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六十八章 你打我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等王三出了门,丁虎更是意气风发,伸手把额头两边的头发仔细的抹了抹,道:“他妈的浪费你爷爷的时间,瘪三!还敢在我面前显摆,也不看看你爷爷今天不是昨天!”
  “现在你也看到了!”丁虎把脖子从左到右转了一圈,“这里我说了算,你的后台没了!看你年轻,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是乖乖的道歉滚蛋呢?还是等着我打断你的脚?”
  “我也一样!”林潇站起来道:“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要么叫你的兄弟给我同学道歉,要么打断你的双脚!”
  “你们说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丁虎笑道,“现在还敢说这样的话,试问在南区,还有谁敢这么拽?”
  “没有,绝对没有!”秃头说,“虎哥从现在起就是南区的老大,这女学生就让给老大了!”
  “屠英啊!这我可不要,要是你嫂子知道了,非把我剪掉不可,还是你们去玩吧!兄弟们轮流着点,要学会爱惜!”丁虎道,“爱惜,懂吗?”
  屠英点点头道:“虎哥放心,我们一定会爱惜自己的身体的,我们还要为虎哥出力,争取早日坐上靖海四少的首席呢!”
  丁虎看起来很高兴:“我不是叫你们爱惜自己的身体,我是要你们爱惜人家小姑娘,人家毕竟是第一次,哪经得起你们这些豺狼的辣手摧花?”
  这两人一唱一和,完全没有把林潇等人放在眼里,似乎三人就是待宰的羔羊,谢芳哪听得下去这些污言秽语,怒目圆睁,银牙紧咬,把头看向另一边。
  “哟呵!你看这小胸脯,一跳一跳的,别激动,一会让你跳出来!”屠英道,“今晚你英哥一定让你欲生欲死!”
  林潇弯下头在谢芳的耳边问问谢芳道:“你想不想打人?”
  谢芳此时心中如怒涛一样的在澎湃,听到林潇说话,使劲的点点头,道:“非常想,只是打不到!”
  林潇把红酒瓶递给她,道:“你想打就打,没事,有我呢!”
  又是一声“有我呢!”,莫名的有些感动,
  “死了算了!”谢芳心想,坚定的点点头。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勇气,蹭的就站了起来。
  屠英说:“哎哟,我的美女,那么激动干嘛?是要打我呢?”
  屠英一边说一边用手在自己的秃头上抹了几下:“打这里,狠狠的打,你不打我可别怪我一会打你哦!”
  说完眼睛还是一幅色眯眯的样子。
  “哐!”
  谢芳怒气迸发出来,用尽全力砸了上去,红酒瓶接触到脑袋,玻璃碎了,屠英的脑袋也破了,血也淌了下来。
  “你真打?”屠英睁大眼睛,完全不敢相信,如此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子竟然真的用酒瓶打自己。
  “虎哥,她打我,真的打!”屠英看着丁虎,“我头破了!”
  “破就破了,一会有你的好处,先把这女的带走!”丁虎说,“我慢慢和这小子算账!”
  听到这话,屠英用纸抹了一下头上的血,伸手就来抓谢芳。
  林潇当然不可能让他碰到谢芳,伸手出去拉住屠英的手,用劲扭了一下,只听到“咔喇”的响了一下,屠英大叫一声,明显感觉到疼痛来自于肩膀,看来是断了。
  此时手被林潇拉了下来,按在了桌子上,对谢芳道:“用那半截酒瓶戳上去!”
  “好!”谢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着了魔,手似乎是不受控制,真的就把手中被砸成利刃的酒瓶对着屠英的手背插了上去。
  屠英大叫:“虎哥,救我!”
  可是慢了半拍,锋利的酒瓶已经刺进了屠英的手背,屠英脸色苍白,大叫一声,全身抖了起来。
  丁虎万没想到两个年轻人还敢真的动手,几乎是跳了起来。
  这几下就是几秒钟的时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他从身上竟然掏出了一把手枪,对准林潇:“放开他,不然我就开枪了!”
  林潇放开了屠英,屠英失去牵引力,一屁股就跌坐在地上,刚才还没有取出来的竹签又插进去一截,又是大叫一声,差点昏了过去。
  “枪!”谢芳吓了一跳,木立当场。
  林潇瞬间提起真气护住自己以及谢芳,至于李晓会,还没有威胁到她。
  如果丁虎把枪指向李晓会,林潇也可以瞬间夺下来。
  “你先坐着!喝点酒!”林潇轻轻扶着谢芳的肩膀,“一切都没事!”
  “玛尼,这时候还在老子面前甜言蜜语,老子看不下去了!”丁虎看到林潇似乎毫无畏惧,竟然还抽空和谢芳说了句话,心头很是不爽。
  “我不喜欢别人用枪指着我!”林潇回过头说。
  “我刚好喜欢用枪指着别人!”丁虎道,“举起手来!我这可是真枪!”
