,干嘛骂人呢?这号码更换也太频繁了吧!”
  正想重新想办法,电话就响了起来,来电显示:阿尔巴尼亚。
  “草,美国的可能还认识,这阿尔巴尼亚在哪个州,是哪冒出来的!”电杆不爽的挂了电话。
  “肯定是诈骗,还想骗我,早着呢!”电杆在心里暗自鄙视骗子的手段低劣。
  不过马上又来一个电话,这下还真是美国的。
  “我靠,骗子的手段还真是多!”电杆很是不爽,反正接电话不要钱,就接起来,好好教育教育一下骗子。
  “咳!”电杆把电话接起来,“推销茶叶还是提高性功能?”
  “呵呵!”那边一个很好听的女声,“帅哥,我们有催眠材料,要么?”
  “要啊!”电杆马上反应过来,这不就是刚才那一伙人吗?
  只不过是换了电话防追踪而已。
  这真是有一套啊!真是有想法。
  电杆心头开始佩服起来。
  “你现在在哪呢?”那边问。
  “我在上厕所大便呢!”电杆下意识的道,“不然怎么找得到你们的电话!”
  “真恶心!”那边说,“说你们大概的地址!”
  “哦!”电杆装作反应过来,“要送货上门吗?”
  “你想的美,要不要,不要废话!”那边似乎生气了。
  “要,当然要!”电杆一边提裤子一边说,“我们现在在春天酒店!“
  “哦!”那边说道,“那你们现在从那里打车来海明路18号拿吧!”
  “好!”电杆还没说出口,那边就挂了电话。
  “问我地址又不送货,还要我自己去拿,玩我啊!”电杆敲了敲隔壁,“马少,走吧!”
  马飞鹏对电杆的效率很满意,跑出来说:“电杆,还是你厉害!什么都愿意为我去做!”
  “这不是你平时那么帮衬我,我应该做的!”电杆很谦虚。
  两人急忙打车,说了目的地。
  司机满脸笑意,马飞鹏心想:“大城市服务态度就是好,打个车都是微笑服务!”
  到了目的地,俩人急忙给钱下车。
  借着晚风,飘来一阵臭味,两人借着灯光一看。
  傻眼了,眼前是一个公厕,
  原来司机笑得那么灿烂,还以为是服务态度好,原来是怀疑俩人内急。
  “卧槽!”电杆拿出电话想打回去骂,才想起是外国的号码,不划算,而且有可能是伪基站改号的,刚要装口袋,电话又响了,这下是泰国号码。
  “你们怎么骗人呢?”电杆大声质问,“骗我们来公厕!”
  “呵呵,又不是什么好事,注意安全,别生气!生气容易蛋疼哦!”那边轻描淡写还略带挑逗的道。
  “你才蛋疼呢?”电杆很生气,“你都没有蛋!”
  “有蛋了不起么?”那边似乎并不生气,“有蛋还不是没用,得找我们帮忙!”
  电杆竟然无言以对。
  “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呢!你们又不是做什么见义勇为的好事,不保险一点行吗?”
  电杆想想也对,这又不是什么好事,肯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便说道:“你说得也对,那现在怎么办?”
  “现在你们去春晓路52号,保证给你们!”那边说。
  电杆提高警惕,严肃的问:“这次不会再骗我们了吧!”
  “当然,我们说话算话!”那边声音带着笑意,“说来说去,绕来绕去,都是为了你们好!”
  “好,再骗我们就翻脸了!我们也不是好惹的!”电杆威胁道。
  “绝对不会,怎么会呢?”那边继续笑着,“何况你们这么不好惹!”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两人又急忙打车奔了过去,可一下车,同样的味道,同样的又是一个公厕。
  “我X!”马飞鹏也怒了在地上狠狠的剁了一脚,“电杆,人家是在耍我们呢!”
  电杆也是火冒三丈,咬着牙齿拿出电话等待,骂道:“骗我的死全家!要是在南泽,我保证饶不了你!”
  话音刚落,电话响了,澳大利亚的。
  “卧槽!你们什么意思,三番五次骗我们,卖就卖,不卖就算!”电杆很是生气了。
  “卖,当然要卖!”那边听起来心情不错,“顾客就是上帝,但是你们现在的地方没有货了,要不你们再跑一趟?”
  “我不买了!你们又要骗我们!”电杆道。
  “哦!那随便,爱信不信,玉山路18号,爱来不来!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怎么办?马少,还要不要去?”电杆听着嘟嘟声,征求马飞鹏的意见。
  “让我逮到你千刀万剐!”马飞鹏狠狠的道,“都这样了,你觉得不去划算吗?”
  “我觉得不划算,那继续吧!大不了再被骗一次,要是再骗一次我们就回了!”电杆拦下出租车。
  这次学聪明了,一上车,电杆就问道:“师傅,玉山路18号是不是厕所?”
  出租车司机摇头道:“不是!”
  两人大喜,急忙说道:“送我们去那!”
  心想这下是真的了,出租车司机是活地图,保证不会错。
  两人兴高采烈的下车,彻底傻眼了,这18号还是一个公厕。
  “尼玛出租车也骗人!”马飞鹏大怒,对着远去的出租车大骂,“让你拿着打车钱去看病!”
  电杆也是气得双手发麻,从来还这样被人玩过,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刚准备要走,电话又打给了电杆。
  “大姐,别玩我了好不好,我们不想上厕所!”电杆气得连发脾气的心情都没了。
  “这次真没骗你们!”那边说,“男厕所7号蹲坑!”
  说完挂了电话。
  听到这次不是假的,两人精神大振,急忙走了进去。
  7号蹲坑有人,马飞鹏敲了敲门,里面说道:“一万!”
  “那么贵?”马飞鹏道,“你不如去抢!”
  “要不要!”里面的人生气了。
  “要!”马飞鹏急忙数钱从上面递了进去。
  里面的人把一小塑料瓶递了出来,道:“用法用量写在纸上!”
  电杆接了过来,小心的装在口袋里,这可千万不能弄丢了。
  也不等里面有什么动静,两人飞也似的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