  谢芳经过安慰,努力的喝了一口酒,尽量保持镇定,李晓会吓得有些发抖,两人互相看看,紧张的看着林潇。
  林潇轻轻的把手举了起来,很慢。
  “好!就这样,不然我就崩了你!”丁虎说道,得意的看了看四周。
  林潇在手抬起来的那一瞬间,猛然翻了出去,这下毫不留情,一根竹签穿过丁虎的手臂,硬生生的把丁虎抬着的手臂压了贴在右胸,竹签也毫不客气的插入了他的肋骨。
  可能是因为竹签不够长,没有深入内脏,枪却由于惯性飞了起来接着又掉了下来,林潇用另外一只手接住。
  丁虎还没搞清楚是什么情况,人已经倒了下去,看起来那么彪悍的身体,竟然像纸片一样的不堪一击。
  “谁还想试试?”林潇环顾四周,丁虎带来的人没有人敢做声,呆呆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丁虎,不知所措。
  没人看到林潇是怎么出手,丁虎是怎么倒下去的。
  只有结果。
  四周一片死寂,连喘气的声音都听得到。
  “把你们大哥扶起来!”林潇道,“你们这些人啊!大哥都这样了,都没有扶一下,真是没有义气!”
  “虎哥,要不要叫人?”这时一个胆子大的把丁虎扶了起来问道。
  丁虎咬着牙摇摇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没资格知道!”林潇道,一边说一边把枪里面的子弹卸了下来丢到垃圾桶,动作十分熟练,把空枪丢在地上。
  “回去告诉你那没素质的爹,想多活几年就多做善事,你也一样!”
  “我们走!有种留下姓名来!”丁虎说道。
  “你不配知道!”林潇冷冷的道,“我数一二三,再不走就别走了!”
  丁虎不敢怠慢,急忙向前走,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留在这里真被打断双腿可不划算。
  走了几步,转身对带来的人说道,“把枪捡起来!”
  一个小弟看了看林潇没有阻止的意思,小心的捡了起来,跟着跑了出去。
  “虎哥,要不要把竹签拔掉?”走到楼下,扶他的人问道。
  “千万别!”丁虎吓了一跳,这拔了会不会疼死,“我们还是去医院打个麻醉再说!”
  “我也是!”屠英跟在后面一瘸一拐,钉在屁股上的竹签有节奏的跟着抖动。
  看到丁虎等人走了出去,谢芳二人松了口气,都是像看大熊猫一样的看着林潇。
  “怎么了?”林潇问道,下意识的摸摸脸,“是不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就这样算了?”李晓会问道,似乎有些意犹未尽。
  “那还要怎样?”林潇看到她败兴的样子,“刚才老师说不要惹事!”
  “你不是要打断他的双脚的么,怎么就不打了?”李晓会道,“我还以为你真的要打!”
  “得饶人处且饶人!”谢芳插嘴道,“不过我很好奇你到底是谁?你刚才是怎么把他打倒的,怎么会那么厉害?”
  “我是你的同学,还是你的同桌,清楚了吧!”林潇笑着说道,“其他的很难解释,你们就当没看到就行了!”
  “好吧,不愿意说就算了!”谢芳略微有些失望,既然别人不说也不能勉强,“不过真的谢谢你!要是我们两人单独出来,那就糟了!”
  “怎么会让你们单独出来呢?我不是免费保安的吗?”林潇笑道。
  “对,他就是保安,我们别对他客气!”李晓会说道,“是吧,阿芳!”
  谢芳点点头。
  “不用对我客气,我们继续吃!”林潇说道,“你们的红酒还有一瓶呢!”
  “好!”谢芳主动把红酒拿过来,给自己满满的倒了一杯,李晓会惊讶的看着她,心想这是怎么了?
  “阿芳,你刚才打秃头的样子好美!”李晓会说道,“我从来没有见到你像这么勇敢!你当真一点不害怕啊!”
  “我也不知道!”谢芳说道,“我刚才想着他叫我打我就打了,也没感到害怕!”
  “去!”李晓会不置可否,“林潇叫你打你就打,我也服了你了!你不会是一天时间就喜欢上他了吧!”
  “你乱说什么!”谢芳的脸本来因为酒精就红,现在更加红了,略带恼怒,“都说我不喝酒的,是你要我喝酒,现在又开始开我的玩笑!你再这样说我就回去,不和你玩了!”
  “是,我瞎猜的,我们继续喝酒吧!”李晓会吃吃的笑着,没想到谢芳如此的受不了刺激。
  谢芳这才缓了缓神情,不自觉的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林潇没敢说话,急忙把自己的酒杯倒满。
  三人于是又开始吃了起来,四周的人都出奇的吃的小声,大家都看到了林潇的暴力,生怕一个不小心惹到那就麻烦大了。

章节目录